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蒹穿书了,系统告诉她,你的性命和书中男配绑定了,他活着你才能活,他死了你就得死。男配裴观烛,是真正的反派,最关键他年纪轻轻就领了便当。夏蒹为了自己的命,每日在疯子反派手心里求生路。...暮春三月,春光明媚

和男配绑定之后

《和男配绑定之后》精彩片段

和男配绑定之后第1章  

这本小说《和男配绑定之后》讲述了主人公裴观烛夏蒹的故事,是作者的倾心作品。
本书精选篇章:夏蒹穿书了,系统告诉她,你的性命和书中男配绑定了,他活着你才能活,他死了你就得死。
男配裴观烛,是真正的反派,最关键他年纪轻轻就领了便当。
夏蒹为了自己的命,每日在疯子反派手心里求生路。
...暮春三月,春光明媚。
 柳絮纷纷扬扬,自天上飘散过整个金陵城。
 主大道内,街市拥挤,一辆雕饰精美的马车缓慢行驶于主街道之内,凡所过之处,路边行人皆如水流般纷纷避让,毫无怨言任那四角配有银铃的马车先走。
 因为金陵城内人都知道,这是城内数一数二的高门贵族裴府的轿子。
 街边小儿听见银铃声好奇心起,拉着玩伴跟到马车后追赶,却听清脆银铃声下,一声声“阿嚏!”
紧随跟来。
 夏蒹坐于马车内,手捂着随风飘飘扬扬的马车帘子,却挡不住翻飞的柳絮,又打了个喷嚏,眼眶红彤彤,泪水直流。
 也是服了,她上辈子就对柳絮过敏,没想这毛病还延续到了下辈子。
 外头跟随的丫鬟第五次用力掀开她紧紧捂着的轿帘:“表姑娘,你身子真的没发热?”
 “没发热,真没发热。”
 小丫鬟听她打了一路喷嚏,生怕这乡下来的丫头身上带着什么传染病,盯着她看了会儿,屈尊纡贵地用手掌碰了碰她额头。
 丝丝凉凉,一点事儿没有。
 轿帘又被那只手掌给拍了回去,夏蒹用帕子擦了擦打喷嚏激出来的眼泪,听见轿帘外那小丫鬟问她:“表姑娘,车行一路,我们裴府的轿子你坐着还舒坦吧?”
 “嗯,舒坦。”
 夏蒹这样说,可心想,其实是不舒坦的。
 她坐惯了现代的小轿车,这马车底下就是铺着层厚厚的棉垫子,她坐着也感觉全身骨头都快散架了。
 外头那小丫鬟又开始感叹她是多么有福气,一介孤女,仗着和夫人有几分关系就能进她们高高在上的裴府,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夏蒹心想,这福气给你你要吗?
 反正原身是不想要,一知道自己要进传闻里闹鬼的裴府当未来诰命夫人,急的跳河了,第二天一捞上来身子冰凉,夏蒹的灵魂就这样被塞了进去。
 她当时一睁开眼,给别庄的养父母吓了一跳,她们都以为她死的透透的了,见她醒了直哭着念佛。
 吃了三天十全大补汤,夏蒹游走的魂魄总算慢慢归位,知道这里是哪了。
 原来她穿书了。
 只不过人家穿成女主,锦鲤团宠命,要么穿成女配,逆袭万人迷,她倒好,穿成了个早死炮灰,文中第一卷开头出现,第一卷结尾便当,台词就三句话,“表兄早好”“表兄午好”“表兄晚好”。
 不过炮灰就炮灰吧,也没人说过炮灰就不能逆袭啊。
 炮灰夏蒹回想原文。
 这本书名为《江湖那点事》,主要讲述行走江湖的男女主谈恋爱。
 夏蒹深知穿书铁律,“说吧,我要攻略谁,是攻略男主还是男二男三男四?”
 系统说:“都不是。”
 话音刚落,项间忽然凭空多了条黑绳,被底下重物牵坠地摇晃。
 夏蒹垂眼,是个黑色水晶吊坠。
 “这是什么?”
 系统:“绑定信物。”
 “绑定信物?”
夏蒹迷惑了。
 “是的,宿主现在和书中男配裴观烛绑定了性命,他死你死,他活你活。”
 夏蒹脑袋嗡嗡。
 “什么意思,不是要我攻略他?”
 “不是,我们要你护住裴观烛的命,这样你才能活着回到现实世界。”
 夏蒹差点没晕过去。
 靠!
你让我护谁的命不好!
你让我跟谁绑定不好!
你让我跟裴观烛绑定!
 本来夏蒹刚才问她要攻略谁的时候,就在暗暗祈祷一定不要是裴观烛。
 因为裴观烛是这本书里的最大反派,也是唯一一个从未爱上过女主的男性角色,他还年少早死,原文一共两百多章,他五十多章就下线了。
 系统和她讲解了一下缘由。
 简单来说,就是因为裴观烛这个大反派,手段极为变态残忍,有关于他的情节全部过于血腥残暴,被读者以及出版方联合抵制,作者因此开始大肆删改有关裴观烛这个角色的相关情节。
 “那他现在还在这个世界吗?”
