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老祖出山:开局用七个徒弟做实验

小说:玄幻爽文

作者:雄鳞

角色:

简介:屠星辰穿越元古宙,却无法引气入体。
他修炼现代武术,另辟蹊径,成为内家鼻祖,肉身成圣。
为了研究如何引气入体,他闭关三千年,终于得出精血融合之法。
三千年后,战神屠星辰一觉醒来,宗门险些被灭,大夏皇朝物是人非,人心不古。
大世降临,天骄辈出,强者重生,亡者归来,万族逐鹿,神朝争霸,人族势弱。
为人类得以延续,屠星辰提前布局,收遮天城叶不凡等为徒,终于得偿所愿。

书评专区

爱上星空宇宙:舔狗一个,看前面还好,后面就还没收徒就当街说你徒弟在哪,还不出现就杀光人,呵呵

用户33993249:你这写的我是有点懵。来到这方世界8000年。你这8000年都在干什么?还有在宗门一个地方呆了3000。你确定你是现代穿越过来的?

老祖出山:开局用七个徒弟做实验

《老祖出山:开局用七个徒弟做实验》第3章 血洗石林城免费阅读

第二天。

一人一鸡出现在石林城内,东张西望的,对新时代不一样的城镇充满别样好奇,引来不少路人的围观,唏嘘。

少年手里拿着一只烤得金黄的火鸡腿,啃得满嘴流油。

至于那只巨大的土鸡,竟然也凭借着翅膀上的几根羽毛夹着火鸡腿啃,嘴里还很人性化的唠唠叨叨着真香!

会说话的灵兽?

这就稀奇了!

传说中,只有超凡以上灵兽才能口吐人言,可这只土鸡,明显很普通啊!

嗯,普通得就跟它身边的少年一样。

“这灵兽我要了!”

突然,两男一女拦住了屠星辰两的去路,其中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开口说道。

土鸡非常惊讶,连刚刚从火鸡腿上扯下的肉片都忘记咽了,就这样挂在嘴上。

屠星辰也是。

光天化日之下,遇到拦路抢劫的了吗还?

土鸡那双原本天生就红了一大圈的大眼眨巴着,满是疑问,半响才答非所问道:“去去去,一边去,老子是公的?公的你懂吗?”

土鸡或许觉得自己没表达清楚,说着看了看一旁吃得包口包嘴的屠星辰。

屠星辰耸耸肩,将口中早就嚼碎却舍不得咽下的香肉吞下,清了清嗓音说:“看我干啥?可能他喜欢搞基呢?”

说完,他突然觉得哪里不对,更正补充道:“哦,我忘了,你没那玩意儿!”

哈哈哈……

身前两米外,反应过来的两男一女笑了,而且笑得前俯后仰,路边围观的人也是。

这一人一鸡也太有意思了!

真逗。

“呃,一百中品灵石,这头土鸡归我了!”

这时候,为首少年将一袋灵石丢给屠星辰说。

屠星辰哑然!

他捡起地上的袋子,掂了掂量,说:“哦,好吧!”

那少年闻言,顿时就高兴了。

他是怎么也没想到,区区一百灵石而已,居然就能够买到这么一头会说人话的超级灵兽。

于是看向身边的女孩问:“倩儿,这灵兽你还喜欢么?”

那女孩小鸡捉米般点了点头,显然对少年的这种表现很满意。

街道上,围观的人群都羡慕了。

这是哪里冒出来的傻帽?

他难道不知这种口吐人言的灵兽价值万金吗??

不过,或许是碍于眼前两男一女的身份,围观的人群并没有多言。

却听屠星辰对土鸡说:“好吧,他归你了,快点吃了还要找人呢,别耽搁正事儿!”

人群都有些懵!

这是啥意思?

“哥,我不吃人的啊!”

土鸡翻着白眼,表情木讷,很委屈。

人群似乎有点明白了,一个个都本能着向后退。

感情这只鸡还会吃人不成?

