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与死对头结婚后,我满级开挂

小说:先婚后爱

作者:见白

角色:何岂淮 周安歌

简介:【撩妻+沙雕+互宠+反套路】初家与何家向来不对盘,某天两家突然联姻了!初若织带着全家的希望,火力全开去攻略何岂淮,哪知矜贵清润的何岂淮蓄谋已久,完美反攻略,情话与骚操作猛如洪水:“织织,你方向搞错了,你应该想着当首富太太。”“织织,你尽管放肆。”初若织被撩得晕头转向,回娘家认错:“何岂淮好会,我玩不过他!”等等,为啥婚后死对头将我宠上天?还帮我虐渣,他是不是对我情根深种?

与死对头结婚后,我满级开挂

《与死对头结婚后,我满级开挂》003:他是上天派的情书?不,是战书免费阅读

泡他?!

是她失心疯了,还是他夜郎转世?

“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你要是能泡……”

何岂淮炬炬地望着她。

初若织想到这些年跟他的势不两立,咬牙切齿道:“就跟蜈蚣一起泡药酒,也算是为人类医学做贡献了。”

何岂淮俊脸僵硬了一秒,下一秒又被她的脸破防。

他嘴角微微上扬,压了压,没忍住又上扬了。

“你笑什么?”

何岂淮将镜子递给她。

初若织接过镜子一看,吓得手腕一软,差点摔了镜子。

不会吧不会吧,镜子里面部肿成猪头的人不会是她吧?

是的,就是她。

“我的脸毁了,全毁了,”她火山爆发,蓦地揪住他衣领,动作迅捷如野猫,“何岂淮你故意的!”

两人近距离拉扯。

椅子支撑,他下她上,气息缠绕。

性感的喉结被她微凉柔软的指尖无意擦过,瞬间滚烫,何岂淮嗓音沉了些,推她,“你冷静点听我说。”

初若织根本不听,何岂淮想扣住她手腕,不小心碰到她胸前半圆月——

初若织脑子嗡了嗡,脸上火烧火燎。

“流氓!爸爸不忍了,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诊室门没关,小肖之前走得急忘记带手机,这会折回来拿,看见——

初若织双膝跪在椅子上,细长的手掐着何岂淮的脖子,何岂淮的手握在她精巧的双肩上。

两人的腿在椅子上交错着,因为性别的缘故泾渭分明,暧昧横生。

“这,啊……公共场所不合适吧?”

语毕,抓了手机麻溜地跑出去。

“唉?不是你看的那样……”

小肖的声音拉回了初若织的理智,她从椅子上下来,恶狠狠地剜了何岂淮一眼。

爸爸说的没错,何家全员恶人。

她拿起一边的包包要走,一个新口罩递到面前。

“干嘛?”

“戴着别人看不见,麻药再过三四个小时就能消肿消麻。”

清朗平稳的声音如清风般扫去心头的躁乱。

初若织看了眼他被自己揪乱的头发,心情好了点,扯过口罩,撕了包装戴上:“别以为这样我就原谅你,别人不知道你的真面目,你可骗不了我。”

她拽拽地转身,拽拽地离开。

何岂淮看着她的背影,无奈地拧了拧眉心,然后取出她的病历本,在上面记录治疗进度。

男人的字很好看,笔锋刚劲,力透纸背。

“何医生,还没下班?”

男音伴随着脚步声传来。

是隔壁李青临医生。

“在写病历,”何岂淮没抬头,中文与拉丁文交错落在纸上,随口问了句:“吃饭没?”

“没,要不一起去?”得到肯定的回答,李青临大马金刀坐在凳子上,忿忿吐槽:“今天上午我上洗手间,不知哪个缺德的锁了厕所门,害我在里面闻了好久的味。”

何岂淮握笔的手微顿,钢笔在纸上晕染出一个点,“兴许是不小心的。”

“算了,”李青临摆手,“听护士说,我在洗手间关得久,有几个挂了我号的病人们等得有意见,谢谢你帮我转了些。”

“没事。”

……

出了医院,初若织手机有好多未接电话和消息。

最新一条是何岂淮用公号发的复诊预约短信,还附了一大段网上随处可见的注意事项。

现在已经下午一点多了,她肚子很饿,跟着手机导航在医院附近找了家干净的餐馆。

餐馆现在人不多,她找了个靠落地窗的位置坐下来,点了碗大份的鲜虾云吞。

刚弄完牙,她小心翼翼,一个云吞要彻底吹凉才敢放嘴里。

“刚才我回诊室拿手机,一个女病人压在何医生身上,两人贴得紧,打得那叫个火热。”

初若织一口云吞差点卡在喉咙里。

这不就是那个护士小肖吗?!

隔壁唏嘘声四起,想要知道更详细的八卦内容。

不由自主地,初若织耳朵往隔壁贴。

小肖:“那个女病人看见何医生时,眼睛都瞪直了,一张脸羞得通红,不得不说何医生的颜值很能打。”

胡说,她是被气的。

小肖:“可能色令智昏吧,那女病人对何医生的手指又舔又咬的,偏偏她长得美我讨厌不起来。”

一派胡言,她是嘴巴麻了没知觉!

小肖:“我拿手机时本来不想出声的,但医院有规矩,大庭广众之下不能做影响医院声誉的事,看到了不提醒可能要扣绩效奖……”

这云吞没法吃了!

“Duang”的一声,初若织将调羹扔回碗里,本想过去解释一下这天大的误会,转念一想,越解释越乱,清者自清。

扫码付完钱,她出了餐馆,越想越憋屈,她拨了个电话给闺蜜。

“安歌,你当初怎么不去学口腔科?”那样她就去找闺蜜看病。

这语气比平日高了好几分贝,又带着些委屈,将周安歌的困倦打散,她紧张起来:“怎么了宝宝?”

要知道,初若织在导演圈里年少成名,平日工作上遇再大的事,也能游刃有余地解决,除非跟那位有关……

净城的六月,街上热浪滚滚,万物皆在洪炉中。

初若织被阳光晒得有些睁不开眼,将何岂淮的事添油加醋骂了一遍:“他最好祈祷哪天别落在我手上!”

“你俩的关系还真是,”周安歌想到初若织初中以前的记仇日记全是何岂淮,“真不敢相信你跟他是青梅竹马。”

“啥意思?”

“网上都说竹马是上天派的情书,”他俩倒好,是死对头。

“呵,他是上天派给我的战书。”

“宝宝消消气,经常生气会头秃,”周安歌是学整形专业的医学生,主攻医美植发这方面,现在在学校附属医院实习,三句不离植发,“等以后何岂淮头秃了,我不给他植。”

她本来是安慰的玩笑话,初若织认真道:“那么多植发的医生,他也不一定找你。”

“再过二三十年,我肯定是植发这一块的中流砥柱,他不找我找谁?”

初若织心情好了些,为自己的闺蜜感到骄傲,“他以后真找你植发,你就将他头发全部剃光。”

脑子里有了画面感,初若织眉飞色舞起来。

周安歌:“……”

她不敢。

以前,她偶然看见何岂淮打架,以一敌十。

平日看着斯文优雅的男人,打起架来,专挑弱点、不易被医学鉴定出来的地方打,真的是又狠又准,还不带气喘,将市区混混打得倒地不起喊祖宗。

何岂淮那男人看着好相处,其实骨子里是个凉薄的。

这种披着狼皮的人,难以交心。

可一旦交了心,便将对方视若珍宝往死里宠。

>>>点此阅读《与死对头结婚后,我满级开挂》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