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修真界活着的那些日子

小说:玄幻言情

作者:大朋友的问号

角色:洛蘅 云伯

简介:天生万物,却将万物视如草芥,在这求仙成道的世界里,谁又能真正超脱世外;众修士眼中的天命之子不能,拥秘法揣神器的天灵神女也不能,汲汲营营献出灵魂的狂人更加不能。
“既如此,倒不如舍了这道,做个红尘中的俗人,抛去念想,潇洒一生。”
“那我只好做个提包赶车的小跟班,舍命相伴咯。”

书评专区

用户44064809:超喜欢..

。:好看不火。

大朋友的问号:我的书,好看!

在修真界活着的那些日子

《在修真界活着的那些日子》第三章:弟子大选免费阅读

七日后,灵犀山弟子大选。

天色初晓,灵武殿演武场上却已经人头攒动,人声鼎沸,然因着灵犀山的严苛规矩,倒也算井然有序。

打眼望去,无论是内门弟子还是外门弟子,脸色都有些激动。

尽管只是门派的弟子大选,但依照本门规矩,弟子大选为期三天,两天为正式比试,最后一天门中弟子可自寻人进行切磋,更有甚者,还可能得到德高望重的诸位长老指点,这可是异常难得。

灵武殿位于灵犀山的中部,整座大殿呈圆拱型,此殿近乎平均的将灵犀山分割成八个部分,其分布犹如一个太极八卦。

殿内中部一周设有坐台,供弟子观看比武,底部所设高台则是众弟子比试的地方,高台长宽均为四丈,高台周围可供比试者观赛;殿宇的正前方座位乃是门中长老位置。

与其他门派的弟子大选不同,灵犀山的弟子大选虽然是外门弟子和上山欲拜入门中的修真人士之间的比试,但中途若有修为较高者,想要与内门弟子比试也无不可。

从往年的弟子大选来看,外门弟子修为高于内门弟子者并不多见,但是能够一探自己的修为并得到长老们的指点大概比成为内门弟子还要令人兴奋,要知道,若是修为等级达不到,就算是内门弟子也极少见到长老。

虽然长老们会出席弟子大选,但是并不意味着长老会从弟子中选出亲传弟子,大多数都是门中师叔辈的弟子进行挑选,比如灵渊微。

但是灵渊微如今还无意收弟子。

“请诸位师兄弟稍安勿躁,弟子大选即将开始,长老们便要到了,参与比试的弟子在比武台下等候。”

高台上,一恭谨有礼的清秀弟子如是说,自然,为了所有人都能听到此话,话语中注入了内力,一听便知这名弟子修为不差。

灵犀山后厨内,云伯那喋喋不休的声音已经不知响了多久,然而洛蘅却仿佛充耳不闻。

盘腿坐着,两眼放光的盯着手中正滋滋冒油的乳鸽,虽然看着那鸽子已经忍不住咽了几下口水,但是还不是时候,洛蘅摇摇头,继续支着头烤着。

今日大选,各弟子皆去了灵武殿,此时,这后厨之中只有云伯和洛蘅在。

“哎呦,洛蘅啊洛蘅,你说你怎么如此不思进取,你要是再不去弟子大选可就开始了,到时候你再后悔可就来不及了,虽说你修为不高,但是你长得好啊,说不定哪个不长眼的就喜欢你这样的,这样算来,你可比那些个歪瓜裂枣胜算大多了,还有…”

“啧,这灵犀山还真不错,养的鸽子竟也这么肥,幸好不禁口腹之欲。”说完兀自吃了起来,也不管云伯。

云伯旁边说了半晌,见洛蘅没反应,实在气急,复又闻到这鸽子的肉香味,瞧着那被烤得外焦里嫩、滋滋冒油的肉,咽了咽口水,腆着脸道:“你这小子,忒不厚道,你,你给我一只呗。”

“您说的正起兴,我怕打扰您的思路。”洛蘅貌打趣道,却把树枝上的鸽子摘了一只递过去。

云伯吃了一口,咂咂嘴,叹道:“要是有壶酒就好了。”

洛蘅没理他。

吃着吃着,云伯忽然呆住,想了想,愣愣的看着洛蘅,问:“你刚说这是什么肉?”

“鸽子肉啊,怎么了?”

