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我的老板是黑白无常

小说:悬疑

作者:陌上青柠

角色:蒋先生 陆枫

简介:陆枫拥有一双阴阳眼,从小就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并因此害死了自己的亲人。他想要弄清楚阴阳眼的秘密,意外入职了灵魂驿站,和作为冥界黑白无常的老板一起破解了别墅油画杀人事件、海市蜃楼人类集体消失之谜、古镜吸灵之谜、白云中的血风筝等众多谜题,却意外地发现自己与所爱的女孩前世隐藏着更大的秘密……

我的老板是黑白无常

《我的老板是黑白无常》第3章 画中谜(上)免费阅读

夜里电闪雷鸣,在山里一栋别墅中,一个女人缩在墙角,闪电的光偶尔映照在她惊恐的脸上,她疯疯癫癫地重复着一句话:“我错了,不要找我了。”

一个身影出现,急急忙忙走到墙边开关处,这时灯光亮了。

“太太,太太。你怎么了?”保姆疾步走向前,想要搀起墙角的女人。

“别碰我!别再来找我了!”疯女人已经不识人了,瞪着眼睛,眼球上布满了红血丝,警惕地望着四周,像一个受惊的鸟一样。

见状,保姆转身走到电话前,拿起了电话。

“先生,你快回来吧,太太又犯病了。”

今天,陆枫早早来到店内做清扫工作。一会儿,洛飞云穿着服务员制服从后门走了进来。

“钱雨今天不上班吗?”陆枫抬头问道。

“什么钱雨?这个店除了我就只有你。”洛飞云坐在桌前翻着一本书,头都不抬。

钱雨的问题陆枫懒得花时间去深究,他知道一切的答案都在洛飞云身上。

“我没时间跟你玩游戏。我想知道我父亲为什么要跟你做交换?用什么换了我这双眼睛?这里面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秘密?”陆枫眼睛像喷出了火,他眼睛紧紧盯着洛飞云,等待他的回答。

“你记不记得我那天晚上跟你说过的话?一切时机一到自然知晓。这次我也这么回答你。”洛飞云说。

没得到想要的答案,陆枫愤怒地看着他。

这时,店里的电话响了。

“你们是灵魂驿站吗?”电话里,对方问。

“哦,你好,是的。”陆枫回答。

洛飞云与陆枫来到了那栋别墅外。按了门铃后,保姆开了门,说先生在客厅等着。别墅装修很豪华,看得出,这家主人挺有实力。一个男人坐在大厅抽着烟,看到两人来了,掐灭了烟头。

“两位请坐。”男人恭敬地站起身说道:“非常抱歉,麻烦二位亲自登门,实属情况特殊,还望二位谅解。”

“您客气了。麻烦您讲述一下您太太的情况。”陆枫回答,洛飞云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望着眼前的男人。

保姆端来了茶水。两人向保姆道谢。

“两位抽烟吗?”男人问两人。陆枫笑着摆摆手。

“我姓蒋,是做海鲜生意的.......”

当初,蒋先生和蒋太太结婚后家境贫寒,为了改善生活条件,两人来到外地做生意、生活上极尽节俭,夫妻俩相濡以沫,从不叫苦叫累。卖茶叶蛋、炸油条、小吃,尝试过许多行业。直到几年后看到海鲜市场的前景不错,两人当机立断转做海鲜行业,从此生意蒸蒸日上,开上了豪车、住上了别墅。还拥有了自己的海鲜进出口公司。

日子越过越好了,两人蜜里调油,依旧相爱如初。两个孩子一直交由老家的老母亲照顾。后来俩孩子也去外地上了大学,只剩老母亲孤零零在家。为表孝心,两人商量把刚查出心脏病的老母亲接到城里享福。

都说婆媳关系是历史难题,蒋先生家也不例外。

时间久了,婆媳之间就爆发了各种矛盾冲突,但是在蒋先生的说和下,两人也能很快合好如初。

大概一年前,蒋先生出差去美国和客户签合同。这一去没想到家里出了大事。

那天蒋先生从客户公司出来,看到手机上有十几个妻子的未接电话,心里暗叫:不好!随即回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妻子的哭泣声,说老母亲出了事。蒋先生订了当晚的机票,火速赶了回来。

据妻子说,那天身患心脏病的母亲突然发病,恰巧当时救心丸一粒也没了,妻子当即拨打了急救电话,并出门去买救心丸,回来时,医生说老母亲已断气。

蒋先生回到家,在殡仪馆见到了自己的母亲,大概是去世时太痛苦,母亲瞳孔放大,死不瞑目。夫妻俩带着俩孩子在殡仪馆呼天抢地、悲痛欲绝,旁观亲属无不动容。想到往年两人一直忙生意,把孩子交予老母亲照料到现在,还没享到几天福,如今子欲养而亲不待,更是悲从中来。

安葬了老母亲,一家人收拾心情投入了正常生活。很快,蒋先生发现了妻子的异样,刚开始,只是说晚上做梦时梦见了婆婆,后来演变到说婆婆还在家里没离开,晚上起床自己看见婆婆的身影。

