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救世主游戏

小说:悬疑

作者:颇黎一盏

角色:桃漪 夏成蹊

简介:桃漪的未婚夫夏成蹊失踪了。
她怀疑过他出轨、杀人和精分,却不曾想他卷入了无限流游戏。
无限流?不就是赌命吗,她可杀人不眨眼,还骗人面不改色。
系统:“那个,这是救世主游戏,字面上的意思。”
桃漪:“你好圣母……没别的意思。”
系统:“我们要死人的!涉及恐怖悬疑,平行时空,星际位面,很可怕很残酷!”
桃漪兴趣缺缺:“行吧,快交出我未婚夫。”
—兼职救世主、全职家庭主妇的桃漪,今天也在后花园拯救世界。

救世主游戏

《救世主游戏》第3章 消失的未婚夫免费阅读

桃漪清醒过来时,入目的天花板是冰冷的雪白。

她正躺在病床上刺鼻的消毒水味充斥鼻腔,胃部隐隐有些反酸,大概是被洗了胃。

妈妈握着她的手在病床边哭着,妈妈的指尖十分冰凉,比输入体内的药还要冰。

桃漪愣愣地盯着她。

妈妈低着头没有意识到她的清醒,只是喃喃自语着:“没有,都说了没有这个人,你既然忘掉了,就忘得彻底一点吧。”

带着啜泣的声音在桃漪耳边不断放大,让她如坠冰窟。

因为,妈妈说:“为什么要想起来呢?”

果然,他们在骗她,所有人都在骗她。

为什么要骗她?

桃漪很是愤怒,很想开口质问。

可这话到了嘴边,看着母亲憔悴的样子,她却问不出口了。

她闭上眼,平复了一下情绪,动了动被握着的手,装作缓缓醒来的样子。

再次睁开眼,只见妈妈关切地贴在她的身旁,眼里泪珠在打转,嘴唇嗫嚅着。

桃漪干涩地开口,喉咙灼烧般沙哑:“妈。”

“在呢,妈妈在。”说完这句话,妈妈再也绷不住,泪流满面。

桃漪觉得胸口闷得难受,却掉不出来一滴眼泪。

只是从此,她在父母面前绝口不提夏成蹊三个字。

就好像,她也忘了他似的。

不过这是不可能的,桃漪不能没有夏成蹊。

待身体好了些,桃漪偷偷溜出了医院,去找了夏成蹊的妈妈,李女士。

桃漪知道,她是现在唯一可能告诉她真相的人了。

没选择一开始找李女士,是因为她们的关系可谓水深火热,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本来应该是老死不相往来的吧。

夏成蹊本来应该继承夏家的家产接受家族安排的联姻,可他违背了父母的安排,离家出走,执意要和她结婚。

李女士可能狗血剧看多了,私下约了桃漪,拿出三千万让她离开夏成蹊。

可狗血剧桃漪也看得不少。

于是桃漪皱了皱眉,面色纠结:“想买我的爱情,起码给够一个小项目吧。”

李女士抿了抿红唇:“小项目是多少钱?”

桃漪笑得天真无邪:“一个亿的小项目啊。”

于是第一次见面,桃漪把夏成蹊的妈妈气进了医院,并且扬言除非她死,否则绝不认桃漪作媳妇。

桃漪一点也不稀罕,她只要夏成蹊认她就行。

可曾想现世报来得很快,现在是她有求于人。

装潢精致的街角咖啡厅里,夏成蹊他妈冷着那张保养得当的脸,斜睨着她。

仇敌见面分外眼红。

这是桃漪第二次见到李女士,而第一次见面时对方也是试图做出威胁的样子,可桃漪根本不吃她那套。

风水轮流转,现在角色置换,是桃漪穿着病服,苍白着脸色,忐忑不安的恳求她。

桃漪说明来意后,李女士没有说话,低头抿了一口咖啡。

两人间安静得只能听到轻柔播放的舒缓音乐,随着桃漪沉重不安的心跳声,手中醇香的拿铁也让她觉得格外烫手。

半晌,李女士终于冷笑了一声:“呵,我早就说过,他和你在一起不会幸福的。”

