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穿成女将后,她只想种田当咸鱼

小说:种田

作者:阿唯唯

角色:刘伢子 崔木匠

简介:穿越成女将军,十八般武艺样样不精通,完全废物一个,回不去军营只好隐居村落做起小富婆,谁能奈我何?哈哈

书评专区

穿成女将后,她只想种田当咸鱼

《穿成女将后,她只想种田当咸鱼》第三章 营业免费阅读

回到家诗雯去做饭,诗云带着荷花来到小牧场说“你每天要做的事就是打理这个家,菜园子啊,这个牲畜,还有收拾院子,最重要就是挤牛奶,你挤一下我看看”

荷花娴熟的挤了会牛奶,真的出奶了,牛还没有反抗的意思。

诗云高兴的说“过段时间赚钱了在买个人,你就只负责挤牛奶就行了”

“是,小姐”荷花答复着。

诗云拿出种子叫阿大四人种上,她在一旁监工说“以后阿大和阿二就留在家里看家照顾着园子,阿三阿四跟我去店里跑堂”

“是,小姐”,四人齐声回复。

吃过晚饭后分配住处说“阿大你们四个住在左边,荷花住在右边,等过段时间人多了,荷花就有人陪着了,先这样吧”

早上起来诗云吩咐阿大四人在盖两个洗澡间,在菜地旁边盖了个厕所。

接下来的三天都在解决住宿问题。

第六天时来到铺子里,看到门口堆满了东西,是自己图纸上的沙发和餐具还有沙发套。

赶紧让阿大四人按照自己的吩咐摆起来。

布庄的王掌柜来到诗云身旁说“姑娘,我给您多做了三套不一样的,可以换洗,您看这授权?”

诗云笑一笑说“扯平”

王掌柜嘿嘿一笑说“成”

王掌柜生怕反悔一样跑了。

诗云走到那套贵妃沙发,还有两个小凳子,还有一个酒红色漆面的桌子成套的,连棉花和沙发套都做好了,是酒红色的,看着高贵不已。

崔木匠挂好牌匾说“这一套不错吧”

“不错不错”诗云毫不掩饰的表达着喜欢。

诗云吩咐放在楼上大雅间,这要作为vip中p使用。

把东西都摆好,又把提前炒好的茶和糖,牛奶装进定制的水龙头木桶里,还有硝石的水龙头大小桶,把水果摆好,现用先拿,都是看得到的。

诗云做了几杯果汁喝奶茶,让客人免费品尝,引来了不少人。

诗云大声的吆喝着“蜜语茶馆明日正式开张,今日每人免费品尝一杯,只限今日”

吆喝来了很多人,诗云一边做,一边教诗雯做,阿大几人忙活着刷盘子收盘子。

品尝过后都一一称赞好喝,可以只能喝一杯。

忙碌一天下来诗云觉得人手还是不够,便去了伢行选人。

刘伢子见诗云来了熟络的打招呼道“来啦”

诗云笑着说“人不够来选人”

刘伢子带着诗云到后院说“选吧”

诗云走了一圈说“要这个小丫头”

刘伢子说“你这眼光真不错,这丫头今年十岁,听话,干活不错,就是太小不好卖,你都是老主顾了,算你一两银子”

诗云付了钱拿过卖身契带着小丫头和刘伢子道别。

“你叫什么”诗云问小丫头

“我叫铃铛”小丫头回复着。

诗云回到铺子想起来自己留出来的宿舍还没弄呢。

出去去了木匠铺。

“诗云姑娘”崔木匠见到诗云,热情的打招呼。

“崔木匠,我来打床,我忘了画图纸,能在你这画吗”诗云不好意思的说。

“当然可以”崔木匠一边说一边拿出纸笔。

诗云画了个上下铺说“这样的,需要授权吗”

崔木匠摇摇头说“床这个东西不太好卖,家家都有”

诗云点点头说“多少钱”

“就算你成本价一百文好了,用铁的地方多,后天给你送过去”崔木匠看着图纸说。

“好”诗云看着崔木匠在用心看图纸,转身走了。

“蜜语茶馆正式开业,买一杯送一杯,只限今日”诗云吆喝着。

昨天喝过的好多都带着碗来的。

诗云看着人多喊道“大家排好队,排好队”

有不情愿的嘟嘟囔囔的还是排队。

“我要原味奶茶”

“十文”

