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某天恶魔来敲门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筆绾

角色:许盛顾曼

简介:当天使和恶魔长着同样的脸,幸运与不幸相伴而来,她真心的祈祷,神啊,让时光倒流,让她重新选择,不再爱他。
“神没有,你看我行不行?”
于是恶魔来敲门了,那么背叛与救赎哪一个先到。

书评专区

某天恶魔来敲门

《某天恶魔来敲门》第3章 她的三位母亲免费阅读

许梦姚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她的哥哥?难道?!也是他们两个联手害死的?这个事情带给她的冲击太大了,许梦姚面如死灰,好半晌都没有缓过来。

等她缓过神来以后,床上的男人女人已经相拥睡着了。齐卓小心的护着许梦汐的肚子。

许梦姚眼里满是愤怒,他们怎么能在杀了她哥哥以后还对她痛下杀手,当下还跟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这么幸福的相拥而睡!她恨!为什么??一个是她深爱的男人!一个是她最疼爱的妹妹!老天啊,你怎么能这样对我!许梦姚心里抱怨着,面颊上的小泪珠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一发不可收拾。

嘉辰就站在窗外,默默看着这一切,不动声色。

只见许梦姚突然冲到了餐桌前,拼命挥动着双手想要拿起桌上的餐刀。一次又一次的抓空,一次又一次的尝试。她要亲手杀了这两个人,替哥哥报仇,替自己申冤。

看着面前许梦姚的灵魂,最终被尝试了无数次后的绝望吞噬,把头埋在膝盖里难过到眼泪再也流不出来的样子,嘉辰眉毛微皱,依旧只是看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早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子洒了下来,床上的齐卓不知道何时已经睁开了双眼,盯着许梦姚趴着的地方,陷入了沉思。像是感受到了齐卓的注视一样,许梦姚猛然抬头朝床上望了过去,四目相对的时候都有点愣神,连空气都变得紧张起来。

奇怪…为什么感觉有人在盯着他一样呢?让人心里莫名的不安。齐卓一边想着一边从床上坐起来朝许梦姚这边走过去,最后准确的站定在许梦姚跟前。

许梦姚握紧拳头,直勾勾恶狠狠的盯着齐卓。咬牙切齿的扇了齐卓一巴掌,呼啸而过的手径直穿过了齐卓的身子。而齐卓则感到有阵阴风吹到了自己的脸上,他盯着紧闭的窗户,皱起了眉头,窗户关的好好的,哪里来的风?

“卓,你怎么起的这么早?”床的那边,许梦汐正揉着她那睡意朦胧的双眸。

许梦汐的声音一下子把齐卓拉回了神儿。他转身快步走到床边,轻车熟路的给许梦汐倒了杯水。温柔看向许梦汐。

“还有一场戏要演呢,汐儿,现在可不是轻松的时候,你也收拾一下起来吧,乖。”

一旁的许梦姚再次定住了,是她从来没见过的齐卓。他们夫妻三年,齐卓处处都对她很好,事事都很周到,说话很温柔,笑容很温暖,但是从来都是相敬如宾,眼神里没有一丝情欲,甚至同床的时候也只会短暂的抱下她,在她的印象里,齐卓甚至亲她的次数都很少。那种满是爱意的眼神,是她从未感受过的。

许梦姚低下头,眼睛眨巴了几下,或许是想藏住伤心,或许是想藏住难过,亦或是一些她自己都说不清楚的情感。在抬起头的时候,就只剩下决绝了。

许梦姚一直跟在齐卓和许梦汐的身边,看着他们安排佣人假装发现,假装震惊,假装难过,再到葬礼上悲伤到昏厥,许梦姚全程看戏脸,嘴角始终挂着一丝讥笑。

呵~奥斯卡都欠你们一个小金人。

看着葬礼上形形色色的人,恐怕真正悲伤难过的,也只有首排她体弱多病坐在轮椅上的亲生母亲顾曼了吧。母亲一向是个高傲的人,在外人面前更是从来都不落泪,曾经的舞者,芭蕾舞台上的天花板,在失去双腿的时候都不曾落过泪,现在却在她的葬礼上哭的悲痛欲绝。

