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只此一式

小说:传统玄幻

作者:山山海鸦

角色:array(2){
["error_code"]=>
int(18)
["error_msg"]=>
string(34)"Openapiqpsrequestlimitreached"
}
角色词账号次数可能不足了

简介:怨气生邪祟,五行化灵根。
人间诛鬼事,说与列位听。
世间有鬼,身负五行灵根的斩鬼人被世人称为:守鹤人。
徐初泽是一位最普通的守鹤人,却只凭一式定乾坤。
“只此一式,一式足矣。”

书评专区

七柠………:首先,按照前期这个节奏来看肯定不是爽文类,男主女主实力差距极大。我猜男主也是那种成长型的,前期唯唯诺诺,后期重拳出击。其次,境界区分简单易懂很不错。另外,这本小说应该略偏群像刻画,主角的笔墨似乎是刻意减少了。总体来看,还算可以。

*。*:每个人物都很鲜活[爱慕][爱慕][爱慕]

只此一式

《只此一式》第三章 入阁之试免费阅读

“这么多人!”

入阁之试如期而至。徐初泽早起赶来训练场,却被眼前一幕吃了一惊。

鹤阁的试炼场上站满了人,徐初泽踮脚望去全是在攒动的乌黑脑袋。不过看到有不少和他年龄相似的少年人,徐初泽也多少放松了些。

“听说这次还是老样子,分为两批,要么去庭山,要么去涿水。”

“你打算去哪儿?”

“我?我想跟着花昭槿。”

“噢!你小子打的算盘倒不错。”

旁边的讨论声传入耳中,徐初泽有些出神。自进了庆平城以来,花昭槿的名字他常常听见,看来花家在城中着实深得人心。

“肃静!”

突然一道宏亮雄浑的声音轰入耳中,整片人海顿时沉入寂静。

徐初泽轻揉耳朵,踮脚看向声音传来之处。

一名中年男人站在人群正前方。他缓缓扫视一周,而后开口道:“鹤阁是何地,我想也不必多说。你们此刻齐聚于此也都是为了成为守鹤人。而入阁之试需与鬼相搏,我只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做好觉悟了吗?若没有做好准备,担心自己难以再活着回来,现在走还来得及!”

人群中泛起一阵窃窃私语,却无人离开。

中年男人点点头,继续道:“那我讲一下规矩。鬼,按其凶性从高到低分为四级:甲乙丙丁。丁级鬼最为常见,一般大多数都是丁级鬼出现引起骚乱。丙级鬼稍稍有些机灵,发觉情况不对时便会逃走。乙级鬼就有灵智了,狡猾得很,不定何时阴你一顿。至于甲级鬼,呵呵。”

“那不是我们能活着见到的。”

徐初泽闻言,无形间对那甲级鬼多了些好奇。

“哈哈哈,看把你们吓的。放心,若真有甲级鬼出现,万万轮不到你们出阵。去了也是白去。扯得有点过了,继续讲一下规则。一般情况下,十二只丁级鬼相当于一只丙级鬼,同样,一只乙级鬼的实力相当于十二只丙级鬼。而你们灵根不同,所以我们对你们要求也不同。一个月内,黄字号灵根要杀够十只丁级鬼,玄字级灵根的人杀够六只丙级鬼或者用丁级鬼代替也可。懂我意思吗?”

中年男人看着下面有些人的脸上浮现出迷茫之色,不禁笑了笑。

“打个比方,你已经杀了五只丙级鬼,却迟迟找不到最后一只,这个时候你可以再杀十二只丁级鬼,就相当于那最后一只丙级鬼了。当然你要是愿意,直接杀七十二只丁级鬼也算过关。”

此言一出,人群中传出一阵低笑声。

“别笑,会有人这样做的,年年都有,毕竟风险性小嘛。”

中年男人嘴上这样说着,脸上却也有着些许笑意。

“地字号的灵根的人啊,不多,一只乙级鬼就好,同样,你拿十二只丙级鬼也行。最好别拿丁级鬼凑啊,那样别人还能找到鬼吗?总要给别人一个机会嘛。那么如何向我们展示你的杀鬼数呢?”

