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报告女皇:您的小娇夫又跑了

小说:玄幻言情

作者:沐叶圆圆

角色:本君 长公主

简介:【女强+双洁+双强+甜宠+爽文+深海水族】
他莹润剔透如水晶,坚韧高洁。
而她妖冶惑魅似烈焰,专烧他这块难摧的晶石。
为了得到他,无所不用其极。
迷药皮鞭阵亡之后——
她一手捏起他的下巴,一手拿着夺命蛊虫。
“你乖一点,好好从了我,我就不对你使它。”
后来,换了身份的他华丽回归——
一手轻抚她的脸颊,一手握着她心腹的性命。
“你乖一点,好好从了我,我就饶了她。”
【友情提醒:先出场的不一定是男主哦

报告女皇:您的小娇夫又跑了

《报告女皇:您的小娇夫又跑了》第3章 疯批对疯批免费阅读

月行一惊,刚回过头去,又听嗷地一声怒吼,四周震了一震,一个巨兽以地动山摇之势,往己处扑来。

那巨兽全身赤红,身形似豹,额间长出一只长角,后面有五条尾巴,是深海之中最嗜血也是最难驯服的神兽海狰。

眼见它张牙舞爪到了跟前,月行连忙就地滚开,海狰那双利爪贴着她的脸庞划过,扑到首领侍卫身上,张着血盆大口撕咬起来。

月行万万没有料到,会在这时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还是这等难办的神兽!

她脑子飞速旋转,快速思索着对策:

海狰最可怕的便是那满口獠牙和尖利的大爪,上它的背!让它不能正面撕咬!

主意一定,趁着海狰被血腥味吸引,她悄悄转至一侧,伺机而为。

当它吃完首领侍卫,扑到下一个尸体身上时,她瞅准机会飞身而上,往它的背部骑来!

谁料一个黑影闪过,先她一步落于兽背,抓住海狰长角用力一扳,海狰受力,狂吼一声,整个身子高高立起。

月行骑了个空,踩着兽身借势一翻,回落原地,站稳之后,方看清来人。

来人是个年轻男子,一袭黑色锦袍,五官深邃轮廓分明,眉骨高耸,隐隐透着一抹邪气,目若桃花,弯弯的眼尾勾出一片风流。

偏偏他神情冷峻,那垂感极好的光滑锦袍又大开领口,斜斜露出大片脖颈锁骨来,极是放荡不羁,令整个人看起来深沉又妖孽,阴冷又狂狷。

海狰在他手下不得自由,一双铜铃般的琉璃眼冒着怒火,满嘴的白色尖齿染着红鲜血,森然可怖。

但见黑袍男子不慌不忙,肩膀微微一抖,周身散出一圈浓重的真气流,向海狰压迫而来。

海狰抵受不住,身子一下弯了下来,紧接着,又一个光环笼套自他手中罩来,笼住海狰的血盆大口,越缩越小,将它的利齿收在其中,逐渐变得温顺,乖乖伏在地上。

黑袍男子冷哼一声,戳了一下它的脑袋。

“本来这些蠢才给你吃了也没什么,可你不听话,我就偏不给你吃,饿你一饿。”

“主君!”

一名侍女带着一群侍卫赶了过来,见了这场面,捂着胸口一阵后怕。

“还好没事,这海狰太难驯了,主君,不如您换个神兽玩吧。”

“不换。”

黑袍男子干脆地拒绝,拍拍海狰的脑袋。

“它越难驯,我越喜欢。”

说完,他的目光落在月行身上,似醉非醉的眼眸透着精光。

“一人灭我一队,你好手段呀。”

刚才他原本在山上逗自己的神兽玩,谁料海狰被血腥味吸引,狰狞着往这边而来。他立即追上了它,牵住它的缰绳,就这样在高处看见了她。

她一袭红衣逶迤拖地,慵懒地倚着礁石,悠哉悠哉的旁观自己的侍卫队自相残杀,然后再漂亮的杀死最后一个人。

他当时忍不住鼓掌,在这个当口,海狰脱缰而出,朝那堆尸体奔去。

月行刚才听着侍女唤他主君,再看他打扮,便已猜出他的身份:西汜新任国君洛城。

传说中海底最年轻的国君,原身是一头凶残的巨齿黑鲨,在一众兄弟里杀出王位,喜怒无常,狂野乖张,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月行很清楚,在他这种级别的王者面前,“中毒”这类小招,已经不够用了。

“身处绝境,为了活命,自然什么都干得出来。”她一脸坦然。

“哦?”

他微微挑眉,唇角漫出轻佻的笑意。

“那本君很好奇——”

话音未落,他的人已如鬼魅般到她面前,月行还未反应过来,便觉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掐住自己脖颈,整个人被高高举起。

他看着被掐得满脸通红的月行,笑得肆意妖邪:

“此时的你,为了活命又会做出什么呢?”