看到这里,许梦姚眼睛里也多了万般柔情。

随即看了看站在母亲身边的父亲,许盛,这个成功的生意人,一双睿智沧桑的双眸里,也含着一些泪光。父亲也是真正痛心的吧。虽然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了工作上,但是对于他们这些子女也是打心底的喜欢。

许盛看着一旁顾曼泪流满面的脸,动容的蹲下身,在妻子的耳边低声说:“曼儿,你放心,我一定会将杀害女儿的凶手绳之于法的。”也没有在意自顾自痛哭而没有回应他的顾曼,他便又从容自然得站了起来。

身后是他的二房,沈婷。

沈婷嫉妒的目光几乎要戳穿许盛和顾曼的背了。许是感受到了背后的注视,许盛回过头去看了一眼沈婷,沈婷立马换上了温柔悲痛的眼神,安抚着身边的女儿,许梦汐。

许梦姚看到这里,内心真的是火冒三丈。这一对母女,演技都一样的好啊。

许盛看到沈婷也如此悲痛,旁边许梦汐更是悲痛到快站不稳了,想到素来梦汐跟梦姚就玩得好,无话不说的,许盛转过身拍了拍母女俩的肩膀,低声安慰着她们。

在第三排,站着的是唯唯喏喏的三房,任柔。在她的身旁是她的儿子,许永旗。两个人都低着头看不出什么表情。许盛的目光扫过他俩一眼,没有过多的停留。

旁边还有一些其他的亲朋好友,前前后后里里外外的一大家子。看着大家表情各异的脸,许梦姚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她打小含着金勺子出生,家里有用不尽的钱,每天贴身伺候的佣人管家。她的父亲许盛,是圈内很有名望的生意人,旗下各行各业都有涉足,家产巨大,早年唯独家具行业分不到一杯羹,但是自从娶了做家具生意的二房以后,也算踏入家具领域了,掌握了一部分的资源。

也就是这样一位成功的生意人,一生娶了三位妻子。

大房也就是许梦姚的亲生妈妈,顾曼。

年轻的时候是一个有名的芭蕾舞者,年纪轻轻都揽获各大比赛的金奖,是当时芭蕾舞者中的天花板,一枝独秀。追求者无数,不乏各种名商富豪,当时许盛还是一个不知名的穷小子,通过自己的真诚和坚持不懈的毅力,最终获得了顾曼的芳心。

使得正值事业上升期的顾曼嫁给了当时的穷小子许盛,虽然日子没有很小资,但也十分幸福,很快便诞下首子,也就是许梦姚的哥哥许永天。产后顾曼努力恢复身形,一直还活跃在各大比赛的现场,不减当年风采,反而多了一丝为母则刚的韧劲,各种奖牌拿到手软。另一边的许盛也通过自己的努力打拼,事业开始蒸蒸日上,当然离不开顾曼在暗中的各种帮助。

人的欲望都是越来越大的,一直处于上升期的许盛,第一次遇上了瓶颈,有一个他很想涉足却一直没办法介入的领域,家具行业。经过调查了解,沈家是当时最大的家具市场拥有者,A市百分之九十的家具都出自沈家。

沈老爷子家中有一儿一女,沈鹏是长子,目前接管很多沈老爷子的产业。沈婷是沈老爷子最疼爱的千金,听闻性子温顺,是个贤惠的好女人。经过各种的“偶遇”和交涉,沈婷慢慢的喜欢上这个意气风发的男子许盛,最终嫁入许家,甘做二房。

虽然沈老爷子难以接受自己的宝贝闺女去当二房,但是抵不过沈婷喜欢,况且许家也是数一数二的富商,给出的彩礼也颇为丰厚,完全不输正房的待遇,也就勉为其难的同意了。

而且很快沈老爷子也抱上了孙女,许梦汐。甚讨老爷子欢心。

许盛也就是在顾曼怀了二胎的时候娶了沈婷。

在许盛的劝说下,顾曼打算怀孕前期肚子还没有明显隆起的时候,举办最后一次演出,便彻底告别她依依不舍活跃了半辈子的舞台,好好在内辅佐,照顾家人。

就是在演出当天,剧院头顶的灯架出现故障,砸在了顾曼的腿上,孩子虽然保住了,但却永远站不起来了,失去了双腿…

>>>点此阅读《某天恶魔来敲门》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