 系统:“在,只是没有了主角光环,和平常炮灰一样,生个病可能会死,上个街可能被杀,我们要你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守护裴观烛的命。”
 夏蒹下了马车,看着眼前挂着‘裴府’二字的牌匾,感觉自己这一趟跟进鬼门关没什么区别。
 小丫鬟见她视线:“我们裴府过于气派,表姑娘进了门莫要痴痴看,一会儿还要面见夫人呢,可不要被府里人轻视了!”
 夏蒹:这怎么还都当她刘姥姥进大观园呢。
 不过裴府也确实气派辉煌。
 坐落于金陵寸土寸金的地界,家中世代为官,如今当家的老爷乃京城从二品内阁大学士裴玉成,府内雕梁画栋,抄手游廊,院内是雕刻精美的假山小池,泉水叮咚,绿树丛映。
 这样气派明亮的庭院,一穿过垂花门进到厅内,便像楚河汉界般割裂开来。
 还没跨过正厅门槛,夏蒹就闻到里头一阵浓烈的檀香味,起眼一看,便见阴暗的正厅内供着的一方神龛,底下摆满了各种各样上供的新鲜瓜果,两边各燃一簇红蜡,旁边方木桌上还放着一个巨大的猪头,从脖颈处齐齐砍断,也不知在那里供了多久,夏蒹抬眼,正与那死猪的眼睛对上视线,整个人都开始不舒坦起来。
 屋内婆子为她搴帘,夏蒹终于看到了陪行丫鬟念叨了一路的陈夫人。
 在原身的记忆里,这也是头一次见陈夫人。
 原身虽为表姑娘,可其实与陈夫人血脉疏远。
 陈夫人是裴大学士取的续弦,嫁入高门后,也自发与穷亲戚们断了关系。
 陈夫人目测三四十的光景,挺着个微隆的肚子,见了她反应冷淡,连个笑容也不施舍,挥退了要搬椅子的婆子,让夏蒹站着。
 屋内檀香浓烈,夏蒹被这味道刺激,又想打喷嚏了 “模样倒是出乎我意料,好像与画像上头的不像?”
 那是当然,因为随着她穿书而来,她这张脸就变成了自己以前的,系统把周围人的记忆都更改了。
 陈夫人帕子捂嘴,眼下一片青色,让她在府里好好玩,不要拘束,末了,又让她转了个身子,评估商品一样小声嘀咕:“这般模样,也不算我这做继母的亏待了他。”
 夏蒹自然知道她口中的他是谁。
 夏蒹来的这一趟,说好听点儿是游玩暂住,可其实就是为了相看嫁人,原文中提过,陈夫人是为府中冲喜除晦。
 而她要嫁的人,就是裴观烛。
 虽然原文里,原身并没有等到嫁给裴观烛的那一天便意外死亡了。
 丫鬟领着夏蒹穿过回廊,行往未来住处。
 “表姑娘模样好,夫人很喜欢您呢。”
 夏蒹干笑了两声,没答话。
 她可没看出来那位目光阴冷的陈夫人有多喜欢她。
 原文里,原身待陈夫人百般讨好,对方也是十分烦厌。
 虽不知缘由,可夏蒹猜测,陈夫人是因闹鬼一事,心力交瘁,无暇顾他。
 “芍药姐姐,”夏蒹走到名叫芍药的丫鬟身侧,她这具身体与上辈子的一模一样,身量比寻常古代女子要高那么一点点,探过头道,“我有事情想要问你。”
 芍药心道,来了,肯定是要问府里闹鬼的事了。
 少女梳着双丫髻,眸底清澈带笑,“我想问芍药姐姐一些,有关于裴公子的事情。”
 芍药微讶,“表姑娘想知道什么?”
 夏蒹咽了下口水,将自己多日的烦忧托盘而出。
 “裴公子如今住在府中哪处院子啊?
身体可好?
我听闻裴公子自胎中带病,行三步就要咳嗽,行五步就要手脚无力,他是从什么年岁开始手脚无力的?
他平日里吃饭可规律?
每餐吃的还算多吗?
是一个正常男性该有的饭量吗?
他最近有生过病吗?
他现在身体怎么样啊?”
 芍药: 芍药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抬眼看,夏蒹眸中忧虑却不似作假,皱着个眉头,手指还偷偷摸摸,从衣服里勾出了个装得鼓鼓当当的锦囊过来。
 “啊,这” 芍药定睛瞧一眼手心里放着的锦囊,沉甸甸的,估摸着里头数目还不小。
 夏蒹站在芍药面前,目光关切等着。
 山风忽至,吹动游廊两侧挂着的一段段红色绦条,夏蒹回头,看向对面游廊漫长到一片漆黑的尽头,指尖将鬓边被吹乱的发丝绕至耳后。
 却在回眼之间,望到距离她们不远的游廊之下,有人坐在红色的长凳上,被巨大的柱子隐蔽了身型,只露出一只苍白漂亮的脚,木履厚厚的底子磕在青石板地上,细瘦脚踝之上,戴着一圈不粗不细的金环。
 夏蒹呼吸稍稍一窒,耳边芍药细小的声音被山风吹散,只余呼呼风声过,夏蒹看到红色的游廊柱子后,探出张苍白带笑的脸。
 夏蒹瞪起眼,被吓出一身冷汗。
 山风带过远方柳絮,夏蒹浑身冰凉,鼻尖一痒,对着那人用力打出一声:“阿……阿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