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阳间葬阴师

小说:悬疑

作者:流年晨星

角色:沈旭 李村长

简介:童断石过独,阴身不可葬。玄武昂首养尸煞,祸己殃人惹天罚。三元九运推万象,九宫飞星定阴阳。五行八卦显神威,捉妖驱鬼降邪祟...
我是沈旭,命犯地煞,出生那日百鬼缠身,难过一轮本命之数。
年满十二岁的前一天,外公施展活尸藏棺遮天机,黑猫九命乱阴阳,用小木车拉着我的棺材送到太清山玄清观,自此,我踏上了一条诡异莫测的奇门之路...

书评专区

唐墨池:求求了,千万别写成都市修真啊

无情狂徒:我擦?新书?都没人啊?那我先看看吧,先打四星,百内好看,必来改评,没来就不用说了哦(ಡωಡ)hiahiahia
留上为证,书很好,至少我的兴趣勾起来了,大兄弟坚强下去

糖小七:好看,作者大大要是更新的多几张一点就好了😁😁

爱吃山楂干红酒的红芳:超级好看,精彩万分

阳间葬阴师

《阳间葬阴师》第3章 八字全阴,命犯地煞免费阅读

坟里的尸煞之气已被沈旭打散,几个后生胆颤心惊挖坟土,沈旭则是不断收紧坟头上的红绳。

随着老坟被挖开,本来在地上来回挣扎的大公鸡突然安静,即便双脚被绑,依然从地上站了起来,鸡脖子上的羽毛根根炸起,喉咙中发出咕咕咕的叫声,好像随时都会引吭高歌,发出嘹亮的鸡鸣。

另一边,被关在笼子里的白猫尾巴翘得老高,前爪伏地,后腿躬起,猫眼中本来竖成一条缝的瞳孔猛然放大,犹如猛虎下山,发出呜呜呜的叫声。

老坟的另一侧,刚才还在塑料盆中企图爬出去的金钱龟伸出长长的脖子,两只绿豆大的眼珠死死盯着被挖开的坟茔,一动一动。

老坟终于被彻底挖开,一个年轻人把照明灯拉近了些。

亮如白昼的灯光下,本来座乾向巽的棺材已然严重变形,棺材盖和棺材错位,露出一条巴掌宽的缝隙,一只长满白毛的大手隐约出现在坟土中,吓得十几个年轻后生身形不由自主后退几步,差点掉头就跑。

李村长干咽了口唾沫,也是吓得退后几步。

“小沈...这,这怎么回事,我爹的手怎么伸出来了...”

沈旭没理会村长,伸手抄起一根撬杠插入棺材,单臂用力,登时将棺材盖撬到一边。

更加令人吃惊的画面映入眼帘。

棺材中的尸体发出一阵咕噜咕噜的叫声,那只露在棺材外面皮肤铁青,长着白毛利爪的大手突然动了一下,随后按着棺材边缘猛地跳起,带起一蓬腥臭的泥土。

在灯光的照射下,尸煞双眼通红,裸露在外的皮肤长满寸许长的白毛,身上冒着黑气,吓得李村长一屁股跌在地上,四肢并用往后挪了几下,喊了几声爹,彻底晕死过去。

李家的年轻后生吓得扔下铁锹尥蹶子逃蹿,就连刘运坤这个老风水师也是惊叫出声,掉头就跑。

站在近处的沈旭轻哼一声,左手撒出一把被烈酒浸泡过的糯米,落在尸煞身上,发出滋滋啦啦的声响。

被酒糯米砸中,尸煞踉跄后退,散发着微弱红光的破煞符快如闪电般拍向尸煞眉心。

“八荒无极,天地乾坤, 四象神兽,加持吾身。灭煞...”