桃漪并没有反驳,甚至面色如常。

她知道,此刻解释什么都没有意义。

李女士深吸了一口气,不管不顾地一股脑说出来。

“夏成蹊在和你订婚的第二天,就死于一场意外车祸。”

订婚的第二天,她和夏成蹊准备驾车去旅游,但因为一场意外的车祸,驾车的他当场死亡,而副驾的她在头部强烈的撞击和精神刺激下,失忆了。

桃漪的失忆这属于创伤性应激障碍的一种。医生建议家属不要在她这里提起夏成蹊,也不能看到和他有关的东西,因为她的神经十分脆弱,在这些刺激下可能会精神失常。

失去夏成蹊的记忆,反而是她最好的治疗方法。

她的母亲,曾经一个一个人的去恳求,希望他们能够帮忙。

可怜天下父母心,所以,所有人都在善意地欺骗她。

李女士说完了,明明是对她嫌恶的神色,可眼里又含泪,看起来温柔了几分。

桃漪看着她,试图看出她有没有说谎。

因为最近接二连三出的这些事情,让桃漪这段时间专研了一下微表情,以便通过观察琢磨出不对劲来。

李女士好像没有骗她。

于是桃漪感谢了她,站起来鞠了一躬,同她告别。

李女士狠狠地盯着桃漪,最后伸出涂着赤红的指甲的手,用力指着她的鼻子:“车祸现场我去看了,他是保护你死的,他连遇到危险都下意识的保护了你!”

“桃漪,你就是个害人精!”

大概是吧,她就是个害人精。

这也是桃漪最近难得听到的真话之一。

李女士的表情是残忍的快慰:“你要永远把夏成蹊记得清清楚楚,我所受的痛楚,我经历的钻心之痛,你要承受百倍千倍。”

这是当然的啦。

于是,桃漪对她诚心的笑了笑:“谢谢,我会的。”

我会,永远记得夏成蹊的。

但是,她好像把李女士吓得不轻。

桃漪似乎得到了答案。

但也许是她不甘心自己的爱人就此消失,总觉得可能真相还不是这样的。

她相信自己的直觉,一向很准。

李女士说的这些信息还不够,这只能解释一些事情,还有很多想不通的地方。

还有很多……奇怪的细节。

比如,现在想来,夏成蹊消失的前一天是有些反常的。

现在想来,夏成蹊可能知道他自己会消失。

夏成蹊这人总是一副很禁欲的样子,订了婚才和桃漪住在一起,可两人之间最亲密的举动也就是亲吻。

可桃漪偏偏就要去戏弄他,让他难受,明明箭在弦上,他却偏要停下来。

他总是忍得鬓角都是汗,却还是如同安抚炸毛的小猫般:“乖,等结婚以后,结婚了才可以。”

搞得她像一个渣女。

而消失的前一天夜晚,夏成蹊没有故意避开她,反而主动把她拉在怀里,温柔地在她耳边呢喃:“漪漪,等我,等我……咱们就去领证结婚吧。”

这话现在想来很是奇怪。

等他什么呢?结婚的话,其实随时都可以的。

可是桃漪那时突然有些微的困倦,她来不及仔细思考这个问题,脑海反而想着——夏成蹊是在哪个环节下了安眠药呢?

明明之前都避开了啊。

见过李女士的这个夜晚,桃漪又做了噩梦。

梦里的夏成蹊浑身是血的躺在车里,她就坐在副驾驶,伸出手想要去救他,却发现自己也满手血污。

她挣扎着从噩梦中惊醒,头疼得厉害。

她摸索着手机准备看下时间,却发现手机屏幕亮着,显示新收到了一条信息。

桃漪顺手滑开。

>>>点此阅读《救世主游戏》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