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桃运商海

小说:都市种田

作者:第V大街

角色:方炎 卢锦文

简介:寒门学子附身纨绔子弟,却遭家道中落,他如何逆转?钦定的高知女友,痴情的校花,还有异国女明星...又该如何选择?PS:故事为虚拟世界,如有雷同,肯定是故意的。

重生:桃运商海

《重生:桃运商海》第2章 飙车免费阅读

方炎如同一名私闯民宅的小偷,被主人抓了个现行,心里充满了惶恐与尴尬。

他首先冒出的念头就是:对不起!

脑海深处回应了一句:“对不起”有用的话,要警察做什么?

听过《流星花园》这句经典的台词,也不知该如何对答。

这状况也没法退换货呀。

方炎像被老师罚站的小学生,孤零零地傻站着。

大脑中两股意识交流时,以前的记忆像戳破的沙袋,缓缓地流淌出来。

他这才得知自己名叫方焱。

方炎,方焱。

名字的拼音一样,语调略有不同,而且多了一个“火”;

此外,英文名都叫Frank。

是不是因为拼音和英文名相同,所以上帝弄错了??

上帝不是全能的么,怎么不懂中文?

现在这具身体里容纳了两个灵魂,这怎么搞?

到底听谁的呢?

如果两人的指令出现冲突怎么办??

一个想睡觉,另一个却想狂欢;一个想安静看书,另一个却想聊天唠嗑;一个想端杯喝水,另一个却想点火抽烟…

方炎越想越多,甚至想到万一前任喜欢吃香菜,而自己闻到那股味道就想吐…

过了半晌,脑海深处的意识再没动静,好像只是打了个盹,又继续沉睡过去。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方炎试着伸出手,动作缓慢地打开水龙头,然后关上;再次打开,再又关上…

擦了一把脸,手指在盥洗台上拨弄着,把散落的水滴团在一起,又抹进水池里。

他想试一试,看看到底谁在控制这具身体。

同时,又希望那股意识再度出现,就可以多了解一些前身的情况,但是却毫无回应。

金发女递过创可贴,方炎道谢,又摆手道:“Please let me be quiet for a while.”(让我安静一会儿)

潘旭阳猫腰钻进船舱,笑嘻嘻地递过一支香烟。

“方焱,给你尝个好东西,定定神。”

香烟又细又长,既没烟标,也没过滤嘴,像是手工制作的土烟。

方炎接过夹在指间,大脸妹乖巧地点上火。

头脑中闪出记忆:潘旭阳,英文名Peter,和自己都是来自燕京的红色子弟;

出国三年多了,学渣属性;爱好足球,飙车;

思维跳跃,好面子,易冲动…

方炎深吸了一口,觉得味道有些特别——没有烟草那么刺鼻,飘散出一股异样的香味。

他随口问道:“这是啥烟?”

“你还信不过我吗?绝对是好东西。”

潘旭阳挤眉弄眼地说道:“放心吧,这里没人管。”

抽支烟而已,难道还有什么规矩?

方炎看了看手里的香烟,一时没想明白。

渐渐的,他感觉浑身懒洋洋的,特别放松,仿佛躺在深秋的院落,和煦的阳光映照在身上,无比惬意。

大脸妹温顺地贴在身边,鼓鼓的身体不时地磨蹭着胳膊。

好开心呀,这体验像自己第一次走进麦当劳,喝下浮着冰块的可乐。

方炎笑了起来,紧张压抑的情绪逐渐缓解。

他看着周围的人们好像慢动作一样,说话和笑声还带着回音,显得比较悠远。

Marijuana(大嘛)?

这感觉实在太上头了。

.

因为落海的意外,大家游玩的心情受到影响。游艇在海面上漫无目地兜了一圈,便返回了码头。

济州岛南面的海滩其实较为简陋,一些设施都是为迎接韩日世界杯而新建的。

岸边满是碎石子,更像是滩涂,并不像胶东半岛那样都是细腻的沙滩。

海滩上游客并不多,由于海水还比较凉,下海游泳的更是寥寥无几。

新建的码头显得有些孤独,场内停着一些车辆,前面的三辆敞篷跑车最为耀眼。

好歹进入二十一世纪,中国都加入WTO了。即使只是拿奖学金的穷学生,方炎也认得昂起前蹄的马标。

以前有个家伙开了一辆日产的蓝鸟,在学院里面炫耀,嘚瑟得像打摆子似的,还引起不少同学热议。

眼前这三部色彩鲜艳的跑车,绝对比以往看过的豪车更为昂贵。

优美的流线型车身,仿佛玉体横陈的美人,散发着诱惑的光泽。

卢锦文有些自得,“我找了车浩贤,特地调来的车。”

记忆显示:卢锦文,英文名Lucus,来自华东梁溪,家里是做印染和服装生意的,标准的富二代;

性格温和,脾气好;湖人队的铁杆球迷,这次看球的门票和酒店,都是他负责安排的。

卢锦文指着跑车,“选一辆,你和潘旭阳比试比试。”

方炎一愣,试什么试?