“等一下!”

人群中突然有人打断了中年男子。

“还没说天字号灵根的呢?她的合格条件是什么?”

疑问抛出,大部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人群最前端,那里有着唯一一位天字号灵根的人——花昭槿。

中年男人看了看不动声色的花昭槿,又看看那个提问的人,笑道:“你觉得天字号灵根需要什么条件?”

人群之中顿时一片哗然。不过细细想来,也确实有理。

天字号,三个字,足矣。

徐初泽不禁又狠狠羡慕了一把。

“好了!继续说,此次试炼和往常一样,你们被分成两批,分别在庭山和涿水两处地方。我们设有专门查验成果的地点,这些地点就是鹤归地。庭山地势较为复杂,我们分别在东西南北中五个方位设了五处鹤归地。你们则需要到鹤归地上交鬼首。”

“涿水只在下游设置了一处,你们只管将杀掉的鬼首丢入河中就好。不必担心丢失,我们这儿的水灵根鹤使也不是饭桶。切记,一会儿分批排序,记住你们的序号,到时候在鬼首上刻下你们的序号,不然我们无法确认是谁。到时出了差错别来这里闹事。”

“现在开始点名,我旁边这位鹤使点到的去往庭山,这边的鹤使点到的去涿水。”

中年男人话音刚落,身旁一男一女的两名鹤使便开始同时点名。

“一号,花昭槿。”

男人开口便再次吸引大部分人的目光。

徐初泽看着花昭槿缓缓走到男人身后,却发觉好像有一瞬间与花昭槿相视了片刻。

“错觉吗?她也没有必要记住我这个小人物吧?”

徐初泽摇摇头,继续竖耳倾听。

随着一男一女相继点名,徐初泽终于在男人口中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八百七十七,徐初泽。”

“是!”

徐初泽连忙应了一声,自觉排到队伍后。

“和花昭槿一样是在庭山。”

徐初泽暗自道。

“总共八百七十七人,全部到齐。”男子回头看了看,道:“你们,跟我来。需要武器的进武器库挑选武器。如果自备武器就别再进去了,违者直接滚出去,下一年再来!”

他话说完直接转身向训练场外走去。身后的人群伴着低声议论跟着他前往武器库。

鹤阁的所有武器一同存放在五座阁楼之中。走进武器阁当中,寒光满目,刀枪剑棒,锋芒展露。徐初泽没有多想,径直走到长剑前,挑了一柄称手的归队。余光之中,他注意到了一旁的花昭槿在与一个人交谈着什么。花昭槿似乎与那人不怎么合得来,缓缓摇了摇头。

可供挑选的时间不长,男人将众人召回,宣布片刻之后便启程。

此时的众人纷纷开始拉人结伙,徐初泽默默看着他们毫无动作。

俗话说众人拾柴火焰高,在这种事情面前合作的确是不错的选择。但是徐初泽不一样,他有自己的考虑,一是身为黄字号灵根本身就让人怀疑会不会是累赘,二是徐初泽也有自己的秘密,与太多人同行,易被发现。

“所以还是我自己去吧。”

徐初泽叹了口气。

“那个,你也是一个人吗?”

突然有人来到徐初泽面前。徐初泽一愣,看向来人。

那人年纪看上去与徐初泽相仿,腰间别着一柄匕首。虽然一身粗衣麻布缝着补丁,但是却很干净,亦是一位翩翩少年郎。

“对的。但是我是黄字号灵根,你不介意吗?”

徐初泽猜出他的来意,如此道。

“不介意不介意。实不相瞒,我也是黄字号灵根。可以一起吗?”