“我、我是——北冥——长公主。”月行艰难的吐出这句话。

洛城一怔,手劲微微松了些。

趁着这口气,月行赶紧道:“我知道北冥国君的秘密,可以帮你吞掉他!”

洛城眼神一动,彻底松开了她。

月行跌坐在地,弯下腰来,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轻揉疼痛的脖颈。

海底四国,东莱最强,北冥最弱,西汜南交居中。洛城野心勃勃,若能吞并北冥,本国实力必会大增,可与东莱一争高下。

这实在是个不小的诱惑。

月行深知权力之于男人的价值,生死关头,便赌这一把。

悄眼看去,洛城负手而立,背对着她低首思索。

他在心动。

月行心中暗暗微笑。

“北冥国君的秘密,你怎会得知?”他回过头问。

“我若不是撞破他的秘密,又怎么会被他残忍血祭呢?”月行反问。

洛城那双桃花眼在她脸上细细打量,分辨她的神色。

“你是他的女儿,他舍得拿你血祭?”

月行唇边现出一抹讽笑:

“北冥长公主,历来担着野种的骂名,主君不会没听说过吧?”

“好。”

他捏起她的下颚,温热的气息呵在她脸上,俯视着她。

“那你告诉我,你撞破了他什么秘密?”

她嗤笑一声,轻轻摇了摇头:

“现在告诉你,万一你卸磨杀驴怎么办?”

“嗯?”

他眼神如刀,手指猛地用力,捏得她下颚生疼,齿间顿时出血。

“你在和我讲条件?”

“对。”

她忍着疼痛,冲他绽出一个挑衅的笑:

“好好留着我的命,我自会一点点让你看到我的价值。否则,你现在就弄死我,什么也别想知道。”

洁白的贝齿间溢出血丝,与她的红唇融为一体,看起来冶艳妖异,迷魅人心。

他情不自禁的松开手,温热的指端划过她的唇瓣,那微妙的触感在他心里生出一丝痒意,蠢蠢欲动。

低眼瞥去,她腕间的海洋纹还在,他的唇角勾起邪魅的笑。

“好,今晚,本君就要看到你第一个价值。”

月行微微一怔,琢磨着他是何意。

“红露。”他唤随行的侍女,“把她梳洗干净,给本君送来当玩物。”

*****

这名叫红露的侍女很是尽心。

不仅给她洗得干干净净,还在她身上蹭破的伤口处一一抹了药膏,最后挑了一件绛红薄纱长裙为她换上,挽上一个松散的发髻,对镜夸道:

“好美,姑娘是我见过穿红色最好看的人了。”

月行拿起桌上药膏:“我可以带走它吗?”

“当然。”

红露以为她担心洛城动粗,便温声交待:

“姑娘别怕,主君的性子是喜怒无常了些,不过你只要顺着他,哄得他开心,他就会疼你的。”

“知道了。”

月行语气淡淡,将那瓶药膏揣进怀里,起身随她往寝殿方向而去。

这里只是海神山分属西汜的行宫,因此整个宫苑并不大,很快便到了地方。

殿外,神兽海狰盘卧在门口,闭目休息。

殿内,水汽氤氲,香气缭绕,洛城坐在水池里,几名侍女跪在池边,伺候着他沐浴。

“主君,人到了。”红露禀道。

众侍女退至两侧,露出洛城挺拔的裸背,结实的肌肉线条,夹杂着道道伤疤,散发着狂野的性感。

洛城头也不回,浮薄地勾了下手指。

“过来。”

红露轻轻推了下月行,示意她过去,月行面无表情走了过去,坐在他的身边,等着他的下一步指示。

后颈猝不及防的被他的大手抓住,将她整个人斜带到他健硕的胸膛前。

“今晚好好表现,把本君伺候好了,就暂时留你小命。否则——”

他冷冷瞥向她,眼底一片凉意。

“就把你赏赐给我那些属下,在他们玩腻之前,若还不讲出秘密,这场游戏你就没有玩下去的资格了。懂?”

“知道了。”她仍是这三个字。

松开,坐稳。

他的命令传来:

“伺候本君沐浴。”

月行拿起一块白巾,慢悠悠帮他擦洗起后背。

红露带其他侍女退出大殿,只留他们两人。

“主君。”月行开口,“如果我表现好了,封我做个王妃如何?”

“王妃?”他微微侧过脸来。

“我想明白了,你年轻英俊还是一国之君,放眼四国也无人可比。做你的王妃,不比当那劳什子公主强?”