“这么贵啊”一个中年妇人说道。

“我们这是真正的纯牛奶,而且独一份,别人绝对做不出来”诗云解释着。

“好吧好吧,来杯”妇人咬咬牙买了。

“今天买一杯送一杯,明天就恢复正常了”诗云说着到了两杯给妇人。

这一天忙忙碌碌的,中午饭都没吃上,下午没那么多人,诗云坐在柜台里数铜板,净利润就是五两银子。

诗云想着一个月怎么也能把本钱赚回来。

这时店里只剩下稀稀拉拉的几个客人了。

诗云想着下个月上牛排,赚的会更多了。

诗云又去旁边酒楼点了几个菜,大家坐在一起吃饭。

晚上关了铺子以后回家,诗云问“大家今天说实话累不累”

阿四点了点头说“小姐,是有些累,不过今天第一天开张,买一杯送一杯,以后就不一定这么多人了,不会有人每天喝的”

诗云点点头说“对,这样,明天给荷花和阿大在家,其余的都去店里,如果忙不过来我就买个做饭的人回来,让大家都能吃上饭,在买几个人回来”

诗雯说“嗯可以的”

“好,那就早点睡吧今天”诗云说完大家各自洗漱睡觉去了。

第二天活动没有了,人也没有那么多了,但是来的都是不差钱的,像是有一桌人直接要了大雅间,最低消费十两银子,超过十两另算,没超过十两按十两收。

之所以把价格定这么高就是诗云舍不得把这个雅间开放出来,遇到没有素质的,把沙发坏了就划不来了。

崔木匠把床也送来了,目前安排阿阿四住在店里。

大雅间的客人连续包了十天的雅间,已经花了一百两了,还是没有走的意思,而且那个主子从未出来过诗云不免有些心慌,可是有不希望这个大主顾走,不然哪有银子赚。

半个月已经过去了,除了大雅间的客人,收入平均每天至少二两银子可以赚,因为大雅间客人的缘故自己的成本已经赚回来了。

诗云想把牛排加上来,就要多买人了,雇人是不可能的,手艺不能外传。

晚上把人叫到柜台前说“虽然大家都是卖身给我,但也是要娶妻生子,存嫁妆,或者攒钱赎身,所以从这个月起每人是五十文钱,所有人都一样,连同家里的阿大和荷花,铃铛也是,近期我会加人手,因为我要在铺子里上新品种了,大家会辛苦一点,收入理想的话,下个月给大家涨到一百文一个月,都不要拒绝,我不喜欢假假呼呼的。”

诗云把数好的银子发给大家,大家都感激的看着诗云。

诗云说“好啦,收拾收拾回家,明天我还要去铁匠铺定制东西呢”

大家一听赶快收拾东西,赶着驴车回家。

到家后铃铛问“小姐,为什么不用牛车,或者马车”

“咱家的牛用来下崽,不能让它们太辛苦,不然生不出好牛犊,马车是要衙门批准的,等咱家小牛犊长大了就换牛车”诗云解释道。

铃铛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大家正常在忙碌,诗云去铁匠铺定制了两百套刀叉,又买了三百个不一样的盘子,定了餐车,还定了一家的菜,又找刘伢子买了四个会做饭的女孩子,分别叫春草夏草秋草冬草。

接着又去定了牛肉,教春草四人切牛肉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住处的问题,让四人先练着,自己先去解决房子的事儿。

诗云算了下大雅间住了二十天了,还不算最开始的十天,二百两应该能买个三进的院子里。

找到刘伢子说想要三进的院子,刘伢子立马就带着去看了,看了两家,都差不多,价格都是五十两,诗云没想到会这么便宜,早知道早就买了。

房契拿到手以后又去找木匠定了五张上下铺床。

晚上回去以后诗云道“我已经在镇子上买好了宅子,还有两天就能住了,这两天大家挤一挤,这样安排的,我和诗雯铃铛住在后面的独立卧室,阿大阿二就住在左面,春夏秋冬今天和荷花挤一下”

大家纷纷点头洗漱睡觉去了。

后厨

腌制好牛排后教春夏秋冬如何煎牛排,如何摆盘,如何做意面,还有沙拉。

几人年轻学的也快。

亲自做了两份牛排,沙拉,意面,小蛋糕,推着餐车来到大雅间敲门。

听到里边传来“进来”的声音。

诗云推门而入,大雅间只有两男两女,站着的一看就是伺候人的,坐着的一看就是被伺候的。

诗云微笑推着车道“不好意思打扰各位了,今日本店新上新品,请各位免费品尝,感谢这段时间对本店的照顾”

说着先上了牛排摆在两人面前,打开盖子说“左叉右刀”

