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太子妃她身娇体软,得宠着!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柒伊

角色:秋苓 我叫秋苓

简介:【重生+复仇+1v1+双洁+架空】
上一世父皇不舍心爱的嘉平公主远嫁,故想让她替代,却没曾想嘉平公主为了逼迫自己,当着自己的面将母妃杀之,而她因悲痛自刎陪母妃而去。
重活一世她与父皇交易,只要她帮凌江拿到岭南的布阵图就能换回母妃。
成亲当晚,她费尽心思哄骗诱惑太子,婚后,她变着花样撩拨,纤纤素手攀附脸颊,姣好的身段引得脸红心跳,本以为一切都是逢场作戏,却没能想到她动了不该动的情,爱了不该爱的人。

书评专区

白羊座之歌:作者大大加油!!!!!(´•ω•̥`)

太子妃她身娇体软,得宠着!

《太子妃她身娇体软,得宠着!》第3章 交易,得布阵图免费阅读

她想着一步步跟来了承乾宫,看着华丽的宫殿心底冷笑。

这里跟慈安宫相比可谓是天上地下,母妃住在那个阴冷的地方,他倒是会享受。

“公主,陛下在里头等你。”公公说得面上带着虚假的笑意。

“是,多谢公公带路。”她应得点了点头,示意秋苓在外头等候,而后便进去了。

她进到宫殿里,看得一人背对他而站,她规矩的行礼道“拜见陛下。”

他听得转过身说道“和亲的事情你都知道了,朕今日将你叫过来是有其他事与你说明。”

念芷柔听得便觉得来了机会,接下来要与她说的事没准儿是让她帮忙办事。

若是如此那自己亦可对他提要求,想到这儿她便立马改了口,故作殷勤的说道“父皇请说,只要是儿臣力所能及的一定为您办理妥当。”

皇帝听得此言转过身打量着她,随后有些狐疑的开口道“今日懂得叫父皇了?”

“父皇哪里话,儿臣是您的女儿,您自然是女儿的父皇。”她说得对他磕了一个头,为了母妃她做到什么份上都不过分。

“还算你懂规矩,若是如此那朕也不跟你拐弯抹角了,你此番远嫁要想办法替凌江拿到岭南的布阵图,只要你拿到了,那朕便派人将你护送回凌江,并赏赐你宫殿。”

念芷柔听得心想她猜测的没错“父皇,儿臣不要宫殿,儿臣想请你恢复母妃的位分搬离慈安宫。”

“你还敢跟朕提意见?”他说得语调微扬,言语中透露着帝王的威压,充满了危险。

“不敢,是芷柔放心不下母妃,此番远嫁母妃身旁也没个说话的人陪伴。”她说得低头落泪,想要以此煽情。

可铁血手腕的皇帝并不吃这套“朕知道你的心思,你脾气自小倔强,今日此番不足动人心。”

念芷柔听得知道自己的心思被识破,但她面上没有丝毫的仓惶,她擦了擦眼泪接着说道“即是如此那儿臣也不拐弯抹角了,父皇有事求于我,我也有事求于父皇,那不如你我做个交易。”

皇帝听得来了兴趣,但嘴上还是说道“朕不是有求于你,而是下旨让你办事,你竟然还敢跟朕提要求?”

“父皇,若您不能应允,那就恕儿臣不能听命了。”她说得额角隐隐渗出汗水,她在赌,赌父皇看在布阵图的份上答应她的请求。

“你用这样的态度跟朕说话,还想着朕应允?”这没装多久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

看来还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细作,本以为她会比芷涵好上几分。

她听得稍微放软了态度“父皇,儿臣是想着如此您也更容易牵制我,您守好母妃,我替您拿到布阵图,如此不是双赢的局面?”