别说汽车,自己连那种“一踩三提”的挂挡摩托车都不会开,一上去就会露馅。

可是同伴明显都当自己是老司机,以前应该经常飙车的。

方炎不敢露怯推脱,正在犹豫时,脑海深处那股意识又冒了出来,激动地跃跃欲试。如同小孩看见了心爱的玩具,流露出抑制不住的冲动。

“我俩比一比,看谁先回酒店。”

潘旭阳戴上太阳镜,很不服气地说道:“上次不是那个白妞添乱的话,我肯定不会输的。”

方炎担心被看出附身的真相,极为勉强地点点头。

他被脑海中的意识驱使着,像一具被操控的木偶,动作僵硬地坐上橙黄色的跑车。

金发女显得特别高兴,迫不及待地坐上副驾驶,安全带勒在胸间,愈发凸显两侧的高耸。

她咧着大嘴娇笑着,仿佛即将开始一段精彩的旅程。

三辆跑车一字排开,马达轰鸣。

车辆的后轮旋转着,擦出刺鼻的青烟,轮胎与路面摩擦响声十分刺耳。

方炎想起在中州521飙车的体验,肌肉紧绷,精神高度集中,好像被注入了一满管的肾上腺素,血脉喷张...

对于速度和操控的追求,是男人与生俱来的本能之一。

他知道开车和游泳骑车等运动一样,主要是肌肉记忆,便将身体的操控权彻彻底底地交给了前任。

已经死过一次,大不了再死一次。

随着起跑信号发出,方炎松开手刹,跑车像离弦的利箭一样,轰的一声弹了出去。

巨大的推力把他摁在座位上,副座的金发女郎像被捅了一刀,发出亢奋的尖叫。

弯曲的山道上,两辆跑车风驰电掣追逐着,亡命狂奔;第三辆车远远地落在后面。

方炎完全凭着肌肉的本能,下意识地操控车辆,同时咬紧牙关,不让自己惊叫出声。

这种刺激像新鲜的血液,激活了深海的鲨鱼,脑海深处的那股意识完全复活了。

越快越刺激,感觉愈发兴奋,恨不得一脚直踩进油箱里…

到最后简直像发疯一样,完全进入了癫狂状态。

“太刺激了!你真是太棒了,太性感了!”

车子刚停稳,金发女解开安全带,扑上来捧着方炎一阵狂吻。

“我叫娜塔莎,欢迎你随时来找我…你叫弗兰克对吧…”

娜塔莎如同打了吗啡一般,激动得满脸潮红,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

在游艇上她还有些高冷,这会儿却主动得像一只发情的猫咪。

方炎坐着没动,貌似镇定自若,其实惊魂未定,吓得已经无力下车了。

大约过了半分钟,潘旭阳的车才到达酒店。

“你简直不要命似的!”

这次飙车并没说赌注,输赢都无所谓。可是潘旭阳特别好面子,习惯性地找借口。

他看着自己车上的两个模特,“这次我载的人多,回去我们再比。”

方炎随口答应,他松开安全带,朝后望着,“卢锦文咋还没到?”

“他呀,最胆小的,生怕出事。”

潘旭阳摘下太阳镜,“我都怀疑他实际年龄是35,哪像20出头的。”

方炎:“小心驶得万年船,安全第一。”

以前他俩都笑话过卢锦文,此时又这样说,潘旭阳很是诧异。

他瞠目道:“卧槽,你飙车那么猛,却说安全第一?”

方炎不知怎么把话圆回来,这时卢锦文到了,他的车上载了三个女模特。

这趟出海游玩,一共带着五位模特。她们全都穿着连体泳装,披着遮阳的薄纱,一个个臀圆腿长,婀娜多姿。

潘旭阳眼光四处浏览,指着右前方说道:“你看那边,看见没,那俩儿才是极品呢。”

远处有两个女郎举着牌子求票,牌上竟然写着“sex service”(肉偿)。

两人肤色黝黑,大眼厚唇,五官分明,看着像是南美的球迷。

她俩穿着橙黄色的小背心,牛仔短裤,丰满的胸脯下露出一截纤细的腰肢,身材好得爆棚,令人喷血。

这边的模特也就个子高一些,仔细比较的话,还真不如那边求票的女球迷。

方炎这时已经平静下来,用调侃的语气道:“那你把门票贡献出来呀。”

潘旭阳收回艳羡的眼光,口里啧啧地说道:“别的门票换就换了,今天这场球我可舍不得。”

最后的卢锦文拿着手包走过来,掏出一叠绿钞,挨个插进模特们的文胸。

方炎这才明白,原来是要给小费呢。

三百美刀,兑换人民币两千多块呀,抵得上几个月的生活费了。

回想自己前世的校园生活,在食堂总选择最便宜的饭菜,还假装自己喜欢素食,其实是没钱吃肉呀。

对比眼下挥金如土的场景,仿佛处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卢锦文看了一眼娜塔莎,她几乎附在方炎身上。

“你干脆带她回房得了。”

他多给了两张美钞,算是人工呼吸的额外奖励。

方炎指了指脑门,推却道:“现在还有点晕乎呢。”

娜塔莎收下钱,献上香吻,依依不舍地离去。

潘旭阳看着她们的背影,嘀咕着,“这些毛子,骚得很。”

>>>点此阅读《重生:桃运商海》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