那少年先是微惊,继而笑道:“小子,你最好让这只土鸡乖乖的跟我走,否则……”

然而,话还没有说完,屠星辰的拳头便已经落在他的胸口上:“敢抢老子东西的,你是第一个!”

不等那人面色出现惊恐,他的身体便砰的一声爆炸开来。

太突然了。

有鲜血喷洒,血肉横飞,身边两人都沐浴了一身血。

奇怪的是,一米开外的一人一鸡丝毫无恙,飞溅的鲜血似乎被一股无形的罡气给隔开了。

“唉,看样子我以后还得找一只吃人肉的灵兽才行,真麻烦!”屠星辰面不改色,神情淡漠。

“你你……你居然杀了剑道馆的小少爷?”

这时候,反应过来的少女颤声着说道。

屠星辰微微皱眉,来了兴趣:“哦,剑道馆吗?这么巧??”

围观群众惊呆了,似乎都在说,大哥,那可是剑道馆的小少爷,杀了他,你还有活路吗?

却听土鸡说:“老哥,我不是东西啊?”

土鸡也有些震惊,你杀人就杀人,为什么要说我是东西呢?

可是它刚刚说完,又觉得这句话哪里不对,于是眨巴着眼,寻思着补充说:“不对,我是东西?”

土鸡这么一想,又觉得屠星辰说的话没毛病了,可还是觉得不对。

啥?

围观的人从惊讶中反应过来,都被纠结不清的土鸡给逗笑了,更多的是转身就逃。

可是,见屠星辰只有炼体境修为,又有恃无恐的留了下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

剑道馆小少爷可是真气境的修为啊,怎么就被区区炼体境给一拳砸爆了呢?

旁边的另一个少年开口了:“没错,你杀的人是剑道馆的小少爷,而我身边这位就是城主府的千金侯倩倩!”

“你完了!”

少年的声音有些大,似乎是故意说给围观的人听的,或许是源于心虚。

街道上的人都回过神来了,开始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此人好大的胆,居然敢当街击杀剑道馆白家少爷!”

“就是,听说剑道馆今天有一场出售修行者的拍售会,小公子和侯家小姐这才从外面赶来,没想到……”

“出大事了,我还听说小公子这次回来或许是为了那个太阴体质!”

“是啊是啊!听说谁要是能跟那个女子首次交合?不只可以改善体质,修为还会突飞猛进!”

“走了走了,去晚了都看不到了!”

屠星辰的听力自然是极好的,所有人的声音清晰入耳,看来自己的判断没有错。

原本他们还打算打听一番来着,这下连问路都省了。

“拍售会在哪里?带我们去!”屠星辰开口问。

人群更加震惊了。

杀了剑道馆的公子哥,还敢去拍售会?

嫌命长吗?

嚣张啊!

石林城的中心地带,剑道馆招待处的露天广场上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师姐,师姐,你放开我师姐,放开她!”

“师姐,师姐啊……”

“师姐,……”

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被架在十字架上,四肢被束,淅淅沥沥。

而远处三个被白纱盖住的铁笼里,十几名衣裳褴褛的女孩正在大声呼叫着。

嘶声力竭,泪流满面。

因为白纱的缘故,她们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形,可外面的人却看不到他们。

广场外围设有石林城各大家族的席位,席前写有朱家,白家,欧阳家,城主府等字样。

而在这些家族势力身后,则是无数气势凌人的强者,有些甚至多达数百人,可见对这次拍售会的重视。

高台上。

一名身穿白衣的中年人置若罔闻,嘴角含笑。

他就是这次拍售会的主持人,剑道馆驻石林城的主事人,石林城三大家族白家的家主白优生。

“各位来宾,本人受宗门所托,今天在此出售修行女子十三人,而这位就是这十三人中的大师姐,名顾清霜!”