起初蒋先生以为是母亲的离世带给妻子的刺激太大,导致妻子一时接受不了才会有这样的行为,直到有一天,妻子疯疯癫癫地说婆婆来找自己索命,还对着空气下跪道歉,拉都拉不起来,甚至抓挠身边人。嘴里叫着别过来,身边能拿起的东西,抓起来就往眼前扔。几乎隔个两三天就闹一次,蒋先生一面要忙公司生意,一面还要照顾妻子,身体吃不消,就找了保姆。由于妻子发疯砸东西有时候还会伤到人,保姆都做不久,从妻子发疯到现在,换了几个保姆了。

还送妻子去医院治疗过,但是发病后恢复神智的她又与常人无异。有亲属建议送精神病院,可是夫妻俩风风雨雨这么多年,蒋先生实在于心不忍。

直到有一天,妻子说话声音和言行举止和死去的婆婆一模一样,把蒋先生当成自己的儿子,转身数落儿媳的不是,过了会又如梦初醒般对自己的所做所为浑然不知。蒋先生觉得不单单身体疾病这么简单了。于是找到了陆枫他们。

洛飞云在客厅中走来走去,眼光落到客厅楼梯口处挂着的一幅看上去有些诡异的画上。画中的景物正是蒋先生家的房子。

“这副画是蒋先生找人画的吗?”洛飞云问。

蒋先生回过头看了一眼墙上的画回答道:“哦,原来那幅油画挂了很多年,几个月前,妻子说想换幅新画,就找人画了幅我们房子的画挂了上去。”

“您妻子现在在家吗?”陆枫问道。

“正在楼上休息,昨天折腾一夜,我、还有保姆都没休息。”蒋先生回答。

“能上去看看吗?”

陆枫话音刚落,二楼响起了物品落地、玻璃破碎的声音。

“求求你离开我家!别再来找我了!”一个歇斯底里的女声传来。

“又来了。。”蒋先生面带痛苦的低下头,大力的抓了抓头发,站起身朝楼上跑去。洛飞云、陆枫紧跟其后。

到了楼上,只见一个披头散发的穿着睡衣的女人正跪在地上疯了似的磕头,重复着一句话:“我错了,求求你离开我家,别再来了。”

她手掌上、膝盖上,还有额头上,都有玻璃渣划出的大大小小的流着血的伤口。

“翠云、翠云,我们家里很安全,我在,你别怕!”蒋先生叫着妻子的名字,为了防止她伤害自己紧紧的把她抱住。

“洛飞云,好像没什么异常。”陆枫巡视了整个房间对洛飞云说。

洛飞云轻轻地点着头,眼睛看着房间内的摆设,似乎在思索什么。

过了一会,他走到蒋先生身边,手轻轻扶了一下蒋太太头顶,蒋太太马上睡着了。

“她怎么了?”看到这一幕,蒋先生有些诧异。

“不用担心,她只是睡着了。”洛飞云回答。

蒋先生没再问什么,抱起她放在床上,盖好被子。

“蒋先生,我们需要时间找出蒋太太发病的症结所在。希望给我们一点时间。”洛飞云对蒋先生说。

蒋先生点了点头回答:“没问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您二位尽管开口。”

“嗯,您先照顾好蒋太太,剩下的交给我们。”陆枫回答。

两人走出了卧室。

“你有办法了?”陆枫轻声问洛飞云。

“没有。”洛飞云回答。

“我C!”陆枫忍不住骂出声,担心被蒋先生听到,又压低了声音:“我还当你有办法呢,没办法你逞什么能啊!干嘛不直接跟人家说清楚?”

“有没有听过那句“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洛飞云反问。

“这是想办法的事吗?我还当你全能呢,精神病也能治。”陆枫白了他一眼。

“她不是精神病。”

“感受不到灵魂的存在,不是精神病是什么?”

“是鬼。”洛飞云回答。

“鬼?有鬼我怎么会看不见?”

“是心里有鬼。”

“能说详细点吗?”洛飞云的话勾起了陆枫的好奇心。

“先调查清楚再说。你先过来。”洛飞云回答道。

陆枫跟着他回到客厅里,洛飞云指着楼梯口的画说:“感觉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没什么呀,就是一幅画了他家房子的画而已。”陆枫仔细观察了半天,回答说。

“画的是他家房子没错,但是你对比了景物没有?画里多了什么?”洛飞云又问。

陆枫又从上到下仔细观察这幅画。过了好大会,好像发现了什么,又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想跑到别墅外张望了一番。

“树后面多了这个东西。”陆枫气喘吁吁的指着画中景物的一处给洛飞云看。

“对。你看像什么?”

“一座坟。”

“而且这座看上去像坟的东西,不仔细观察很难注意到。他们房前并没有这个东西,为什么要加上去?”洛飞云解释着。

“看到这个了吗?”洛飞云又指着画旁边的一处污渍提醒道。

>>>点此阅读《我的老板是黑白无常》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