小说叫做《顾窈封聿李清婉》,是作者顾窈的小说,主角为顾窈封聿李清婉。本书精彩片段:顾窈眼里最后一丝光淡去。昨日在院外,她亲眼见到他扶着那女子往屋内走去。蓝色的荷包掉落在地,他回头望了一眼,什么也没做,继续往屋里去了。……顾窈将锦盒放下,而后在封聿的视线下打开案桌抽屉

顾窈封聿李清婉

《顾窈封聿李清婉》精彩片段

顾窈封聿李清婉第1章  

小说叫做《顾窈封聿李清婉》,是作者顾窈的小说,主角为顾窈封聿李清婉。
本书精彩片段:顾窈眼里最后一丝光淡去。
昨日在院外,她亲眼见到他扶着那女子往屋内走去。
蓝色的荷包掉落在地,他回头望了一眼,什么也没做,继续往屋里去了。
……顾窈将锦盒放下,而后在封聿的视线下打开案桌抽屉。
...顾窈看着封聿扶着那女子进去,脸色瞬间惨白。
心口忽的一痛,强烈的窒息感似将她淹没。
她虚弱的身子晃了晃,幸被小桃扶住。
怔在原地许久,顾窈终是转身离去。
郡王府明珠院。
顾窈来到自己的书房,将常用之物一件件收拾起来。
都是从前封聿送她的一些零碎的小玩意,她一直小心珍藏着。
将东西一件件收进箱子,顾窈渐渐红了眼眶。
直到她的手触到一本泛黄的书。
西厢记……还记得那年初夏,她与封聿曾一同写下一句情诗。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书页上两人一起写下的那行字。
她的前半句清晰可见,封聿的后半句已被潮湿的水汽晕染,模糊不清。
定不负相思意……顾窈的手缓缓抚过那行字,清泪落下……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直到天色渐白。
顾窈才回到房内,靠在软塌上沉沉地闭上了眼。
梦里她回到了过去,那时的封聿一身白衣,满脸的温柔和煦。
他拿着那枝带着晨露的杏花笑着望向她:“阿芷,你可愿嫁给我?”
清泪滑落,顾窈喃喃出声:“不愿意……”夜晚。
封聿回来了。
顾窈没等到他来明珠院,倒是他的贴身侍卫冬青过来了。
“夫人,李小姐突然心悸难受,大人先去藏春阁瞧瞧,稍后便过来。”
冬青将话传达完,便恭敬的告退。
“太过分了,她是什么东西,也值得郡马爷去瞧……”小桃率先不平起来。
顾窈眸色黯淡,什么也没说,只抬手给怀里的雪球顺着毛发。
一直到子时,封聿才一身寒气推门而入。
突来的冷气,顾窈趴在榻上不住的咳了起来。
“这是怎么了?”
封聿正要上前,顾窈抬手制止。
封聿明白过来,她身体弱,向来受不得寒,刚才定是他带了寒气进来。
他后退几步:“我先去换身衣服。”
说完,封聿走进了里间。
顾窈趴在榻上,缓了许久才缓过来。
刚才的那股寒气中,带着陌生的脂粉香。
也不知道是永街巷那个女人的还是李清婉的……片刻之后,封聿从里间出来。
他将一个小锦盒递给顾窈:“看看喜欢吗?”
顾窈打开了礼盒,里面放着的是一盒口脂。
可自己从不用这种东西……顾窈默默地合上了盖子,看着他处变不惊的脸色。
“你费心了,我很喜欢。”
“喜欢就好。”
封聿笑了笑,端起手边的茶,轻抿着。
顾窈的视线落在他的腰间,忽的一滞。
“我给你的那个荷包呢?”
“荷包?”
封聿低头,愣了一下,道:“许是刚刚随手放在里间了,等会再去拿。”
“我去吧。
庙里的师父说,得时时刻刻带着才有用。”
顾窈说着正要起身。
“等等。”
封聿拦住她,皱起了眉,“那荷包,今日不小心丢失了。”
顾窈静静的看着他的眼睛,没有说话。
半晌后,才问:“当真是不小心丢失了吗?”
“嗯。”
顾窈眼里最后一丝光淡去。
昨日在院外,她亲眼见到他扶着那女子往屋内走去。
蓝色的荷包掉落在地,他回头望了一眼,什么也没做,继续往屋里去了。
……顾窈将锦盒放下,而后在封聿的视线下打开案桌抽屉。
她将早就准备好一封合离书递到他面前。
封聿眸色怔住:“你什么意思?”
顾窈平静地望向他,眼中毫无情绪:“阿晋,我们和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