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我在地府当咸鱼

小说:现言脑洞

作者:箜空空箜

角色:城隍爷 白无常

简介:苏秀难产而亡,走到地府才发现自己本不叫秀儿
做人太难了,呢还是做个鬼吧,做鬼太闲了,我得给自己整点乐子!
例如让自己的男人穿到霸总小说,自己当咸鱼度假?!
卿墨贤:???!虽然我不是人,但是你是真的狗!“我怎么才能找到你?”
“就是看起来最傻(划掉)最可爱的那个就是,再说不是有那个什么灵魂感应,睡一觉就明白了”
于是乎就有了霸总追小白,修仙爱小白,大家都爱小笨蛋??!

书评专区

追的真累啊啊啊啊:继续努力加油

我在地府当咸鱼

《我在地府当咸鱼》第3章 城隍庙免费阅读

带队伍的小伙,就是那个戴白帽子的,上面写着你也来了的!其实我知道他是谁,就是那个神怪小说里的小白。白无常大爷

我的前面就是三泉,后面的队伍眼看着越来越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动,感觉像是漫无目的的飘着。

三泉说他昨天喝了点酒,就睡了一觉,不知道咋就死了。他家里还有孩子,真是上有老下有小啊,他怎么就能没了呢。

我说我才惨呢,我啥都没干就死了。

“年轻人,你抬什么杠呢?啥都不干,不好吗?”

“哦,好像还行”

我有时候觉得我挺幸福的,有时候又觉得挺悲哀的,毕竟啥也不会啊。别人给安排什么就是什么,虽然偶尔有点想法,但是我知道都实现不了。小市民啥也不会,也没钱,关键是懒啊。

生活也不像故事,说去学个技能,几个月就能学会了,平日里也没得空,生活日常都消耗完了,哪有心情学习。也就是我上学的那几年里,不用操心吃穿,还能平平稳稳的学习。

我们正唠着嗑,就发现队伍动起来了,也不知道是缓缓还是迅速,反正都是飘起来了。

四周都是雾蒙蒙一片,灰色的雾,也不知道是哪儿。

只一行鬼在车里飘。

隐约有一盏橙黄色的小桔灯在闪烁,使我能够看到方向。

待走近一看,拿着灯笼的是一个少女,红衣短裙,梳着双马尾,面容皎洁,大家都唤她萤。再看那灯笼,活生生一只大恶鬼,面容狰狞,血盆大口,好似见鬼都要咬一口,里面的火光忽闪忽闪,好像都要挣脱了。

“你好,请问这是哪里?”

看着少女面善,我出声询问。

“前面就要到城隍庙了,记得听讲哦,我是来查人数的”萤手里拿着个凶巴巴的灯笼鬼,呜呜呜的响着,就好像有什么在挣扎。

我以为只有几个人在等公交车,带我们去,结果人家说是有1000多人,要自己飘的。

有的人心里压力大,哦不是,怨念太深走不动,就像是三泉,总觉得自己还有好多事情做,不能就这样死了。然后飘起来就飘的慢,像我这样吃嘛嘛香的,飘的就快了不少。

不过我飘快了,也没个方向,我哪敢瞎飘,听说最后面还有一个戴黑帽的鬼,拿着个正在抓你的牌子。本来我是有良民证的鬼,万一太飘了,被恶鬼吞了可咋整。那可真真的over了。

我心想一千多人,得多长的队啊,要是有人飘走了,岂不是带着后面一队人都找不到了,后面跟着的不都得没了。就是有人跟着也没用啊!

视线所及,只有三泉,我得赶紧开导开导他,好找到领队的无常去城隍庙报道。

“人死如灯灭,你再纠结有啥用”

“我还想再挣扎一下”

“你咋挣扎,又没有网”

“就是感觉不应该是这样的,有点悲哀”

“快别想了,要是掉队了,悲哀就变悲剧了”

“我都死了,还不悲剧吗?”

“死都死了难不成还能再死一次?!”

??!好像我不太适合劝人,三泉飘的更慢了,而且好像有点尴尬。

不行,我得再接再厉,就这进度,啥时候我能写(划掉)飘到城隍庙啊!

“你想啊,你要是早点报道,就能早点投胎,然后就能帮家里减少负担。”

“早到了就能比别人多一点学习的机会,然后说不准就能福泽后代呢。”

“你这么辛苦的挣钱,为的还不是子孙后代,还不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你现在磨叽了,以后岂不是只能跟没有神志的鬼一起厮杀了吗?”

也不知道是我念叨的有用还是啥,反正一须臾就到了城隍庙,还是我老公家县城里呢个。

只见上面写着桃县城隍庙,不知道怎么形容,就是感觉像个庙。

现代人见的庙少,至少我以前感觉呢个庙就是封建迷信,因为会让你吃土,吃香灰,吃莫名其妙的东西。谁知道有没有用。

里面的供奉并不是死物,像我在世时看的城隍爷像不一样,我在世时,就像是一个小土地庙,只有不到腰身呢么高,里面的像是慈眉善目的,道骨仙风的,是老爷爷。

而我们到的,是非常宏大的寺庙,里面的柱子都有99八十一根多,顶上更是黑不见顶,只能看见门沿上画着的红漆。

里面也没有神像,就是一个特别大的盘腿坐着的神仙。只能说是神明,因为我觉得不会有别的人了。

神仙都是好看的,因为我根本看不清面貌,只能看到满身的光,好像是肥头大耳的,肚子大大的,穿的官服,就呢种一看就能看出来古代的呢种,不是现在燕尾西服能比的。

只见地面上铺着许多的蒲团,应该是让众鬼听讲的,不知道是讲什么经。

感觉应该是让大家放松,然后放下执念投胎去的吧。

我觉得人生活的时候,追名逐利呢是生活所迫,死了没事了还能有啥执念,就是有见不着摸不到,过不了一会不就没了。

我坐上了三泉旁边的那个蒲团,才发现我想的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人家就没有在念经。

蒲团就像个翻译器,能够翻译神仙说的话。还能起到登记的作用。

城隍说“你们既然已经来此地,就代表着过了明路,是登记过了的。不论是诈死、身死,还是游玩的都要登记,不然就要扣善恶点,善恶点至关重要。”

“过了城隍庙,表明地界,就要传送到地府了,待到人齐,便送你们一程,就可到酆都城”

酆都不比城隍,如果说城隍庙是地级市,呢么酆都就是首都,是阴间的政治文化中心。而善恶点就是衡量能不能去酆都的关键,就想是大家都可以去首都旅游,但是只有少数人才可以住在首都。

虽然村里和城里都可以安家落户,但是明显城里的条件好一点,这就是我妈妈不愿意我和我老公结婚的原因。

不论办什么业务,不论如何死亡,大家都要去酆都,因为会有马面分配住宅,还会有审判和街景,甚至还有商铺和娱乐,各种各样的办公场所。

我虽然不明白鬼有啥可娱乐了,难道鬼界还能有娱乐圈??!太傻了吧,大家一起听鬼哭狼嚎??!但是我还是很期待!!

>>>点此阅读《我在地府当咸鱼》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