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神医弃女:本妃不好惹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酒酿小栗子

角色:尚云 沐锦戈

简介:云家的女子天生体质特殊,血液能解百毒。身为嫡女的云锦戈天赋异禀,却被庶妹云皎月连环陷害,夺去夫君,迫害至亲,收监地牢,频频放血,落个不人不鬼的下场。
重生至神医独女沐锦戈身上后,她暗自发誓,云皎月,既然有幸不死,我沐锦戈必将剥开你的美人皮,教你血债血偿!

神医弃女:本妃不好惹

《神医弃女:本妃不好惹》第3章 红杏出墙免费阅读

这个男人是谁?我成亲了吗?

沐锦戈仔细从记忆中搜寻。在原主中了蛇毒,九死一生后,沐覃云带着她离开国医府,到了偏远的小镇里。

在这个镇子上,一个名为尚云的小酒馆少爷疯狂追求原主,成为了她的未婚夫。但二人尚未婚配,尚云的胆子也未大到敢进入原主的闺房,公然躺在她床上的地步。

那么,现在这个床上躺着的男人,到底是谁?安得什么心?

沐锦戈心里极为害怕,但还是壮着胆子,拿过旁边桌子上的高颈瓷花瓶,高高举起后,用力拉开了被单。

看到男子脸庞的那一刻,沐锦戈被惊艳到了,这男子……长得也太好看了吧!

男子剑眉凤眸,高鼻薄唇,五官精致立体,如同上天精心雕琢的艺术品,他眼眸微张,那双眼睛此刻无神,看到沐锦戈后,却突然透着股凌厉,眯眼审视着她。

“你是谁?为何杀我?”男子厉声问道。他因受了伤大喘粗气,音色沙哑迷人。

“我要杀你?有没有搞错?”沐锦戈闻言惊讶,不知男子为何要出此言。她不敢掉以轻心,也厉声反问男子道:“我还要问你是谁呢!为何出现在我的闺房里?你是何居心?”

男子听完一怔,环顾四周,发现这的确是女子的闺房,脸上渐渐升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红。

“我只记得路过一个村落时,莫名被人追杀,后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再醒来就看到你举着那高颈瓷瓶凶神恶煞看着我了。”

沐锦戈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高高举着那足以当凶器的高颈瓷瓶。

难怪这男子会误以为自己要杀他了。

沐锦戈看到他的薄唇红中透黑,双眼浑浊充血。这说明他不仅受了伤,还被人下了毒。

看样子,他伤得不轻,是没有还手之力了,看来他说的是真的。

沐锦戈讪讪收回瓷瓶,又不放心地再次向男子确认道:“你所说的话,可当真?”

男子虚弱地点点头,晕了过去。

看着晕过去的陌生男子,沐锦戈心里极为复杂,救还是不救,这是个问题。

作为一名医生,见死不救有失医德,可沐锦戈不过是个弱女子,且此人来路不明,救他是要冒风险的。

沐锦戈没来得及考虑好救不救的问题,且听门外一阵嘈杂的响动声。

听声音,来的人不少。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沐锦戈房间的门被推开,门上的门帘串珠发出清脆的滴滴答答的声音。

紧接着,一声惊恐的女声在整个房间内炸响:“沐锦戈!!你在做什么?!”

随着女人的惊呼,一个穿金戴银的男子也掀开门帘走了进来。一进来,便冲沐锦戈吼道:“好你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沐锦戈循声望去,看到二人的一瞬间,脑中回想起了二人的身份,呵,是他们。

这男子就是尚云,原主的未婚夫,在本地比较有钱,故而恃财傲物,不守夫德,成天拈花惹草。

若不是因为沐锦戈是沐神医的独女,尚云是不会主动追求沐锦戈的。

沐神医经常去宫内给六皇子萧煜骋诊治寒毒,萧煜骋是众望所归的太子。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沐家与皇室搭上了线,未来的富贵与权势想也知道了。

尚云就是这么一个见钱眼开的人,他不见得有多喜欢沐锦戈,但却能表现得如若珍宝,把多年来把妹的套路都在沐锦戈身上用了个遍。先是甜言蜜语每天往原主的耳中灌,而后又给原主各种送礼物攻心。