期待已久的人群欢呼。

天?好漂亮的女子啊!而且年纪轻轻便已是凝丹初期修为,长得又是如此的如花似玉?

一眼而已,已然让人欲罢不能,想入非非了!

这要是买下来,岂不是时时性福,一生快乐了?

台下人群沸腾,心里都盘算着。

却听白优生继续道:“大家放心,在出售之前,我们会驯服她,保证到了你们手里之后就像乖乖听话的母狗一样!”

“大家说好不好呀?”

好好……

白优生短短的几句话,立即勾起男人们的私欲,纷纷举手,欢呼一片。

“不过,此人性格顽强,意志坚定,催眠秘法时间有限,甚至没用!”白优生又开口了。

说着,他从角落处拿出几个盆盆罐罐,继续说:“对于这种人,我们有的是办法!”

“看到了没有,我这里有狗粮,猪食,猫骨头,鱼食等等!”

白优生狠狠掰开顾清霜紧咬的嘴唇,冷笑道:“现在谁能让这个小贱人吞下这些东西,我到时候给他打折!”

“大家放心,他们是修行者,不会轻易死的,之所以这样做,完全是为了这些笼子里的女人!”

“我要让她们知道,这就是不臣服的下场!”

话毕声落,白优生猛然拉下铁龙上的白纱。

“这些就是星辰古宗的女子,大家尽情欣赏吧!”

“如果有看中的,可以直接跟我说,如果没有被选中,则按照拍卖的方式进行拍售,价高者得!”

整个广场再次沸腾了。

“天,这就是上古大宗的女子吗?果然跟传说中的一样,绝美无双啊!”

“可是,这不太好吧,我听说星辰宗的始祖早已肉身成圣不老不死,这样戏弄他的徒子徒孙真的没事吗??”

“哈哈,兄弟,你消息落后了,星辰谷中的老祖早已坐化,就在七天前,他们宗主和剑道馆强者在远古遗迹发生大战,已经陨落;随即星辰古宗山门被剑道馆强者攻破,已经覆灭!”

“这……这是真的吗?太不可思议啊!”

“哈哈哈,既然如此,那就快点给我一根骨头,我要塞到这小娘子的肚子里去,在从她下面扯出来!”

“骨头算个毛啊,老子要给她喂香肠!”

得知曾经风靡一时的星辰古宗已灭后,广场上的人更加肆无忌惮了。

铁笼之内。

星辰宗其他的弟子被吓得面色苍白,如果不是她们被封了修为,现在就选择自曝了。

见人群议论纷纷,白优生再次出声道:“大家放心,星辰古宗已经不复存在,天洲之内,唯我剑道馆独尊!

“就算星辰古宗的老祖尚在,不来则已,真要是来了,我也保证让他则有来无回!”

人群心中的最后的顾虑,有人开始走上高台,摇摇欲试。

“是吗?”

突然,一道震耳欲聋的声音在空中响起,便有什么东西噼里啪啦砸在高台之上,冒起一地尘烟。

那是一男一女两个人,落地后,男的鼻口出血,女的直接晕了过去。

“倩倩?”

那名男子费力着爬了起来,看着身边奄奄一息的女子喊道。

“夏少爷,候小姐?”

白优生看到地面上的两人,一时面容失色。

“白伯父,白山水被人杀了,来人来人……”夏侯纯话未说完,人便晕了过去。

“什么?我,我儿子死了?”白优生脑袋出现短暂的空白,随即抓住晕过去的夏侯纯嘶声力竭摇晃着喊道:“到底是谁杀了我儿子?你说啊??”

“是我!”

声音来自广场之外,带起一阵狂风,冰寒刺骨。

人群回头看去,只见一人一鸡从远处的大街上走来,神色不由大怒。

原本还以为是什么绝世强者,闹了半天就一个炼气期的愣头青!

就这么点修为,他难道还敢捣剑道馆的乱不成?

活腻了吧!