沈旭咒语出口,那只大公鸡竟然扑棱棱飞上半空,口中响起一阵嘹亮的鸡鸣,直冲云霄。

与此同时,被关在笼子里的老白猫发出一阵不同寻常的叫声。

那不是喵喵的声音,而是一阵低沉的吼声,犹如虎啸山林。

本来呆在塑料盆里看热闹的金钱龟突然从盆中跳出,脖子伸的笔直,竟然直立起来,身上发出隐隐幽光。

一道细小的影子从坟茔正东方飞起,正是沈旭刚才放在地上的海龙。

破煞符刚刚拍在尸煞眉心,那根海龙便是直接钉了上去,发出一道微弱的青光,消失不见。

下一刻,尸煞身上黑气激荡翻滚,本来就僵硬的身体一时间无法动弹。

沾满朱砂粉的红绳末端缠着一个铁环,沈旭将之抛出,眨眼间在尸煞身上缠了十几圈。

尸煞僵硬的身体平躺在坟土上,长满白毛的铁青色皮肤开始快速腐烂,浓浓的臭味弥漫四周。

大公鸡已然落地,在地上抖动几下身体,口中流出血丝,奄奄一息。

老白猫无力的趴在地上,七窍流血,浑身抽搐。

那头金钱龟则是脖子僵直,四肢外露,坚硬的龟壳出现一道道细微的裂缝。

四象神兽的威压,还不是它们这些凡物能够承受的。

躲在几十米外的刘运坤见到尸煞被沈旭制服,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低声喊了一句。

“小沈...搞定了吗?”

沈旭没有搭理刘运坤,走到晕死过去的李村长近前,伸手掐住他的人中。

李村长悠悠醒来,尸煞已经化为一具灰黑色的骨架,散落在破裂的棺材和坟土上。

“李村长,你老父亲遭受玄武拒尸,导致怨气太重,化为尸煞,问题已经解决,你去把遗骨放进新棺材,可以下葬了。”

李村长哆哆嗦嗦从地上站起,十几个年轻小伙子逐个回到坟边,见到尸煞已经化为枯骨,这才松了口气,帮着李村长把老人家遗骨重新装殓下葬。

一群年轻人将棺材封土,沈旭则是站在坟前诵念度魂经,超度亡灵。

忙完一切回到李家,已经凌晨时分。

李村长老婆早已备好酒菜,刘运坤也没好意思离开,在酒桌上连连赔罪。

“老李,这次真是我瞎了眼,点错了穴,如果不是小沈出手,我这罪孽可就大了,我明日就把点穴的钱三倍奉还。”

刘运坤轻叹口气,双手端起酒杯递到沈旭面前。

“小沈,有本事不在年高,我刘运坤服了。我敬你一杯...”

沈旭呵呵一笑,并没有过多嘲讽,只是点到为止。

“刘大师,阴宅风水管三代,以后还是多上点心的好...”

李村长一口喝干杯中酒,惊魂未定。

“刘大师,我们都该谢谢小沈,如果不是他,我们的麻烦真是大了。”

刘运坤老脸臊的通红,却也只能点头称是。

这场酒没有进行太长时间,刘运坤走后,李村长带沈旭去客房休息,临走的时候给了一万块钱红包。沈旭也没客气,把钱塞入背包,明天回家正好给家人买些礼物。

第二天一早,沈旭离开李家,李村长亲自开车把他送到县城车站,坐上开往洛市的客车。

沈旭的家在太清山和洛市之间的王巫镇,是个并不算繁华的小镇。

望着窗外不断闪过的风景,沈旭脑海中满是幼时的回忆。

沈旭父亲王铁林是被人贩子拐卖到王巫镇的孩子,来的时候只有一岁多。

王家买了王铁林之后的第五年冬天,王家两口子坐邻居的拖拉机去县城办事,把王铁林交给沈旭的外公沈玉山代为看管。

从县城返回的时候,天降大雪,拖拉机滑进山沟车毁人亡,一车六人无一生还。

王铁林被沈玉山收养,长大后娶了沈旭的母亲,成了上门女婿,为沈玉山养老送终。

沈旭生下来,也就随了老沈家的姓。

沈旭,世纪末农历七月十五子时出生,八字全阴,正赶上阴间放鬼,命犯地阴煞,百鬼缠身,阴气入体,注定活不过十二岁的本命年。

>>>点此阅读《阳间葬阴师》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