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爱与罪

小说:悬疑

作者:云边小林

角色:林未途 叶瑾生

简介:当一束阳光照进阴霾中,你得到的是希望还是死寂。因无能而愤怒,因欲望而沉沦,当罪恶刻进骨子里,就连血都是黑的。

书评专区

爱与罪

《爱与罪》第3章 印记免费阅读

两人来到叶瑾生的办公室门口,陆沐轩听到外面的动静,透过玻璃窗看到了走来正准备进来的叶瑾生,丢下手中的平板从椅子上跳了下去跑到叶瑾生跟前抱住他的腿“舅舅你终于回来了!”

“嗯嗯,我今天不能陪你舅舅有事,我打了电话给你妈妈,她过会应该就会来接你。”

听到这句话陆沐轩坐在地上垂头丧气道:“唉~我就知道是这样子,人生苦短啊!”

“你一个小屁孩有什么苦?有什么累?”叶瑾生有些好笑的问。

一旁的林未途看着两人的样子不免笑出声来。这吸引了陆沐轩的注意,他抬头看了看舅舅身后的人,这才发现后面还站着一个看起来很漂亮小姐姐。

他站起身来走到林未途跟前,围着她转了一圈然后对着叶瑾生问道“呀!这是舅舅你的女朋友么?”

这一句话让林未途的笑僵在脸上。正在叶喝水的叶瑾生动作也停顿了一下,在无人发现的耳根处出现了一抹红红晕,他干咳了两声道:“这是舅舅的同事。”说完坐在电脑后的椅子上,没有看他们。

陆沐轩看着舅舅掩饰的样子,心里哼了一声,切!鬼才相信,每次爸爸也都是这样骗妈妈说什么不送礼物啥的,既然舅舅不敢那我就帮你一把把,嘿嘿~

“漂亮姐姐你好呀我是舅舅的侄子我叫陆沐轩。”他扬起可爱的小脸蛋对着林未途笑眯眯道。

看着眼前这个可爱的小朋友,林未途忘记了刚才的尴尬,蹲下身子摸了摸陆小朋友的脑袋瓜子道:“我叫林未途是你舅舅的同事你可以叫我林阿姨。”

“才不要,姐姐这么漂亮才不是什么阿姨!”陆小朋友撇了撇嘴嘟囔着。

林未途被他可爱的小表情给萌化了,那个女生不希望自己可以被人夸赞年轻呀,她开心的笑道“好好好,你开心就好。”

陆沐轩听到这句话朝着林未途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抱着林未途道“林姐姐!林姐姐你可真像我看过的仙女!”

林未途环抱住他,一旁的叶瑾生看着自己侄子拍马屁的样子不免觉得有些好笑。

没过多久门外传来高跟鞋声。

一身穿小香风套装,一头大波浪,画着精致妆容的女人出现在门口,她推开了门,然后把脸上的墨镜摘了下来,那面容竟然与面前的叶瑾生颇有几分相似。

“嗨喽!我亲爱的弟弟,我来接轩轩回家啦!”她走上前去对着叶瑾生招呼道,然后余光看到一旁正在和陆小朋友玩耍的林未途道“这位是……?”

“我的同事。”“我未来的舅妈!”陆小朋友和叶瑾生同时答到。

叶瑾棉听着一大一小的回答,还有叶瑾生没有辩解的样子眼里划过一丝惊讶,但很快就被压了下去。

林未途听到陆沐轩的话连忙对着叶瑾棉疯狂的摆着手“不是的,不是的我和叶警官就只是同事而已,不要误会!”林未途心里慌得一笔,自己才不会和那个冰块结婚,真结了自己还不得被气死!

叶瑾棉含笑走到林未途跟前拉住她的双手上下打量道“没事没事,小涂同事呀!你好我是叶瑾生的姐姐叶瑾棉,叫我叶姐姐就好。”

林未途虽然全程懵逼但还是点了点头。

说了一会话,叶瑾棉看了看手表时间对着林未途抱歉道“不好意思我得走了,下次再聊!”然后拖着自己不情愿的离开的儿子对着走了出去。

“拜拜林姐姐我下次再来找你玩!”陆沐轩小朋友失落的招了招和妈妈离开。

当他们离开后林未途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坐回了沙发上。

“你没事吧,刚刚的事不要放在心上,童言无忌。”叶瑾生坐在椅子上对着沙发上的林未途道。

林未途听到这句话连忙摆了摆手“没事,没事,小朋友很可爱的。”

这时门又被推开,胖子拿着一把钥匙从外面走了进来,“老大钥匙拿到了!”

