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甜撩满分的大佬出山后,杀疯全球

小说:现言脑洞

作者:雨村泡脚的大张哥

角色:秦疏 曹雪芹

简介:秦疏死了四千年,死后化成鬼混飘荡在地公里,飘着飘着就成了大佬。
燕山震裂,秦疏欢天喜地的从地宫跑到山下村子里附身在了个没人爱没人疼一脑袋撞死的小可怜身上,顺手捡了一只肥的流油好似那黑熊精的大黑猫铁牛。
小可怜没成年家里漏风又漏雨日子过的紧巴巴,裤兜比脸都干净。
铁牛:你的陪葬品呢?
秦疏:还陪葬品,要不是我机灵,骨灰都没得剩。
钱财他是身外之物……个屁啊!
她要脱贫,要致富,现温饱在奔小康!

甜撩满分的大佬出山后,杀疯全球

《甜撩满分的大佬出山后,杀疯全球》第3章 别说了,我去免费阅读

虽然不是自己的女儿,但曹雪芹爱丈夫至深,也就爱屋及乌了。

秦疏听得直吐舌头,这特么是什么狗血桥段。

还有爱屋及乌是认真的吗?!

“疏儿,你就跟阿姨回去吧,你小妹妹也很想念你,你爸爸这些年一直没有放弃寻找你,幸好老天有眼,终于找到了你。”说着,曹雪芹又忍不住哽咽起来,她目光怜爱:“你和爸爸长得真是一模一样,跟阿姨回去吧,咱们一家要团团圆圆。”

“阿姨刚刚来之前已经在村子里打听过了,你在村里这都是过得什么苦日子,吃糠咽菜,那个女人怎么能这对你!我可怜的疏儿啊!”

“家里一直给你留了个房间,是专门给你的,有大窗户大阳台,你还可以跟你小妹妹一起上学,把你缺失的童年补回来,想要什么阿姨都满足你,回到家,你就是全家人的小公主,在也没有人把你看低了去!每个月阿姨都会给你一万块的零花钱,想买什么买什么,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好不好,疏儿?”曹雪芹一脸期待的看着秦疏。

而秦疏则是猛地握住她的手,眼睛亮晶晶的:“别说了,我去!”

一万块钱零花钱啊!

想买什么买什么,想吃什么吃什么,还有大窗户大阳台大别墅!!

做梦都特么笑醒了!

对于秦疏的果断,倒是让曹雪芹愣了一下,这丫头,这么好骗吗!?

“好孩子,好孩子……”曹雪芹拍着秦疏的手,一脸欣慰:“等你回家了,你小妹妹和你爸爸一定会很开心的。”

曹雪芹希望秦疏立刻就走,但是秦疏要把铁牛带上,可是坐飞机托运猫是要检查的,今天肯定是来不及了。

“疏儿啊,这猫有啥好的,看看这样子,长得活像是偷袈裟的黑熊精,回到燕京,阿姨再给你买一只,你想要什么样子都行!”曹雪芹劝说道。

秦疏哪能同意,就算是偷袈裟的黑熊精,也是自己的黑熊精,她要是走,肯定是要把铁牛一起带走的。

曹雪芹见秦疏说不动,顿时心里来了一股火气,想要发作,可是一想到家里的娇娇儿,又硬生生的忍了下来:“那,那你想怎么样啊?”

死丫头,和她妈一样难说话,要不是还有点用处,她就是死在这儿她也不带看一眼的。

秦疏掏出手机,打开微信二维码,嘿嘿笑道:“你把钱转我吧,我等给铁牛办完托运手续就去燕京了。”

曹雪芹气得差点喷出一口血来,这死贱皮子,真会折腾人,这转少了没诚意,转多了又心疼。

给这个死丫头花一分钱她都心疼!!

她死死攥着手,阴狠的想道:等到燕京看我怎么收拾你!

曹雪芹转了账,又把地址告诉了她,还一副依依不舍的模样:“疏儿,你可要早些过来,你爸爸想你想的都要疯了。”

秦疏看着微信余额多出来的一万块钱,笑的跟朵大喇叭花儿,一边送她往外走,一边连连答应:“你放心,我肯定一办完手续就去。”

直到上车前曹雪芹依旧一副依依不舍,期待的模样。

等上了车,摇上了窗户,才一脸嫌弃的拿着湿巾擦手:“死丫头,跟她那个死妈一个样儿,要不是还有点用处,看她一眼我都嫌脏眼。”

她越擦越烦躁:“也不知道能不能擦掉手上这穷酸味儿!福伯,快点快车!我要回酒店洗澡,一想到抱过秦疏我就恶心!”

曹雪芹自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却不知道她说的话一字不漏的落入了秦疏耳里。

秦疏冷冷一笑,根本不当回事儿,躺回摇椅上继续晒太阳,铁牛像是个小炮弹一样跳到她肚子上:“小猪羔子,你自己多重没点数吗?!你要压死我啊!”

铁牛在她肚子上窝下,忽然问:“你就这么信了?万一骗你咋办,在把你腰子掏了。”

秦疏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铁牛油光水滑的皮毛,淡淡的道:“谁掏谁腰子还说不准呢。”

曹雪芹刚走没多久,门口忽然出现两个两颗脑袋,正在往院子里张望。

秦疏一瞧,是村里的年婶和花婶,这俩老太太,估计是看见秦家来人,想过来八卦了。

“来都来了,还在门口鬼鬼祟祟的。”秦疏高声道。

花婶二人知道自己被发现了,也不藏了,扭着腚走进来:“哟,晒太阳呢,这天是不错哈!”

“还行。”秦疏摸着铁牛,懒洋洋的说。

二人搬了板凳坐下,立刻开启八卦模式:“刚刚婶子看你家停了辆车,来找你的?”

“你这话说的,都停我家门口了,不找我找谁?”

花婶儿被噎了一下,心中暗暗腹诽:这死丫头从两年开始怎么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以前唯唯诺诺的,谁都能欺负一脚,现在不仅不怕人,说话还能噎死个人。

“我这不是担心你嘛,你说你一个人住,万一在出点啥事儿可咋办?”花婶儿讪讪笑了两声。

“害,您要真担心我,给我转点账,微信,支付宝,银行卡,现金,我都行。”秦疏笑嘻嘻的说。

花婶儿又被噎了一下,气这死丫头片子还真敢说,自己有钱能给她?!不知道哪儿来的野种在村里扎了根,一天跟个孤魂野鬼似的,一副死人脸,看着就晦气!

年婶儿见老姐妹吃了败仗,立刻出去顶上:“丫头,这家家户户都不好过,也不是婶子说你,一天待在家里就种那么点菜,你要出去电子厂上个班,能把日子过成这样儿?在说了,这也不知道哪儿来的人,再把你给骗了,卖到山沟沟给老瘸子当媳妇儿,你可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这二人以前没少欺负原主。

秦疏依旧一副嬉皮笑脸:“您说的真对,是该小心点儿,不过比起我,您二位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我听说大牛又去赌了,啧啧,不知道这次得输多少,上次砸锅卖铁,这次估计要卖肾卖血了哦。”

>>>点此阅读《甜撩满分的大佬出山后,杀疯全球》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