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狼狗弟弟是大佬

小说:现言日常

作者:桃桃杨乐多

角色:倪春子 南天

简介:【肤白貌美女记者×帅气多金狼狗弟弟】
白月光姐姐与偏执狂弟弟的故事。
五岁的南天在幼儿园离园手册上写下的梦想是娶邻居姐姐,二十年后,他再次遇见倪春子时,他的梦想仍是如此。
天黑找不到妈妈的时候,饿了没有饭吃的时候,都是倪春子打开那道生锈的铁门从那个清冷的家中带走了他。
在幼小的他心里,那个年长几岁的漂亮姐姐就像是光一样照耀着他。
【我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狼狗弟弟是大佬

《狼狗弟弟是大佬》第3章 她心软了免费阅读

倪春子正从包里掏钥匙时,一个瘦高的身影从幽暗的楼道里走了出来。

她被吓了一跳,没有想到有人会在家门口等着她。

面前的人一袭黑衣,手边还推着一个黑色的行李箱。

他细长的桃花眼里藏着一抹浓郁的黑,安静的站在那里,有种孤傲的感觉。

“你能不能出点声儿,吓我一跳。”

倪春子不再看他,俯身去开门,单薄的连衣裙下两块漂亮的蝴蝶骨高高凸起。

南天望着她的背影,记忆又拉回了十年前,多少次,他在猫眼里看过这熟悉的动作,他几乎将这个背景刻在了眼里。

倪春子开门走了进去,没有邀请他进屋,但是也没关上门。

南天迟疑了一下,还是进了屋,带上了门。

过了一会儿倪春子端了两杯水从厨房走了出来,她赤着脚,来到南天面前。

还没等她开口,南天先发现了她的伤“胳膊怎么了?”

一片不属于正常肤色的红格外的扎眼。

“烫了一下,没事。”倪春子把水递到他手中。

“去医院了吗?”

“同事给我买了烫伤膏,抹过了。”说着她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马上七点了,晚间新闻要开始了。

“男的女的?”他闷声问道。

“你找我什么事?”倪春子没回答他的问题。

“男的女的?”他又重复了一遍。

好像不回答就没法继续交流下去一样。

“男的。”

南天听后就那么直楞的站着,全身上下都被惆怅的空气包裹着。

“你坐会儿吧,我先去洗个澡。”倪春子无奈,背对着他离开。

南天站在客厅的玻璃书柜旁,看着里面摆满了倪春子这些年来照的照片,每一张都笑的灿烂,那是他未曾参与过的生活。

“饿不饿,我给你点外卖。”

倪春子洗完澡又恢复了素颜的样子,看上去像是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她秋水般清亮的双眼和两瓣像红缨一样的嘴唇让南天移不开眼。

“不应该是做点给我吃吗?”

小时候他妈妈总不在家,饭点饿得不行他就会去敲对面倪春子家的门,甜甜地喊一声姐姐,倪春子就会给他做饭吃。

“你是不是赖上我了南天?”倪春子独居后几乎没有做过饭,每天像陀螺一样每个现场来回采访,回家后只想躺着。

“是。”他毫不避讳的承认。

“这不是我租的房子,是我买的。还有,你已经二十四岁了,是一个大小伙子了,跟我合住像话吗?”

“那如果是男朋友呢?”

“什么男朋友,我还没有男朋友。”倪春子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南天长腿一迈,俯身凑到她面前,“我是说,如果是你男朋友,能不能一起住?”

他纤长微卷的睫毛和高挺的鼻梁就近在咫尺,倪春子甚至可以感受到他温热的鼻息。

“说什么呢你!”

她一巴掌拍在南天肩膀上,他却稳稳的一动没动。

倪春子怔住,他早已不是自己记忆里那个瘦弱的男孩了。

“不跟你闹了,我是真的无家可归。”南天站直,两个人又回到了合适的距离。

“阿姨呢?怎么不回去住?找个家附近的工作。”

“去世了。”他淡淡地回答。

这三个字如同一记重拳落在倪春子的身上,她不敢相信地眨了眨眼,又确认了一遍南天的表情。

倪春子记忆中南天的妈妈是一个善良温柔的人,就是命苦。

南天的爸爸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因为逃债跑去了别的城市再没回来过,南天一直是他妈妈带大的。

“怎么会...什么时候啊...”她的语气温柔下来,生怕伤到他。

“高二的时候,心梗。”

南天低着头,黑色柔软的发丝垂在额前,挡住了他的眼,倪春子踮脚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就像很久很久以前,南天去她家哭着找妈妈一样安慰他。

只不过那个时候,南天只有她一半高。

“房子也卖了,还了我爸的债,我真的没家了。”

南天的话就像一把钝刀刺中她的心脏,他无力地看着她,像一只被遗弃的受伤的小野兽。

倪春子心软了。

倪春子抱着一床刚套好的被子放在床上,这是她妈妈偶尔来时住的房间。

“你就睡这屋吧,明天我给你买点生活用品去。”明天是她一周一次难得的休息日。

南天跟在她身后,他刚洗完澡,清爽的发丝还在滴水。

“晚上空调别开那么低。”她叮嘱道。

南天小时候最喜欢的事就是盖着厚被子吹空调,为此经常感冒。

原来她都还记得。

南天应着,转身去客厅翻找她的包。

“你干什么呢?”

南天高大的身体将倪春子的视线完全挡住。

“给你抹上药再睡觉。”

他自然地拉起倪春子的胳膊,冰凉的药膏触碰到皮肤时她感觉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

倪春子能感觉到他温热的指腹在努力控制着揉搓的力道。

接着南天鼓起腮帮子吹了吹那片抹了药膏的皮肤,像是对待什么宝贝一样。

倪春子忍俊不禁“小时候没白照顾你。”

毛头小子长大了,也会照顾人了。

“车真给我了?你什么时候回家?你不调查林家了?”

电话那头纪黎的声音传来,带着一丝疲惫。

南天在柔软的大床上翻了个身,修长紧实的双腿裹住被子“等我结婚再回家吧,我要抓住机会先搞定倪春子。”

“哟,你挺有自信,你那白月光姐姐能看上你吗?”纪黎嘲讽道。

南天低沉有力的声音一字一句答道“不管,我这辈子除了她谁也不娶。”

倪春子在他生命里的意义远比其他人要重要的多。

父亲在他年幼时就抛妻弃子走上了逃债之路,全靠母亲一人做几份小时工来养活他。

天黑找不到妈妈的时候,饿了没有饭吃的时候,都是倪春子打开那道生锈的铁门从那个冷清的家中带走了他。

在幼小的他心里,那个年长几岁的漂亮姐姐就像是光一样照耀着他,直到他十四岁时,她搬离那栋老楼,他的光从此消失了。

直到再次在Utopia遇见倪春子,他才觉得自己可笑的人生又有了希望,所以无论如何,他要拼命留住这道照亮他生命的光。

>>>点此阅读《狼狗弟弟是大佬》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