接着示范的切了一块放在盘子里递给女人。

接着把甜点意面沙拉摆好弯腰推着车走了,关门前说“有需要请吩咐。”

雅间里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学着诗云刚刚的示范吃了一口,发现味道很好,便一边聊天一边吃,时不时喝一口果汁。

不久后诗云看到女子和丫鬟下楼,走到诗云面前说“很好吃,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诗云微笑回答“叫肉排,小姐喜欢下次来我在请您品尝”

“谢谢”女子温文尔雅,一看就是大家闺秀的样子。

诗云知道这是成功了,把肉排加上菜单,还有小甜品沙拉意面。

床送到新买的宅子里了,诗云把床铺好,认认真真打量这个房子,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说的就是这个房子了。

给自己和诗雯选了一间最隐蔽的卧室带书房的,就把其余的两间房作为宿舍了。

弄好这些东西又回去铺子里准备腌制的料包。

自从上新品了,有很多都是从别处来吃的,每天的收入都不错。

最近几天诗雯都在平湖住的,诗云也想着回去看看树苗。

便赶着驴车回去了。

刚进院子就听到打骂声,诗云快步进屋,看到荷花跪在地上,旁边站着的是诗雯和她家老太太。

诗云扶起荷花,一脸心疼的看着荷花脸上的巴掌印问道“怎么回事”

诗雯赶紧说道“是荷花不分尊卑”

诗云大喊道“我没问你”

又继续问荷花“荷花,我才是你主子,说,没事,我给你做主”

荷花抬头看到诗雯又低下头不敢吭声。

阿大在一旁气愤的说“小姐,是诗雯小姐的奶奶,来了就要牵走一头牛,荷花不让,诗雯小姐的奶奶就打了荷花”

诗云对荷花说“去把所有人接回来,把铃铛留下看店。”

荷花点点头出去了。

诗云问“诗雯,怎么回事”

诗雯还没说话,老太太趾高气扬的说“我孙女是主子,教训奴才怎么了”

诗云看着诗雯,诗雯也不说话。

诗云坐在椅子上说“这个家,只有我一个主子其他人只配弯腰跟我说话,不能抬头直视我,更别提下人的家人了”

阿大当即把腰弯下低着头,诗雯看着阿大,也赶紧弯腰低头。

老太太嘚瑟的说“哼,好孙女,那奶茶你也会做了奶奶这给你赎回去”

诗雯赶紧说“奶奶,我不会做,我都是按小姐教的顺序打的,配件都是小姐准备的。”

老太太生气的戳了下诗雯的头说“废物一个,这么久都学不会,干什么吃的”

诗云用力拍了下桌子说“放肆,吃里扒外的东西”

阿大立即下跪道“小姐息怒”

“阿大起来”诗云平复情绪说道。

诗雯还是一句话都不说。

诗云问道“阿大,诗雯有没有动手打荷花,那老太太抢牛的时候诗雯在干嘛。”

阿大看着诗雯说“诗雯动手打了荷花,所以阿大才不敢阻挠,诗雯帮着那老太太抢牛,还荷花”

“吃里扒外,反了,我说怎么这几天要回这里来住,原来是要偷东西。”

诗云压着怒火说。

诗雯梗着脖子说“你说的我们是姐妹,可你对我跟这帮下人一样,一样的月例银子,一样吃穿”

诗云打断道“你闭嘴。”

这时其余人也都回来了,进了堂屋。

诗云开口说“都到齐了我就要说了,从今天开始诗雯改回原来的名字,二喜,以后她同你们一样是下人,不是主子,今天二喜带着着老太婆来抢牛。那就别怪我不客气,阿大阿二,把她和她奶奶按水里去”

“是,小姐”阿大阿二,一人拉着一个去沉水,一群人也都跟着出来。

诗云说道“都看着,这个吃里扒外的还想偷我的方子,我只给她这一次机会,如果再有一次,我就把她卖到窑子里”

沉的差不多了,把老太太放了,老太太还叽叽喳喳要报官,阿四说道“该报官的是我们小姐,你抢劫”

老太太一看这么多人,好汉不吃眼前亏,赶紧跑了。

二喜坐在一旁大口大口的喘气,诗云看着说“把她带到镇子上,以后大家都不许这么懦弱,要守好这个家”

“阿二,你也留下来其余人回去”诗云带着其余人回镇子上了。

镇子的房子里,诗云把二喜的东西都扔了出来让她住到宿舍去。

>>>点此阅读《穿成女将后,她只想种田当咸鱼》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