他对这番话很是受用,身子后倾,换了个舒服的姿势。

“这倒是,除了本君这里,你没有更好的去处。”

“哼,他们从前看不起我,待我成了王妃出现在他们面前,一定惊掉他们的大牙,看他们谁还敢欺我辱我?”

他慵懒地支起右臂,轻轻撑着自己下巴,笑眼睨向她:

“可喜欢本君的女人多的是,凭什么要选你做王妃呢?”

残留着水珠的右臂上,是一大片蓝色波浪纹,自腕间延至肱二头肌,形成一汪引人注目的海洋,昭示着他的地位与战绩。

月行不以为意,笑道:“凭我能带给你惊喜。”

“惊喜?”他眉毛一挑,来了兴趣,“什么样的惊喜?”

“你在此稍候,待会儿就见分晓。”

“好。”

他含笑吐出这个字。

月行再无顾忌,扔掉手中白巾,袅娜起身,悄悄抱了他的衣服缓步走至外间。

拔簪,如瀑乌发散乱下来......

一切就绪,她又来到殿外,对着门口守着的红露道:

“主君让你带人去采一百只凤尾螺来助兴。”

“是。”

红露虽然不解,但还是听话地带人离开。

月行又接着对看守的几名侍卫道:

“主君让你们去抓一只大王乌贼来助兴。”

众侍卫亦是不解,但见她发丝凌乱,衣衫蓬松,便以为是要和国君玩什么闺房花样,且红露都带人去了,他们便无异议,也应了声,全部出海抓乌贼去。

殿外再无一人。

月行唇边方漾起笑意,来到庭前的珊瑚树前,折断一根长枝,然后纵身一跃,骑在正在熟睡的海狰背上,掏出怀里一团染血的纱布,缠挂在枝头,右手持着另一头,令那团血纱稳稳悬在海狰脸前。

浓重的血腥气传入海狰鼻中,攸地唤醒了它。

嗷——

它一声咆哮,再次舞起利爪,尖牙却难张开。

先前洛城为了惩罚它,在它嘴上安了笼套,反在此时阴差阳错地帮了月行的忙,不必担心它会一口吞掉血纱,以致前功尽弃。

声音传至殿内,洛城欲要起身,却发现架上衣服尽数不见,此时他全身赤裸,也不好出了水池驭兽,只得大喊:

“来人!”

人没有来,兽先来了。

嘭!嘭嘭!嘭嘭嘭!

它以熟悉的地动山摇之势一下下踩踏着殿顶。

轰隆——

水池上方的殿顶塌陷一块,大大小小的石屑如水花般溅开,洒了一池,就连他自己,也落的满身都是。

他怒气冲冲抬起头来,要看看是哪个不要命的惊了神兽。

却见坍塌的洞口上方,清凉的海光映照下,她一袭红纱飘扬,姿态傲然地骑在海狰背上,居高临下俯视着他,眼神睥睨,音若寒冰:

“要本皇伺候,凭你也配?”

言罢,她左手一勒缰绳,右手挑着断枝血纱,引着海狰潇洒远去。

这巨型水晶罩为法力所凝的结界,因此除了正门之外的地方,只有高手才可随意出入。

而神兽之力,等同于高手。

月行驭着海狰轻而易举穿过水晶结界,来到外面的海水之中。从海狰背上翻身跳下的同时,将那纱团远远一抛,看着海狰追逐远去。

按例,水族一进海洋,便会自动恢复原身,但此时海水中的她,却依旧是人身,显然不是纯正水族。

“还真的是野种?”她望着自己的手臂发出疑惑。

无暇多想,她得抓紧时间去下一个地方。

浮游林。

这里滋养着各种成灵的巨型水母,供水族之人收服采撷,当做海轿在海洋通行。

月行人身,游在水中太过瞩目,找个水母藏于里边,是出海的最佳选择。

绵密的海草群随着水波轻轻摇荡,五光十色的各式水母飘于上方。月行扫视过去,却都是些未长成的小水母,她又向前游去,穿过一片红珊瑚林,终于看到一只美丽的巨型紫海刺水母。

紫色条纹遍布外伞,触手拖着伞轿漂浮前进,远远望去,就像一条梦幻的紫色长裙,在海水中飘荡舞动。

月行心下大喜,连忙游到它身前。

按照惯例,只要喂下它自己的血,便能为己所用。

她咬破自己食指,伸出手臂绕过巨型触手,将指端往它巨唇上放去,不料对面也伸出一只手来,在唇的另一端喂血。

“谁?”月行一凛。

对方闻声也是一凛,手指微微一颤。

正在此刻,两滴血同时落入水母口中,它显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一时间难以适应,触手一甩,整个身子后漂出去。

月行与对面的人正好打个照面。

看清对方,两人同时愣住。

因为,他也是人形。

>>>点此阅读《报告女皇:您的小娇夫又跑了》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