原主从小没有母亲,父亲沐神医又忙于医病救人,很少陪伴原主。

先前在国医府,原主本就不是国医府的内戚,与国医府的少爷小姐们生来就有些隔阂,后面又被云皎月设计陷害,险些丢了性命。

与沐神医搬出国医府归隐小镇后,原主更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自小缺失的爱,哪里敌得过这种甜蜜攻势,很快原主就交了心,一颗心都栓在了尚云的身上,非尚云不嫁。

但这尚云花心是出了名的,抠也是出了名的。

沐锦戈从原主的记忆中看到,这尚云的嘴皮子厉害,好话哄得原主一套一套的,但大多都是些假大空的话。

至于送给原主的小礼物,呵呵。

沐锦戈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脖颈,果然,那颗心形石头还在自己的脖子上戴着。

想当初,尚云送这石头的时候,口口声声说,这石头是他在山间散步时,心中甚是想念原主,低头一看,一颗天然形成的心形雨花石就在身旁。于是他把这石头送给了原主,象征自己对原主的爱。

原主当即感动得不得了,更是相信与这尚云是天作之合。此后,这尚云无论做什么,原主都无条件支持与配合。

沐锦戈摸这石头光滑圆润,显然是被人打磨过的,再远远看那站在门口处满脸挑衅的江明月,对,就是刚刚第一个冲进房间的女子。

她长相小有姿色,不算惊艳,却有种透着骨子里的媚态,一双狐狸眼很是吊人心魂。

她是尚云的小蜜,从之前就一心想恶心原主,或是搞臭原主的名声好自己上位。

但这江明月似乎脑子不太好使,打算送给原主的桂花酒掺了泻药,竟自己亲手送了去,原主也是没心机,硬是拉着江明月共饮,搞得江明月也肚痛难忍。

七巧节,小镇的姑娘们要围在一起做七巧,那江明月知道原主不喜樟脑球的味道,还有意在自己的衣裙内兜里放了足足八个樟脑球,专门坐在原主旁边与原主搭讪,做到最后,两人都因这气味浓重的樟脑球反了胃。

基于以上两人种种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经历,大家都以为原主与江明月关系好,连原主也把江明月当闺蜜,丝毫没有察觉过此人就是尚云的小蜜,两人合伙给自己戴了顶多大的绿帽子。

现在沐锦戈又如何得知这些呢?原主的记忆里还有这么一段——

想那七巧节当日早晨,尚云捧着一只糕点盒来找原主,那糕点盒一层又一层,原主打开到最后,里面是一小块糕点铺最寻常的麻薯饼。

尚云口口声声说,原主喜欢吃麻薯饼,特意排队买来给原主的。

在原主欢天喜地将那麻薯饼吃完后,尚云开口道:“锦戈,最近我帮我爹做生意,钱都被套住了,今天要请朋友吃点饭对生意有帮助,你能不能借我点钱?”

于是,尚云花了点小钱,就从原主手上套走了一笔大钱。

七巧节就是七夕,情人相会的日子。不陪未婚妻,还能陪什么朋友呢?

当然就是他那小蜜江明月了,七巧节当日,江明月是午后才去和姑娘们做七巧的,还带了原主最喜欢的鸿福斋的点心给大家分吃。

坐在原主身边后,江明月莫名问了原主一句,相不相信世界上有天然形成的心形石头。

原主未听出话里意思,未婚夫拿着自己的钱请小蜜吃了大餐,自己还心大没看出这么明显的猫腻,还在傻乐。

不再想原主的记忆,沐锦戈把思绪拉回到现实,再看现在站在门口的江明月,那脖子上分明挂着一颗与原主脖子上挂着的一模一样的心形石头。

呵呵,合着这尚云承包了块石头地,堪称是心形石头生产专业户吗!

果然,沐锦戈还没开口,江明月就捂着脸哭出了声:“沐锦戈,尚云哥对你那样好,你为何要红杏出墙?”

围观的人原来越多,有热闹任何人都是不想错过的。

沐锦戈撇撇嘴,转到身边昏过去的男人身侧,一把扯开他的衣襟,在众人惊诧的眼神中,拿起桌上的银针,快狠准朝男人几个穴位扎了下去,男人睁开了眼,坐起身忍不住一声咳嗽,吐出了一口黑血。

沐锦戈平静道:“毒血已攻出,你可抬眼看看,这里有没有之前害你的人。”

众人恍然,原来沐锦戈是在给伤患治病攻毒啊。

且看那吐出污血的男人唇色已然慢慢恢复正常,眼神也渐渐凌厉起来。

>>>点此阅读《神医弃女:本妃不好惹》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