“这这这…哪儿的鸽子?”云伯有些急匆匆的。

洛蘅咬着鸽子肉,不明所以。

“怎么了?我在闲云阁打扫的时候捡的啊。”

“捡的!!!你你你…你在这灵犀山三年了,何时看见过鸽子啊。”云伯手戳着洛蘅额头,含胡不清的说。

“那大概是从外面飞进来的吧,不就是两只鸽子吗?它自己都飞到我跟前,我也不好意思不吃啊。”

“灵犀山设有结界,哪儿的鸽子有这么大的能耐能冲破结界,我看这鸽子,十有八九是那三师叔养的灵鸽,灵犀山只有他在养鸽子。”

洛蘅又咬了一口鸽子,有些无所谓,只要没被抓包,是谁的都不重要。惬意的转头往外看去,忽而目光闪烁起来,望着拱门处那道身影:“哈,我觉得十有十是那位三师叔的。”

云伯疑惑的看着他,洛蘅赶紧抢过云伯手中的鸽子,连带自己那份一块儿手脚麻利的丢到炉火中了。

此时,灵渊微踏步而入,目光不明的盯着洛蘅身前的碎骨头。洛蘅顺着他的目光低头,十分心虚的用手将那碎骨扫到火炉中,并说:“三师叔坐,哈,坐。”

云伯早已龟缩在角落中,一脸不忍直视,但终究不敢说什么。

灵渊微盯着洛蘅,就在那儿一动不动的站着。吃了人家的鸽子还被抓包,实在是尴尬至极。

“对了,三师叔今日在这儿有事吗?弟子大选快开始了,我先走了。”说完就准备逃之夭夭。

然而灵渊微的剑却横在了身前,虽未出鞘,洛蘅也能感受到凛凛寒意。

洛蘅看向灵渊微,灵渊微看了他一眼,目光又转向了地上的狼藉,这意思不言而喻。

“呃,这只小鸡太小了,今日已经没了,三,三师叔如果想吃,改天弟子给师叔送去。”一边说着,一边将那剑拨开。

眼瞅着那剑纹丝不动,洛蘅无法,只能把三四年前的老招拿出来再用用了。

只见他一把抱住了灵渊微的大腿,哭叫着说:“三师叔,弟子,弟子不是故意吃你的鸽子的,今早弟子正在闲云阁打扫,谁知就有两只鸽子飞到我面前,弟子寻思着怕是哪家养的找不到路了,轰了两下,它们也不飞走,弟子昨晚在后山密林修习,今早起来饿得慌,我就,我就,啊…三师叔,弟子不是故意的,弟子不知道那是您养的灵鸽。”

门中弟子大多都是谦恭有礼的,灵渊微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一时间不知所措,皱着眉想往后撤,洛蘅却不撒手,死死抱住他。

“三师叔,三师叔你原谅我吧,你不原谅我我就不起来,就跪在这儿给师叔的鸽子赎罪。”

说着说着,那眼中当真掉了眼泪出来。

这简直就是灵渊微生平仅见,哪有大男人动不动就哭呢。灵渊微望着那双泛红的眼,还有那颗缀在眼尾的痣,竟还有些不忍。

两厢正在纠缠,洛蘅心虚的睁眼,想瞧瞧灵渊微的表情时,突然发现自己眼前多了条蓝色丝带。

这丝带的样式有些眼熟,洛蘅怔愣了一下,突然想起来:这不是参加弟子大选的弟子需要佩戴的吗?灵渊微这是特意……

灵渊微见他未动,低头将那丝带给洛蘅系上了,随后,又转头看了看那地上的碎骨残渣,微不可察的摇摇头,洛蘅心虚的傻笑了两声。然后便见对方不染纤尘的走了。

洛蘅则在原地,右手轻抚丝带,面上有些一言难尽:唉,我对做人家的弟子没兴趣。

“嘿嘿嘿,小洛蘅,你什么时候和这位有交情了?”