徐初泽思索片刻,伸出了手。

“在下徐初泽。”

“我叫常生,常常的常,今生的生。”

“幸会。”

来不及多寒暄几句,男人便宣布启程前往庭山。

“庭山,庆平以西七里便有一处隘口。我们从那里进山,最后也是要从那里出山。三十天,完成各自的任务便可入阁。如果说在今天你就搞定了,那么你今天就可以回到鹤阁,静静等待其他人便可。切记,提前出山的人,一定要在结束的那一天,也就是三十天后,身在鹤阁。不然就是功亏一篑,三十天到了,你杀的鬼够了,人却没在。我们就会认定你死在庭山了,前功尽弃。”

“如果担心在出山途中或者回城之时出意外,你也可以在鹤归地问清楚自己是否过关。倘若已经过关,便可以在鹤归地寻求一位鹤使护送。这是被允许的,我们也不希望好不容易熬出头的苗子因意外而死掉。”

“另外,鹤归地的具体位置你们是不是还不清楚。庭山最高峰之上便有一处鹤归地,有四条铁桥分别通向其余的四座侧峰。在这四座山峰的半山腰处便是余下的四处鹤归地。所以说在这群山之中,只需找最高峰,而后寻找半空中桥的方位便可。并且在这五座山上,从山脚到鹤归地都有石像为你们指路。”

“大致的事项都已经讲完了,你们还有什么事情要问的吗?”

男人问道。

“那个……鹤归地有吃的吗?”

有人如此问道。

“有。但是很遗憾,那不是为你们而准备的。所以说这三十天,在没有完成自己的任务前,我们都不会给予你们任何帮助。”

男人摇摇头。

此言一出,人群中一阵唏嘘。

“没有吃的,所以还要靠我们自己解决温饱。对了,还要找找酒。”

徐初泽皱起了眉头。

“入阁之试就是让我们知道平时那些守鹤人是怎么样与鬼相斗的,所以自然不会插手这种事。”

常生解释道。

“原来如此。”

“话说回来,初泽你是什么灵根?”

“我是火灵根。”

“火灵根,还不错哇。我是土灵根,到时候你可以放心将你的周身交给我。”

常生拍拍胸膛。

五行之中,金主杀伐,木主生机,水主守护,火主毁灭,土主防御。不同属性的灵根基本上决定了一个人所走的道路。五行当中金火主攻,余下三种难以与金火相媲美,却分别在其他方面大放光彩。

身为土灵根的常生难以斩除鬼,所以才需要像徐初泽这样的人同行。这也是鹤阁的考验之一,孑然一人的守鹤人活不长远,找到相互心仪的同袍方为上策。

“你看那个人。”

常生突然撇了撇嘴。

徐初泽依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发现一名被一部分人围在中心的少年。此少年恰巧就是徐初泽在武器库时看到的与花昭槿交谈的少年。

“他叫柴澈,庆平城的柴二少爷。柴家在这庆平城中也算是一大家,柴二少爷也自然有所威望。他专找那些地字号之上人,要买卖鬼首呢。”

“买卖?这不算违规吗?”徐初泽疑道。

“这算什么,都是有利可图罢了。拿钱买一个鬼首,和拿命杀一头鬼,你要是有钱的话你怎么选?而且,有些人进了鹤阁可不是为了除鬼,就像我一样,我只希望能领点月钱补贴家用。”常生解释道。

徐初泽沉默了,自己一开始也是想着进鹤阁赚钱,不过并不是靠每月微薄的补贴,而是那些斩鬼委托的赏钱。

“花昭槿没入伙吧?”徐初泽看向远离人群孤身一人的花昭槿,询问道。

“没有,柴澈似乎没说服她,也不知道是看不上那些钱还是怎样,反正是谈掰了。”

正在徐初泽还要再问时,队伍却突然停了下来。

男人看着眼前的山,似乎是想起了以前的一些经历,微微一笑。

“庭山就在前方。小崽子们,活着出来,鹤阁再会。”

>>>点此阅读《只此一式》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