“你就这么容易的将弱点暴露给旁人?”他说得心想到底还是个不经世事的女儿家,三言两语的就将自己处于弱势。

念芷柔知道他的意思,但她除了将自己放低,将自己的弱点暴露之外别无办法。

若自己办事不利,父皇意识到拿母妃相威胁是迟早的事,那还不如她主动先说明自己的意图,这样也好早日让母妃过上好日子,得到父皇的庇护。

一场交易,只要她能办好,那一切都不是问题。

“您是芷柔的父皇,是凌江的皇帝,莫要说芷柔了,就是朝中大臣,后宫妃嫔不都任您随意的拿捏?如此还不如儿臣识相点主动告诉您。”她说得双手叠加高举过头顶请求道。

皇帝听得觉得惊喜,心想她这张嘴倒是厉害,有几分小聪明,她知道人爱听好话所以奉承“好,朕答应你也无妨,但......若你办不好,后果心里可清楚?”

“......清楚。”保护母妃本该也有他一份责任吧,拿自己妻子的性命相威胁,如此还配为人夫?

罢了,左右自己也不认他,那也用不着当了婊子还立牌坊,不必一面求于他,另一面背地又为母妃鸣不平。

母妃有她一人足矣。

“朕给你三年的时间,三年你拿回布阵图,朕便许你与你母妃平安一世,若不能那朕便会收回对她的庇护,至于你就永远留在岭南当你的太子妃。”

他这副要笑不笑的模样,好像再说一件天大的好事,好像做太子妃还便宜她了?!

“父皇,计划赶不上变化,万一儿臣在第四年或者第五年甚至更久之后才拿到手,那您就不要了吗?还是你打算让儿臣通敌叛国?”

她从未去过岭南也不了解那太子如何脾性。

短短三年?

三年时间朝夕相处的丫鬟都还未能获得主人家信任,她一个敌国远嫁的公主凭什么?

皇帝听得没有丝毫的慌张,好像念芷柔说的是一个举足轻重的话语,根本造不成什么伤害“你通敌叛国能给岭南什么好处?你有什么作用?是能上阵杀敌还是出谋划策?再者他们凭什么信你?”

“朕也实话告诉你,三年过后,凌江的火云炮制作完成,朕直接攻破城门也用不着什么图纸,现在让你过去只是想缩短占据的时间,若能早一天吞并那何乐而不为?”

念芷柔听得心想,作为帝王皆是心急好大喜功,如此倒是不惜赔上自己的女儿。

算了,她只是姓念而已,跟他没一文钱关系。

“是,儿臣明白了,这三年内还请父皇照顾好母妃,若三年之内母妃出了任何事,那儿臣便告诉他们凌江偷偷建造火云炮,不论他们信不信都会起疑心。”她知道这三年之内自己见不到母妃,更无法确认母妃是否安全,但有些话必须说在前头。

至少要让对方知道,怎样做才能让自己乖乖听话。

“好。”他也爽快的答应下,不过三年罢了,对他来说很容易。

“那到了凌江该如何传信回来?是否有人接应?”

她一个人怎么偷布阵图?

让皇帝自己拿给她?

这不是很滑稽?

“晴安。”皇帝说得从房梁上跳下一个蒙面拿着长剑的女子“陛下。”她说得单膝下跪一副恭敬的模样。

“你从即日起跟着公主,任何书信往来须经你手。”

“是,属下遵旨。”她说得站起走近她“公主殿下”

“那你就以丫鬟身份潜伏在我身旁与秋苓一起。”

“是。”晴安应得对她行礼。

“好了,你们退下吧,明日就该上路了,记得今晚好好准备。”皇帝说得挥了挥衣袖示意她们离开。

两人得令行礼后便出去了,外头等候的秋苓看得公主又带了个奇怪的人出来便开口问道“公主,这位是?”

“她叫晴安,是父皇赐给我的婢女,从今往后你便与她一同侍奉。”她说得介绍两人认识。

“我......我叫秋苓。”她说得不自觉有些紧张。

“晴安。”她的话语简短干练,除了名字也不再出一言。

念芷柔本来也没有想撮合两人混熟的打算,故没有刻意拉扯两人之间的关系。

现在她该回去好好与母妃说说话了,到了明天,再见面只能是三年以后,或者......要更久......

>>>点此阅读《太子妃她身娇体软,得宠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