坐在椅子上的叶瑾生也起身走了过去,接过钥匙,对着坐在一旁的林未途:“走吧。”然后转身就走。

胖子看着林未途笑了笑,悄咪咪的对她说:“我们老大就这样面冷心热,习惯就,嘿嘿。”林未途点了点头心里还是对叶瑾生有些讨厌。不是讨厌他这个人而是他每天臭屁的样子,德行!

要不是他自怎么可能到现在才可以通过考试!

几人顺着楼梯来地下一层,走廊里昏昏暗暗的,几人来到尸检处。

“这以后就是你工作的地方,你办公室现在在化验科那边,就我们刚刚过来的那个地方。”叶瑾生介绍到。

林未途点头表示了解。

“那等会我们去对尸体进行解剖,我们就直接进去等吧。”说完他率先走了进去。

打开里面门,几人将东西不必要的东西都放在储物柜里,然后穿上防护服带上口罩和乳胶手套,走到消毒间消毒。

做完准备工作的几人站在解剖台前等待上级和家属部门的回应。

没过多久,尸体被小贾和司马珖几人抬了进来。

“老大,可以记录解剖了,我们已经得到死者家属以及上级的许可,现在可以开始了。”

一切准备就绪。

小贾打开相机记录灯光打在几人的脸上,林未途几人双手抬起放在胸前,司马光拿着记录本在一旁等待。

林未途盯着前方的这相机道“第一次解剖开始,主刀人林未途,记录者司马珖,摄影者贾方,陪检人员叶瑾生。”

说完林未途等人闭上眼睛默哀三分钟。

经过处理的尸体盖上一层白布被摆放在解剖台上。一旁的小贾将整理好的资料讲给众人道:“死者名叫江红艳,女,42岁,是白华市义务小的一位语文老师,死者早在两天前就已经没有上课也没有请假,死者父母双亡,丈夫也在半年前就已经去世了,现在只有一个20多岁的女儿还未成家在苏海市上大学。”

林未途看向死者手上的戒指问“这个怎么没有拿下来?”

“欧那个呀,死者那个戒指拿不下来,他们说让你一并拿下来送入化验。”前面拿着摄影机的贾方回道。

林未途闻言点了点头,用镊子把它拿了下来装进尸检袋递给了司马珖。

然后拿手术刀沿着死者的腹部往下一层一层的划开。

看着里面的内脏,林未途指着一处道:“死者内脏并没发现任何损伤,也没有大出血痕迹。但是你看她的肺部还有心脏部位明显有剧烈收缩现象,但是有几处要说明一下死者这个部位的淤血是新的伤口,并且从死者部分器官来看死者生前应该吃过什么药物,不过这些要等到化验结果出来才可以明确知道。”

林未途将内脏拿出来称重发现都在正常范围。

叶瑾生看此陷入了沉思。

“从她尸体僵硬程度以及尸斑来看,死者死亡时间大概在8小时以上也就是凌晨三点左右的样子。”林未途用手标明了几处道。

看着死者腹部那几处奇怪印记的淤血出叶瑾生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双手环胸右手指了指死者身上的拿出淤抢道:“那既然可以判断死者是窒息死亡,那么这几处可以充分说明死者在死前受到了凶手的虐待,这几处是新鲜伤口,但是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个形状是不是有点像高跟鞋?”

“高跟鞋?”贾方想了想

司马珖忽然说“的确挺像的,就像高跟鞋的后脚跟,我之前在地上玩手机结果我妈走路没看到在我腿上踩了一脚,留下的印记和死者身上的一样!”

听到这句话,大家也越看越觉得像,“叶警官说的没错,应该就是高跟鞋的印记没错了。”经常穿高跟鞋的林未途看着印子道。

“那么凶手一定是一个女人喽!”一旁的司马珖连忙道。

“不……那也不一定”叶瑾生围着尸体绕过一圈道“一个200斤左右的人一般是很难被人拖动的,尤其是在学校那种地方,周围都是栅栏是不可能把人搬动过去,从大门拖拽会被门卫发现,而且拖拽的话肯定会有拖拽的痕迹,可是死者身上什么也没有,一个女人是很难办这件事的。”

>>>点此阅读《爱与罪》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