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废婿:开局就上战场

小说:历史古代

作者:爱吃辣子鸡的十八皇子

角色:罗程 李太初

简介:宅男穿越成五十两金子卖身的赘婿,开局就上战场,九死一生回来受尽侮辱折磨!
还要一次次的继续当替死鬼!
一次次被戴绿帽!
可恨!他不要这样生活下去,他可是高贵的穿越者,尽管没有系统,没有老爷爷,他也要一步一步往上爬,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不枉穿越一回。
自此以后钱图,字赵高,号孟德!

书评专区

废婿:开局就上战场

《废婿:开局就上战场》第3章 连襟免费阅读

“这位看来就是七妹的夫婿钱图了,吾名李太初,是你大姐夫。”

李太初,盘州李氏商行二公子,娶张超长女张昭君。此人相貌堂堂,温文尔雅,身材匀称,八字眉,高鼻梁,一寸须,一身淡青色书生长袍,针脚细致,束发戴冠,浑身透着股书生气,虽生于商贾之家但热衷仕途,卫国六试已过半,出仕是早晚的事。

此人是张子义出山捕获的人才。在他的力荐下,张超才同意将十六岁的长女下嫁,如今看来是一笔所获颇丰的投资。

”笑面虎啊”想象着刚才沐浴时冬雪的介绍,钱图摇了摇头。

“见过姐夫,姐夫才华横溢,明年定能蟾宫折桂,望到时多多提携提携小弟。”

“哈哈,好说好说,借妹夫吉言,如若来年侥幸榜上有名,必不相忘,来,我敬妹夫一杯。”李太初哈哈大笑,端起酒杯劝酒。

“来来来,妹夫,吾乃桥茂,是清清三姐张涵儿的夫婿,我也敬妹夫一杯。”

说话的乃是张府三小姐张涵儿的夫婿,盘州典史桥丰之子桥茂。

桥茂此人头大额阔,双眉浓长,充满粗犷的男性魅力,鼻子挺直,他那薄薄的,嘴角上翘的嘴看来也有些冷酷,但只要他一笑起来,就突然变得热情四溢令人如沐春风。

“姐夫武艺高桥,在军中更是翘楚之辈,小弟日后还需姐夫多多关,小弟满饮此杯,敬姐夫。”

钱图微微一笑,杯中酒一饮而尽。

桥茂从小酷爱耍枪弄棒,六岁拜入盘州第一宗门乾元宗修炼,跟随门中一位长老练习枪法,十六岁出师,因武艺出众又颇有关系因此充任盘州团练枪棒教习,在盘州也算风云人物。

此人于一次庙会偶遇侯府三小姐张涵儿,一时惊为天人,遂展开追求,又是走动官场关系托人上门提亲,张超得知此事顺水推舟将女儿嫁与他。

此前陛下点名侯府出丁,他便自愿前往与桥家闹了一番,桥丰更是要将张涵儿逐出家门。今次出现只怕两家早已冰释前嫌。

与两位姐夫喝完酒,钱图看向另外两位男子。其中一个身着一身青色长衫,腰束罗纹玉佩,手上戴着墨玉扳指,面容阴柔,皮肤白皙,身材修长,眯着眼睛做老僧入定状并不上前搭话,看他模样必是四小姐张巧巧夫婿人称“玉面书生”的罗程了。

罗程是卫国八大勋贵罗家盘州旁支定阳男爵罗寇之子 。精通琴棋书画文采风流享誉一时人称“玉面书生”。

张罗本为世交且世为姻亲,但因晋城侯府日渐没落,罗家主家便将分支俊杰罗程推出与张府结亲。一则以全世交之谊,二则可削分支之势,可谓一箭双雕之计。

罗程何等心高气傲本想一直推脱不娶,谁知张子义一出,晋城侯府竟显中兴之象,就连他的父亲定阳男罗寇都心动了,宗族更是向他施压,这才于三年前完婚,娶了五小姐张可可,但要说心向张家怕是痴人说梦。

钱图明白,自己一个赘婿根本入不得他的眼,估计和自己同席都觉得掉价。

“拽什么拽,我又不想巴结于你,何必这么自作清高,呸。”

钱图心底恶心不已装作不识打量另外一位。

身高约莫七尺,穿着金色锦袍,细眼长髯,低头吃菜,神色自若,偶尔抬头瞥钱图一眼,眼中满是不屑。不用想这位就是晋城侯府如今最大的倚仗,当今太子宠妃赵美人的堂弟—赵末了,他娶的是号称盘州第一美人的六小姐张彩儿。

如今钱图连襟除了在房州息县担任县令的二姐夫周涛,随父亲领兵在外镇守播州的四姐夫王书文,竟是全部齐聚,钱图可不相信是特地给他接风洗尘。这是要干什么呢?

“来,贤婿啊,你此次归来可要多待几日啊,国事艰难,清儿与你刚拜完堂就受命出征,新婚燕尔却分隔两地,苦了你和清儿啊,只是为父身体欠佳,宗儿又年幼,你几位姐夫各有职参,不得已只能指望你替为父分忧,为父心中甚愧啊”

张超说着说着进入状态,眼神分外真诚。

“五十两金子的女婿嘛?”

任张子义智深如海,张超洞测人心都无法猜到眼前的此人早已不是那个好忽悠的傻蛋。看着他们一个个上台表演,钱图觉得分外滑稽。

“岳父大人不必如此,一个女婿半个儿,本该如此”钱图连连摆手做惶恐状慌忙离座。

“果然如此!”

张子义与张超对望一眼,点了点头

“莽夫就是莽夫,略施小计还不手到擒来。”

张超连忙示意钱图坐下。

“妹夫快入座,给我们讲讲沙场之事,那征北将军果真要收你入虎威营?”李太初不愧是商贾之子,察言观色之下挑起了话头。

“是极是极,时谦将军果真要收你做亲兵?”

桥茂显然也非常感兴趣,就连其他两位也放下碗筷,竖起耳朵,八卦这种东西男女都不能免俗。

“也没什么,当时鲁军发动蚁附战术攻城,密密麻麻的敌军沿着云梯爬上城头,我守的那段被鲁国一队先登率先攻破,岌岌可危,关键时刻我挥动长矛,一矛刺穿两个敌军,又捡起一枪将他们的一个百夫长刺了个对穿,霎时间震慑敌胆,敌军惶惶,被我军趁势杀败扫下城头,时镇北不过是看我颇有勇力,也就杀了五六个敌军身上无一伤痕而已,侥幸侥幸。”

反正也呆不长 ,钱图不吝吹牛,吹牛这项技能可是他的天赋能力。

“想不到妹夫竟有如此武艺,最近事多,日后抽空得找个机会和妹夫切磋切磋,大丈夫当驰骋沙场,建功立业,博个封妻荫子,岂能老死床榻之上 。”

一提起沙场之事,桥茂两眼放光,分外向往。

“不过一莽夫尔!”

李太初、罗程、赵末三人不屑一顾,看他二人唾沫横飞,心里格外不舒服。

“哈哈,不愧是侯爷相中之人,侯爷与姑爷真个伯乐配千里马,今日之后,我晋城侯府必将重回巅峰!”

周强哈哈大笑,身历三主的他可是经历侯府的起起落落,如今中兴在望,他自然十分高兴。

“为侯爷贺,为七姑爷贺,为诸位姑爷勉,举杯。”张子义激动地举起酒杯。

“同饮”

所有人举杯,一饮而尽。

>>>点此阅读《废婿:开局就上战场》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