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灵能占卜:她从精神病院出来了

小说:现言脑洞

作者:爽歪歪啊

角色:蓝小姐 阳阳

简介:蓝鲸身负占卜系统,死后启动了牌灵‘命运之轮’的灵能,转生在了同名同姓的‘精神病患者’身上,延续了原主的人生,恶整无良继母,揭穿恶毒白莲姐真面目,狠斗无情未婚夫,手撕渣男父,利用占卜师的能力,为人改运,指引人生,一副塔罗牌,看破各异人生,万物皆可感,万物皆可占,凭着自身的灵性境界,成就一段传奇神话

灵能占卜:她从精神病院出来了

《灵能占卜:她从精神病院出来了》第3章 谈谈人生 聊聊理想免费阅读

蓝鲸叹一口气,“这几年我名声都被我那继母跟姐姐给败坏了,我要去他们的婚礼搞破坏,对我来说其实也没什么好处,只会显得我娇蛮任性,霸道妄为。”

沐阳阳恨铁不成钢。

“那你未婚夫就这么便宜给你姐姐啦?”

“那你想出来不就是为了阻止他们的婚礼吗?那要不然你出来干什么呢?那也比什么都不做,看着他们就这样结婚了好。”

“就算阻止不了,膈应他们一顿也是好的,给他们这婚礼留下一个不美好的纪念。”

蓝鲸微微一笑。

“当然是不想他们这么舒舒服服的就在一起的,只是,我觉得,这婚礼当天的大礼,当然是给他们来个震撼一点的比较好。”

沐阳阳两眼一亮,“震撼一点儿的?难道你有什么好主意吗?”

蓝鲸笑的一脸人畜无害,这收拾是得去收拾的,只不过她得委婉一点儿,她向来不喜欢无理取闹的搞动作。

这样只会把自己的形象败坏的更加一文不值。

这‘恶毒妹妹’这个形象,她得还给江芷君这个姐姐才行。

不能什么锅都让她蓝鲸背了。

“这个,还得看你爸爸配不配合了。”

“我爸?你想做什么?”沐阳阳好奇追问。

“只要我爸能够配合的,我一定让我爸帮忙配合。”

蓝鲸淡淡一笑,笑容里多了些意味深长,“这就是我跟你爸之间要谈的事情了。”

蓝鲸在沐家的别墅里没等多久,沐震山人就早早的赶回来了,匆匆忙忙的进了家门。

院里给他来了电话,说是他家阳阳把那个女人给带出来了。

“阳阳,阳阳——”

从玄关走进客厅,沐震山脱大衣的动作一顿,视线就定在大刺啦啦的坐在他家客厅里的蓝鲸身上。

“沐院长,您终于回来了,我有点儿事情,想和您单独谈一下。”蓝鲸从容自若的站起来,就那么大大方方的站在沐震山面前。

沐震山愣了愣,压根儿就没有想到他家阳阳居然是把这个女人给带到了家里来,他还以为这女人已经跑了呢。

沐阳阳哼哼唧唧的,有些不满。

“爸爸,你看看你干的这缺德事,蓝鲸姐姐明明没有病,你还把她给关起来,联合她家人一起欺负她。”

“你好好的跟蓝鲸姐姐谈,你可不能欺负她,她已经在家里受了那么多的委屈了,我可不想看到蓝鲸姐姐再被你欺负。”

沐震山神色有异,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蓝鲸。

他想不明白,这个女人不跑远点,怎么反而跑到了他家里来?

难道就不怕再被瓮中捉鳖?把她又关回到精神疗养院里去?

“蓝小姐,有什么话,来我书房谈。”他倒要看看这女人到底是耍的什么把戏,这葫芦里卖的又是什么药?

蓝鲸跟着沐震山进了书房。

书房的书桌上,摆了一对金童玉女的摆件,墙上还挂了一幅年画娃娃,画上是两个福娃,画的神韵入微,不知道是出自哪个大师之手,总之,纸质泛黄,看起来挂了已经有些年头了。

这两样廉价的物件,与奢华的书房格格不入。

一进书房,感受到什么,蓝鲸不由的打量了一眼,收回视线,心思微定。

沐震山脸上的温和不见,声色冷沉。

“蓝小姐,你倒是能耐,居然挑唆我女儿把你放出来。”

蓝鲸微微一笑,随意的坐在了沐震山的对面。

“我要不这样做,又怎么能够见得到沐大院长您的面儿呢?您这么忙,哪有时间接见我这样的一个小人物啊?您说是吧?”

沐震山作为一院之长,身居高位,气场上带着不怒自威的压迫感,六十多岁的年纪,老厉逼人。

蓝鲸淡然以对。

沐震山心里讶然,这个蓝小姐,他不是没有接触过,之前给他的感觉跟现在的感觉可大不一样,这人经历了生死一回,连性子都变了?

“蓝小姐特意跑到我家来等我,是要跟我谈什么。”

蓝鲸面对沐震山的冷厉老脸,态度随性,不卑不亢。

“谈谈我的人生,顺便——”蓝鲸目光似有似无的落在书桌上的一对金童玉女摆件上,嘴角多了丝耐人寻味的笑意。

“聊聊沐院长的理想。”

沐震山冷笑。

“拐弯抹角的,你到底想说什么?我可没时间在这儿跟你耗着。”

“行,那我就直来直去,跟您开门见山了。”蓝鲸摆弄似的,拿起桌上的那对金童玉女的摆件儿。

“这摆件,我瞧着不舒服。”

“啪”的一声响,一对金童玉女摆件自蓝鲸手中滑落,摔碎在地上,明显是蓝鲸故意摔碎的。

沐震山脸色微变,“你在干什么?”

蓝鲸无视沐震山变色的脸,走到那幅年画娃娃面前,“这幅画,我瞧着也不顺眼。”

“刺啦——”

沐震山视若珍宝,挂了多年的年画被蓝鲸一把扯下,直接撕烂。

沐震山怒不可遏,这个蓝小姐哪里是变了性子了,这是有气没处撒,把怒火转移到他沐震山身上来了。

哼,耍个小性子,就以为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吗?

愚蠢!

沐震山手刚碰到桌边的警报器,打算把保镖招呼进来,还没来得及按响,就被蓝鲸不轻不重的声音打断了。

“沐大院长,别急啊,好好的看看这摆件跟这幅画再说。”

沐震山手上动作一顿,循声望去,目光一滞,定格在那对摔碎的金童玉女摆件上,破碎的陶瓷摆件里,掉落出来了一样什么东西。

沐震山脸色微顿,愣了眼,走过去,俯身捡起来。

一个叠成三角形的黄色符纸,拿在手里细细打量了一眼,沐震山有些疑惑的瞥了一眼蓝鲸。

“这是什么?”

蓝鲸挑挑眉,“这就要问沐大院长你自己了,这摆在你书房的东西,我怎么知道这是什么?”

“你不知道,你会摔碎它?”沐震山突然一笑,反问。

蓝鲸目光幽幽的扫了一眼沐震山手里的三角形纸符。

“我之所以摔碎它,是因为我进来的时候,从这摆件上感受到了一股让我很不舒服的能量。”

沐震山蹙眉,陷入了沉思。

>>>点此阅读《灵能占卜:她从精神病院出来了》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