倒是那只土鸡,普通的让人觉得深不可测,心生畏惧。

不过,就凭一只土鸡就想在剑道馆捣乱,这也太天真了。

高台上,星辰宗众女子神色原本微喜,可见到来人陌生的面孔后,心彻底沉到了底。

看来,宗门是真的没了!

“我要将你千刀……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白优生见到来人,两眼立即嗜血起来,恶狠狠的,恨不得生吞活剥了对方。

此人区区炼体境,居然杀了他的儿子?

难道是这头灵兽?

可他话还没说完,一只手便已经卡住了他的脖子,至于人是怎么越过大街到达高台,不止是他,就连在场的人都不得而知。

那是一道幽光。

很诡异!

一时之间,广场外涌进来上百号人,那是剑道馆的护卫。

不过,这些人修为最高的也不过真气境,就连眼前的白优生,也不过是初窍境巅峰而已。

“你……你到底是谁?”白优生憋红了脸,口齿不清。

其实,当来人越过高台控制住他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此事难了了。

之所以问这样的话,完全是想让其他人知道即将面临的是什么样的敌人。

果然,远处剑道馆的人立即将铁笼子控制在手,围得水泄不通。

显然,只要屠星辰敢动手乱来,他们就会立即对笼子里面的人痛下杀手。

“放下白先生,否则我现在就杀了她?”领头的人指着笼子里的一名女子,大声喝道。

“你敢?”屠星辰面无表情,不为所动,继续道:“你敢动他们一丝寒毛,我保证杀光这里所有人,惹怒了我,整个石林城都的陪葬!”

这口气不可谓不大。

他知道这里有多少人吗?又知道整个石林城有多少强者了?

这里光三大家族和城主府的强者都已经好几千人,还不算围观的民众和散修。

“前辈,有话好好说,你的目的既然是这些女子,那我给你就是了,先松手好不好?”白优生眼神闪烁,支支吾吾说。

可惜,屠星辰不搭理他。

他的五指轻轻用力,白优生就被提了起来:“你刚刚不是说,就算老祖我来了也是有来无回的吗?这就怂了??”

白优生满脸难以置信,以为自己听错了:“你你是???”

关于星辰宗的老祖,他自然是听说过的,之所以敢那样说,一是星辰宗已灭,二是传说那位早就已经圆寂。

“没错,正是老祖我!”屠星辰话毕,白优生脑袋便砰的一声飞到了台下。

他的眼珠子瞪得很大,充满难以置信之色。

原本他以为这件事情可以通过交谈来解决,即使他手里边有足够多的筹码。

可是,他根本就不知道,星辰宗那位始祖最讨厌的就是被人威胁!

砰!

白优生的无头尸身被屠星辰周身劲气震飞,在广场的人群上方嗡的一声爆炸开来,化为漫地血雾。

屠星辰手指在空中划过,高架上绑着顾清霜的粗细铁链便节节断开。

一颗丹药飞入顾清霜的嘴里。

“还能站不?”屠星辰看着这个遍体鳞伤的女子问。

“我可以!”顾清霜突感一股热力传遍四肢百骸,被封印的修为居然解开了。

她盘膝而坐,开始调息。

“忘记说了,就算你们没动她们分毫,也都得死!”

屠星辰见到铁笼里衣裳褴褛的女弟子后,回头扫了一眼四方,怒极。

说完,他一拳轰出,强大的劲气波动使得广场风风起云涌,围在铁笼外的护卫纷纷倒下,奄奄一息。

铁笼之后,剑道馆的三层楼阁轰然爆碎,化为漫天烟尘。

至于楼上观望的人,除了极少数修为高深的腾空而起外,其余的纷纷化为血雾。

当然,一起飞灰湮灭的还有剑道馆驻扎其中的大多数弟子。

都死了。

一拳而已,威慑八方。

>>>点此阅读《老祖出山:开局用七个徒弟做实验》全文<<<