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末世大佬穿到蛮荒后一心搞基建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王串串

角色:风沐离 蚩尤

简介:【远古蛮荒兽世双强甜宠文】风沐离表示很懵逼,刚从末世穿到远古蛮荒,就被这个戴着面具的男人拉去下蛊。下完蛊还大言不惭道:“从今天起,你就是我蚩尤的女人。”
蚩尤?谁?
想呸他一脸。
可是,当他宠得她双脚不沾地。
当他挡在自己身前一斧劈下洪荒巨兽的脑袋。
当他取下面具露出神颜时,风沐离两眼放光,流着口水摸着他的八块腹肌叫哥哥老公夫君我可以,表示真香。
什么,天道诸神要他死?
那她就破了这天!灭了诸神!

书评专区

末世大佬穿到蛮荒后一心搞基建

《末世大佬穿到蛮荒后一心搞基建》第3章 蛊母免费阅读

好渴,她好渴。

水,她要喝水。

长长的睫毛微动。

风沐离想睁眼,眼皮却异常沉重,像被梦魇。

迷糊间,似乎一双大手扶起了她,一丝冰凉的液体沁入唇间,是水!

喝完水,感觉自己又被轻轻放平,毫无意识的,风沐离又昏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

等风沐离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山洞里。

洞窟内一片漆黑,不知已是什么时候。

脑袋昏昏沉沉,浑身滚烫,风沐离知道自己发烧了。

按这个热度,估计不下40度。

风沐离用尽全力撑起身体,意念开启空间。

下一秒,一只冒着冷气的注射药剂出现在手中。

药剂是最新研制的抗生素,有退烧的功效,这些都是在末世必备的生存物资。

风沐离麻利的对着自己的手臂扎了下去。

拔出针头,呼了一口气,竟然出了一身大汗,不堪虚弱,风沐离再次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风沐离从没如此安安稳稳的睡过一场觉。

从她记事起,就身处丧尸的世界。

小时侯,在父母的庇护下,她呆在基地里和别的小孩一起通过网络学习知识,也帮着大人们处理收集来的食物和资源。稍微大一些,更多的还要学习必备的生存技能。

虽然空气中总弥漫着尸体腐臭的味道,四周被电网围绕的基地狭小枯燥无趣,但在十二岁以前,她还算是个无忧无虑的女孩。

直到十二岁那年,父母被丧尸咬死,她亲手烧了父母的尸体,从那时候起,她剩下唯一的事,就是战斗。

一次次的忍饥受冻,一次一次的死里逃生,活下去,就是她生命的全部意义。

自从父母死后,她再也没有睡过一场安稳的觉,也再没有做过一场梦。

现在,她却做梦了。

梦里爸爸将她抱在怀里,妈妈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

她仿佛又变回了小时候的自己,委屈的钻在爸爸怀里质问:“爸爸,妈妈,你们为什么丢下我。”

爸爸妈妈却没有回答,只微笑的说道,“阿离,一定要活下去,活着,就有希望。”

“爸爸,妈妈,你们不要走,你们不要丢下我!”小女孩拼命的追逐着,爸爸妈妈却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然后,就在她正伤心得不能自已的时候,一只丧尸突然猛的向她扑过来,咬断她的脖颈。

风沐离惊醒了过来。

她嘴里咬着什么?好咸!

风沐离有一分钟的呆愣。

然后,待她彻底清醒后,发现自己泪流满面的正抱着一段脖颈在啃。不知道这脖颈上的液体,是她的口水还是泪水?

尴尬的是,脖颈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给她下蛊的男人!

而且,更尴尬的是,她蜷缩在这个男人怀中,而且她……一丝不挂……

面红耳赤,脑袋如受重击,风沐离赶紧逃离这个野蛮人的怀抱,察看了一下男人腰间的兽皮,不由得松了口气。

“咕咕咕咕……”

肚子不合时宜的叫了起来。

双颊一红,下意识的看过去,发现这野蛮人也低头正看着她。

一阵窘迫。

“蚩尤是吧?”风沐离恨恨的说道,“我饿了,我要吃东西。”

“但我……不能光着出去。”

这个名叫蚩尤的男人叫来了一个族中的少女。

少女约摸十六七岁,乌黑蓬松的头发上别着五彩雉羽,看风沐离的眼神很不友好。

少女送上两块兽皮,是风沐离特地要求的,上面系一块,下面系一块。

这种做法,在前来送兽皮的族中少女的眼中,她读出了两个字——浪费。

兽皮是部族的勇士们穿的,女人只能穿树皮编制的衣衫,但这女人现在却穿着兽皮,而且还是两块!

风沐离对少女愤恨的眼光丝毫不在意,快速系好后,风沐离意外的发现,兽皮比基尼和她的靴子还挺搭。

肚子却不管这些,只顾一个劲的咕咕叫唤。

“蚩尤,走,快带我去吃东西。”风沐离吩咐。

族中少女大惊失色,“你敢直呼大巫王的名讳!”

嗤,大污王,这名字还真适合这个撕碎她衣服的禽兽。

看风沐离不当回事,少女气坏了。

“女姑。”蚩尤制止了少女的无礼。

这个被叫做女姑的少女瞪了她一眼,气鼓鼓的退了出去。

饥肠辘辘,风沐离也等不及的想要跟着出去,刚迈出一步,就被一只大手捞起。

这一次,不是肩扛位,换成了舒适的抱坐位,大病初愈依然还很虚弱的风沐离也懒得跟他计较。

走到洞窟口,向下探去,看到陡直的峭壁山路时,她还挺庆幸自己是被抱着下山。

“蛊母活了!”山下,不知谁惊呼一声。

正在忙碌的族人纷纷放下手中的活转过来仰头看她。

东边红日冉冉升起,光芒四射,远处的群山和丛林褪去灰黑的色调逐渐显出了葱郁的色彩。

她在晨曦中迎着朝阳,看到这个部落的人们,一如跪拜日月那般,虔诚的朝她伏下身躯。

蛊母。

风沐离很不喜欢这个称呼,这叫法时刻提醒着她人生中唯一的一次滑铁卢──被蚩尤捉住并下蛊,这对她来说完全是一种耻辱。

但她又不得不承认,这些野人对蛊母的敬畏,让她暂时免去性命之忧,也省去不少麻烦。

至少,这称谓能让她饱餐一顿吧?

风沐离美滋滋的想。

蚩尤抱着她走下山崖,族人簇拥着她走上祭台,一手抚上自己平坦的腹部,这圆形祭台仍让她心有余悸。

老巫婆子拿着一根木杖念念有词的祝祷。

部落的族人又开始了舞蹈。

她们的舞姿奔放热情,充满原始的狂野。

而给她下蛊的那个男人,坐在巨石上,恐怖的牛首恶鬼面具挡住了他的脸,看不清是什么神情,只是依然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

当族人恭敬送上来一头巨大的野牛时,风沐离双眼一亮。

她甚至脑补出了十八种吃牛肉的方法。

但当蚩尤用石斧剖开野牛的胸脯,徒手抓出一颗血淋淋的牛心递给她时,她的美食梦破灭了。

>>>点此阅读《末世大佬穿到蛮荒后一心搞基建》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