“我……”

“亏的云伯在这儿为你着急,行了,这弟子大选眼看就要开始了,你赶紧去吧,啊。”说完,也不顾洛蘅什么表情,径直将其推出厨房了。

灵武殿,众位长老已经落座,刚刚见到的灵渊微也已经坐在众长老的下首,比起那些年长的长老,自有一股遗世独立的皎皎君子之风。

洛蘅站在比武台下,因着自己过于普通的身高,被一众人高马大的人群淹没,再加上诸位的比试热情,洛蘅觉得自己像一块儿被包住的馅儿。

“我到底何德何能会让灵渊微亲自送到弟子大选。”洛蘅想。“不过,灵犀山果然不同凡响,只是个弟子大选,竟然这么多人前来!放眼望去,所有参加比试的怕是有数千之众吧。”

看台正中,一弟子正在请示:“长老,门中弟子以及此次弟子大选的其他参赛者具已在此,是否可以开始比试。”

灵域长老抚须淡笑,答:“开始吧。”

“是!”弟子后退几步,转身飞上了高台。

“弟子大选即将开始,下面将由在下说明此次弟子大选的规则。”见大家逐渐安静下来,这名弟子又再次道:“此次弟子大选分为三轮比试,第一轮,由所有参与比试的弟子共同比试,不得伤人性命,不得废人修为,不得使用暗器;一个时辰后,还留在高台上的弟子进入下一轮,余者,非我门中弟子,便请下山。好,其余两场比试待第一轮后会逐一说明,灵犀山弟子大选现在开始。”说完便又飞回高台立着。

洛蘅万万没想到这灵犀山的弟子大选竟然如此简单粗暴,一时间不察,竟被这一窝蜂的人群挤到了高台边,动弹不得。

耳边厮打声不断,一波又一波的人开始飞上高台,约莫半刻钟,洛蘅终于得到了喘息。回身朝高台上看去,已然乱作一团,各种兵器的灵气四溢,剑气纵横,五色斑斓,晃得人眼疼。

不过这打斗起来还真是像模像样,也是,想要上灵犀山普通修士也得费一番功夫,那一路上缠人的灵物和阵法尤其烦人,虽不厉害,却恼人的很,当初自己上来时差点没忍住想要毁了那些灵物和阵法。

此时的洛蘅并不着急,左右这外门弟子输了又不会被赶下山去,待会儿再上去比划两下就是,是以,其余修士已打得异常激烈时,洛蘅却仗着自己体型娇小,在台下当起看客来。

“常山派的君子剑?呵,花架子!越江的破军术,啧,符画的也太差了,浪费!”洛蘅面上

一派严肃,似乎在严阵以待,谁能想到这人竟将这台上比试之人的术法鄙视了一番。

半个时辰后,留在台上的人不过只剩了三分之一,洛蘅一直躲在台下竟也没人注意到他,见此时已差不多了,洛蘅也没提内力,就这样当着混乱的人群爬上了高台,又随意捡了把别人打斗后遗落的剑。

留在高台上的人这才注意到他,见竟还有人毫发未损,纷纷转变攻势,朝他而来。洛蘅立即抬剑格挡。

来者有数十人,散布在其周围,虽然剑势较弱,但洛蘅此时已隐藏修为,不宜硬碰;于是便只见他运转微薄的内力注入了剑中,手腕轻摇,挽了一个剑花,众人急忙躲避。

就在这时,洛蘅足尖轻点,跃出了包围圈,然后立即回身挥了一剑,这一击虽未将众人打下台去,却也令其无法近身。

这样的效果正是洛蘅想要的,不轻不重;洛蘅觉得非常满意,无声地扬了一下嘴角,后又转身朝其余修士攻去,然而看似其在进攻,不如说是在防守,毕竟,自己可不想叫谁师父。

而高台上的灵渊微见到下面的情形,不知在想些什么,只看着洛蘅的招式。

一个时辰刚至,高台上忽然出现无数道状似白绫的水雾,这些水雾尽数环绕在激斗的众人之间,瞬时,众人便如坠云间,因比试产生的杀心和邪念似乎突然被抹平了,所有人皆不由自主的盘腿而坐,静坐凝神。

洛蘅心想:早就听闻灵犀山崇尚至柔之道,最擅控水,这想必就是弱水术,抚心凝神之术。

片刻,台上众人便清醒过来,不知何时来到台上的门中弟子见此,手中拿着一本册子过来逐一将晋级的修士的名字及所属门派记录在册。

>>>点此阅读《在修真界活着的那些日子》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