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狐萌宝:绝色娘亲圣宠三界

小说:玄幻言情

作者:开淡墨痕

角色:秦瑜怜 秦妤

简介:秦妤初,镇疆侯府嫡长女,大夏天朝的鸾凤之才,却被妹妹陷害,流放荒古之地整整五年。
五年后,秦妤初携女归来,震撼上京城。
天不服,我就逆了这天。
地不忿,我就乱了这地。
阴阳不从,我就毁了这阴阳。
当她手握铁浮屠,被百万大军围困时,天边无数狐影飞掠。
正当中,一狐裘男子怀中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男子面带邪佞笑意,挥手间,百万大军飞灰湮灭。
男子笑意灿烂,柔声道:“女人,青丘未来的女君说想娘亲了。

天狐萌宝:绝色娘亲圣宠三界

《天狐萌宝:绝色娘亲圣宠三界》第3章 凭老子喜欢免费阅读

天子圣旨进入镇疆侯府。

那是万万没有再出去的可能。

秦瑜怜就是有满心怨恨,也断不敢再将秦妤初赶出府去,当下只好冷哼一声向府内走去。

而其余的家丁们,则是纷纷低着头快步跟随离去。

生怕因为走慢了几步,让秦瑜怜误以为自己等人站在秦妤初这一边了。

琉璃水榭。

镇疆侯府除了主院之外最奢华的院子。

“啊啊啊啊……该死的贱人!”

秦瑜怜随手砸了一个价值不菲的瓷器后,愤怒的吼着。

“为什么你要回来?”

“我等了五年,盼了五年,眼看就要成功了,你这个贱人竟然回来了。”

“还带着一个小杂种一起回来!”

似是不解气,昨日刚差人买回来的一盒极品胭脂也被秦瑜怜摔了出去。

色彩鲜亮的胭脂粉,漫屋飞舞。

这一刻的秦瑜怜。

哪还有一点镇疆侯府千金的样子。

没多大一会儿,整个屋子就已经是一片狼藉,秦瑜怜就坐在床上盯着一地的狼藉面无表情。

整个琉璃水榭的家丁丫鬟们都屏着气,连大口呼吸都不敢。

生怕自己被丢到乱葬岗去喂野狗。

毕竟,这在镇疆侯府里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

半晌,秦瑜怜似是想起了什么,忽然阴恻恻一笑。

“秦妤初,既然我不能阻你进府就罢了,但是你能不能在上京城中活下去,可就看你的造化了。”

“现在的上京城可不是五年前的上京城了。”

“来人!”

“小姐。”

秦瑜怜贴身小丫鬟推开门,面对满地狼藉视若无睹,似乎早就习惯了。

“去给楚琴儿捎句话……”

秦瑜怜一字一顿的说道:“就说,她回府了。”

“是。”

小丫鬟领命而去。

而这一边,秦妤初带着思思走向记忆中的院子。

一路走来,不少家丁和丫鬟远远的便站立不动,甚至还有几个丫鬟想说什么,却被身旁的家丁用眼神制止了。

秦妤初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却不以为意。

自己毕竟五年没在府中,这些都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

羊肠小路。

当秦妤初踏着青玉栈道来到自己的翠羽轩的时候,秦思思立刻捂着小鼻子,一张小脸都皱在了一起。

“娘亲,好臭啊!”

秦妤初抬眼看去,旋即双眸眯起。

自己居住了十五年的翠羽轩,现如今竟然饲养起了牲畜来,那浓烈的味道直逼颅腔。

“娘亲,你就住这里吗?”

小丫头秦思思惊呆了。

这地方还不如荒古之地呢,她想不明白,娘亲为什么非要执意回到这里来。

这里人对娘亲,对思思。

都非常不友好。

尤其是……

那里面的一头猪,它竟然瞪了自己一眼。

这让秦思思不能忍受。

透过石窗,秦妤初看着满院子撒欢的牲畜,她没有任何的气愤。

因为这些事,她早都预料到了。

本以为,秦瑜怜如果还念着一丝情意的话,自己拿完东西就离开镇疆侯府,再也不回来了。

“既然你做的这么绝……”

“就别怪我了。”

秦妤初似笑非笑,冰寒彻骨。

“思思……”

秦妤初蹲下,轻轻摸着秦思思软糯的小脸蛋儿,柔声说道:“娘亲带你去一个更好的院子好不好。”

“思思不喜欢这里。”

小丫头摇晃着小脑袋。

“思思乖,等娘亲拿了一样东西,处理一下事情后,我们就离开这里回荒古之地去。”

“好不好?”

秦妤初温柔笑道:“思思一定会帮着娘亲的对不对。”

“不喜欢!”秦思思嘟着嘴。

秦妤初勾唇一笑:“上京这里可是有不少好吃的东西的哦…”

闻言,秦思思咬着胖乎乎的手指头,勉为其难的点点头。

“那……那好吧。”

“娘亲快些处理事情哦。”

说完,秦思思不着痕迹的擦了一下口水。

秦妤初见状,笑意上扬。

随后看了一眼琉璃水榭的方向,绝美笑意瞬间冰寒。

“秦瑜怜,给我滚出来!”

一声爆喝彻响镇疆侯府,伴随声音而起的,是破碎的院门。

府上的家丁和丫鬟们看着琉璃水榭前的女子身影,表情已经逐渐麻木。

实在不是他们心大,而是这短短的时间里,他们经历的刺激太多了。

“秦妤初,你要做什么?”

秦瑜怜走出门口,居高临下的望着她。

秦妤初懒得废话,开门见山。

“琉璃水榭我要了。”

这一刻,秦瑜怜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气急败坏的吼道。

“凭什么!”

秦妤初寸步不让,直视着秦瑜怜的眼睛说道。

“凭老子喜欢!”

轰!

这一下,不光是府上的家丁丫鬟们惊呆了,就连秦瑜怜也惊呆了。

秦妤初竟然爆粗话了。

这要是放在五年前,你就是拿刀架在他们脖子上都不会有人信。

“秦妤初,你个泼妇……”

秦瑜怜气的七窍生烟,怎的五年间这秦妤初竟然会这般羞辱人了。

就听秦妤初冷笑道:“我为镇疆侯府嫡长女,家主和主母不在,府中一切事宜皆以我为尊。”

“秦瑜怜,你莫不是要违背家法不成?”

“你……”

秦瑜怜哑口无言。

这本是方才自己用来搪塞秦妤初的借口,没想到现在竟然用作自己身上了。

秦瑜怜身侧的小丫鬟不服气,下意识开口道:“这是我们小姐的院子,你……”

秦妤初眉眼一横,唇角勾笑。

“我倒不知道,现在这镇疆侯府竟然这般没规矩了。”

“主子说话,也是你一个奴婢能开口的。”

“来人,掌嘴二十。”

“给她长长记性!”

没人动,或者说没人敢动。

无论是家丁还是丫鬟都驻足不前,现在这镇疆侯府可不是秦妤初在的时候了。

“没人动是吗?”

秦妤初冷笑一声:“按我大夏律法,府内所有家丁丫鬟,先尊家主主母,其次是嫡长。”

“不尊者,三族连坐!”

这一句话,彻底抓住了他们的软肋。

当下就有两名家丁走了出来,一左一右的摁住那个小丫鬟。

又有一个上下一样粗的嬷嬷走了出来,站到小丫鬟身前。

小丫鬟月娥还在拼命的挣扎,可她哪里是两个膀大腰圆的家丁的对手。

见挣扎不过,只能求助的看着秦瑜怜。

“小姐……”

秦瑜怜真真的气到了,这可是当着府上奴才们的面再次抽她的脸,还是左右开弓的那种。

“秦妤初,你敢!”

“呵……”

秦妤初嗤笑一声:“打。”

那嬷嬷看了秦妤初几眼,最后咬牙切齿的对着月娥的白皙小脸就是一巴掌扇了过去。

啪!

只一下,月娥左边脸瞬间肿胀。

>>>点此阅读《天狐萌宝:绝色娘亲圣宠三界》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